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60章 劳力的价值 (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第60章 劳力的价值 (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话声不大,可是却非常的刺耳。

        一个法子换三万两银子!

        这样便宜的事情,到那找去。

        姓施的占了大家伙的便宜!

        尽管说话的人没明说,可是他把这话给戳破后,却让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施奕文,他们的目光各异,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真心觉得那个法子不值三万两银子。

        什么知识无价,什么发明创造。

        和这个时代的人谈这些,根本就是对牛谈琴,看了眼说话的人,施奕文笑了笑,他的话说恰到好处。

        “怎么不值了!”

        何锦站出来大声说道。

        “大家伙刚才可都看到了,没有施公子的法子,把辛辛苦苦煮出来的盐就是能毒死人的苦盐,施公子随手指点一下,苦盐成了上好青盐,十万斤盐变成了上万两银子,要是再制成雪花盐,那就是几万两银子,大家伙说说,施公子拿这三成份子值不值。”

        看了眼何锦,施奕文的心底微微一笑,这家伙倒是能抓住机会,有他站出来解释也省了自己的事,其实,施奕文压根就不想解释什么,毕竟,以后他们会知道这三成的股值不值。

        不过即便是有何锦的解释,让众人的神情变了变,有人觉得的值,有人觉得不值。想了想,施奕文笑道。

        “暂且不说这个了,咱们的这个股份制的股份并不仅仅只有我的技术,他的银子,就是劳力也可以折合成股份。”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众人无不是微微一愣,他在说什么?

        “施公子,啥叫劳力也能算股份?”

        站在前排的李木头问道。

        “既然是要制盐,建盐场、修设备什么的,总都要人去干活吧,大家如果去协助建盐场的话,这部分劳力,就可以折成股本。”

        “那我要是去干活的话,能折多少银子?”

        “看情况,看干活的轻重,但一个人折十两银子的股份,还是可以的。”

        “那岂不是说,只要我去盐场干活,就能拿着盐场的股份?”

        “对,不过仅限于建场期间,这时候干活没有工钱,等盐场建成后,盐工是有工钱的。”

        对于施奕文的安排,有人赞同,有人反对,但是,到最后他们中的不少人还是选择了支持。毕竟,一个简单的淋卤,就已经让大家认识到他的力量,况且,还有雪花盐呢。

        什么叫股份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股份的分配,大家投的钱多钱少,人力轻重,谁就能获得相应有股份,除了施奕文的那三成技术投资不变之外,剩下七成,当天就分走了两成多——眼红了半天的杨天生,到最后也就拿出了一千五百两银子参股,为啥,他的心里犯嘀咕啊。

        用劳力换股份?

        这事能成吗?

        ……

        在郑家的堂厅里传出一阵畅快的笑声,正和李俊臣把酒言欢的郑一官笑道。

        “二哥他们这次可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可不是,算来算去,到最后这盐场啊,还是落到了姓施的手里。”

        李俊臣笑了笑。

        “说起来,那人确实有几分本事啊!”

        “十九,你指的是……”

        郑一官看着他问道。

        “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盐场给弄到了手,先前他在北港没有任何根基,可这才多长时间啊,先不说他手下的一百多号生番,往后的盐场不也是他当家,他为什么弄这个股份制,说白了,一来是为了笼络人心,二来嘛,有了这个股份制,即便是二哥他们想要染指盐场,也过不了旁人那一关——三成的份子在那小子手里呢!他们想当家,那些手里有十两八两股份的喽罗又怎么会愿意?”

        眉头皱成一团,李俊臣越来越觉得那小子不简单。

        “十九,你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是个理,那些喽罗有这家的,也有那家的,他们能信得过杨天生他们?盐场在外人的手里,反而更让他们放心!那小子,不简单啊!”

        李俊臣的话,让郑一官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

        “十九,照你这么说,这盐场他肯定能办成了?”

        “怎么会办不成呢?”

        李俊臣朝着外面看了眼,然后说道。

        “这正是他精明的地方,股份制他是一石二鸟,借着股份把持了盐场是其一,又借着股份笼络了人心。可他最妙的一招,还是那招用劳力换股份啊!”

        “就这……”

        正疑惑时,郑一官先是一愣,又恍然大悟道。

        “我懂了!要是让大家伙掏银子,不一定有人愿意掏真金白银去参这个股,就是杨二哥他们肯定也犯嘀咕,可要是拿力气换股份,那些小的们在寨子里闲着也是闲着,用劳力换股份,干上一阵子的活,就换到了盐场的股份,这样一来……”

        恍然大悟的郑一官,猛的一拍大腿。

        “这小子,心机算得可真深啊,弄了半天,大家伙都是他的棋子啊,杨二哥他们负责掏银子,小的们负责出力气,可小的们又放心不下当家的,宁愿帮着一个外人……”

        “外人怎么了?”

        李俊臣反问道。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况且啊,六哥!”

        笑了笑,李俊臣又说道。

        “他要是不出这招,他这个盐场能不能办起来也不一定,六哥,在咱们北港,什么最金贵?”

        什么最金贵?

        十九的话,让郑一官想了想,片刻后,他才点头说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在北港,人才是最金贵的,没有人什么事都办不成,他办盐场就要有人干活,可要是喽罗们都只是掏银子,他拿着银子也不一定能找到足够的人手干活,那些喽罗不一定愿意去挣二两工钱,可肯定愿意拿力气换股份,换股份差相当于占便宜,可干活却不一样。”

        那里不一样了?

        一个是打工,一个是投资,当然不一样了。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他为什么要用劳力抵股份,因为北港的劳力少啊!那些个喽罗平常什么活都不干,就等着出海呢,现在好了,他们只要愿意出力气,就能换着股份,六哥,”

        顿了顿,李俊臣问道。

        “你说现在他既有银子,又有劳力,这盐场他怎么办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