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93章 肝脑涂地 (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第93章 肝脑涂地 (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被风给吹跑?

        帆船当然会被风给吹跑,只不这个吹跑必须要在人的控制之中,这个时代大明的海商受限于导航技术等各方面的原因,往往都是沿者海岸逐岛航行,不敢去于陌生的水域。

        其实,欧洲人差不多也是这样,相比于大明的海商,他们最大的长处恐怕就是绘制海图和和逆风航行了。

        前者是因为他们把海图绘制变成了一门学科,至于后者则是因为相较于西方船只有多种风帆,能用三角纵帆、斜桁帆转动来吃到侧风,便可采之字航行于多风向的地方;而东方硬帆船的帆种单一,桅杆上就只有挂上一面由竹篾、草席或苇席织成的硬帆。因为帆种单一无法配合,不易吃到多方面风。且中式帆船并没有使用动滑轮,转动操作沉重的硬帆甚为不便,航行时更倚赖风向固定的季风,年复一年的航行于固定路线。郑成功收复台湾时就曾吃过这方面的亏——荷兰船“玛丽亚号”逆风返回巴达维亚,而郑军船队追之不及。

        不过,即便是西式帆船有着多帆配合的优势,可是在一般情况下,他们也会避免逆风航行,毕竟,他们同样依赖洋流导航。导航技术才是大航海时代最大的障碍,至于船啦、帆啦,反而是次要的。

        逆风的时候,万一船被吹离了洋流,在海上迷航后代价就是必死无疑。对此施奕文压根就不担心。

        和过去一样,出海一个小时后,施奕文就会拿起了一个航海导航仪,就是个铜制的六分仪,不过这个六分仪,但它并不是航海用,而是超市货架上放着的装饰摆件,虽然可以操作,但刻度不够精准,也就是勉强能用而已。不过即便是如此,也能够满足基本的需求。

        “公子爷,您这是在干什么?”

        第一次跟施奕文出海的甘辉问道。

        “这是六分仪,是用来测量纬度的,”

        施奕文笑道。

        “用它来测量太阳或其他天体与海平线或地平线的夹角,然后就能便迅速得算出所在位置的纬度,这样就知道咱们在海上的位置了。”

        “就这样就知道咱们在海上的位置?”

        诧异的瞧着那个六分仪,甘辉的脸上尽是诧异状。

        “这只是得到纬度,还要得到经度,这个经度是用表来测量的……”

        钟表法测量经度,从伽利略提出,再到英国人哈里森在18世纪中后期发生“航海钟”,它的发明直接结束了大航海时代,为啥……从此之后,船长们再也不担心自己会在海上迷航了,他们可以航行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并且准确的找到自己所处的位置。

        施奕文没有哈里森发明的“航海钟”,可是超市里有一堆石英表、电子表,那些钟表的精度不见得比哈里森的“航海钟”差多少。

        ……

        有了六分仪、指北针、圆规、直角尺,再加上一块电子表,加上一张还算靠谱的世界地图,那怕是没有靠谱的航海图,只要能够正确使用这些东西,施奕文相信自己在大海上就永远不会迷航。

        至于正确实使用的方式,早就写在高中课本里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迷航就可以在大海上任意航行吗?

        当然不行。

        首先你的船要能扛得住狂涛巨浪,毕竟,在大洋中航行,不是随时都有避风港可以避风的,万一碰到台风,歇菜的可能性极大,任何一场台风都有可能把船一下拍沉到海底。船再好也扛不住台风,即使是航空母舰也不行,遇到台风还是得提前躲起来。

        所以最终还是得有一张精准的海图,让船长能知道哪儿有陆地、有岛屿、距离自己还有多远,在遭遇风暴的时候,知道往那里躲。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好运气了。

        在没有天气预报,而且要靠着风航行的年代,运气才是最重要。

        一个还算准确的六分仪,一艘还算靠谱的帆船,再加上正确的使用方式。

        现在施奕文所需要的就是一张精确的海图和好运气。而这两样东西就需要他去自己摸索了,海图要一边测量一边画,这是时间问题,需要一个又一船长,一边在海上航行,一边一点点的测量,然后标注在海图上。这样走上几十年,等到他们把全世界每个海岸线都转一遍,精准的海图差不多也就出来了。

        这个是时间、精力和学识的结合,尤其是后者,见甘辉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施奕文笑道。

        “怎么样,你想试试吗?”

        “这,这能行吗?”

        瞬间,甘辉就觉得心头一阵莫名的激动。

        施公子这是要把这样的秘决传授给自己吗?

        在海上闯荡这么些年,甘辉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船主之所以是船主,就是因为他们掌握着航线上,掌握着船在海上位置的秘密,这可是传子不传女的秘决啊!

        施公子怎么能传给外人呢?

        想到这,他连连摆手说道。

        “施公子,你的这法子,外人、外人学不得,也,也不能学……”

        “怎么不能学了?”

        施奕文哈哈大笑道。

        “这可是不传之秘,是不能让外人瞧见的。”

        “让外人瞧见了也没啥大不了的,况且……”

        看着甘辉,施奕文笑道。

        “既然你跟了我,往后你势必要自己掌握一艘船,甚至一只船队,航海术你是必须要学会的,要不然怎么出海?怎么服众?不但你要学会这些,还要学会怎么绘制海图,哦对了,回头咱们还在找一些能识字的孩子,让他们跟在船上学航海术,对,还有炮术……”

        指着船上的大炮,施奕文笑道。

        “红毛番为什么擅长铳炮,说白了,就是有人教他们,这个咱们的人也要学,光有船可不行,来,我来教你!”

        说笑间,施奕文就把六分仪拿给了甘辉。

        “公、公子爷……”

        接过六分仪的瞬间,甘辉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了——誓为知已者死,单就是公子爷的这份信任,就足够他肝脑涂地报答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