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一桶金(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第31章 第一桶金(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奸商?

        施奕文当然不知道,有人给自己扣上了这顶帽子。与此同时,他可是刚刚数完那一些银子。

        “不过一百多斤肉,居然卖了五百多两……哎呀,这生意……真应该做下去啊!”

        一想到这生意做不成了,

        施奕文的心里尽是不舍啊!

        可惜了,这生意只能做一次!

        熊肉?

        熊肉怎么可能能卖得上这样的天价?

        其实,从郑一官他们愿意掏银子买肉的时候,甚至连汤一起买的时候,他就已经猜个差不多了。

        他们一个个的买的那里是什么肉啊。

        分明买的是“血馒头”,能治病的“血馒头”啊。

        尽管对于众人买“血馒头”这事,心里有些不快,但是看着眼前的这一堆银子,施奕文很快就再次露出了笑容,把银子装进箱子里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赚的第一桶金。

        而且钱还不少,虽然不怎么光彩,但这也是一个好兆头。

        将银子收到箱子里,向着门外喊了一声,

        “小月,再提桶水来,给锅里加上一桶水!!”

        门外的小丫环应了一声。

        既然是一锤子买卖,那就多卖一点吧!

        瞬间,他又恢复了那副市侩的嘴脸。

        多挣一点钱总是没错的。

        ……

        “这味道可真不错啊!”

        用筷子夹起一块喷香喷香的肉片,郑一官忍不住赞叹道。

        “那家伙还真有那么几分本事。”

        肉片入口的香味,让郑一官只觉得这辈子吃过的肉全都白吃了。

        “吃过这肉,只怕往后就吃不下其它的肉了!”

        在郑一官感叹时,郑芝虎则说道。

        “大哥,你有没有觉得这肉太硬了,而且又太粗了些。”

        “嗯,是有点,估计是他刻意这么做的。”

        “这肉似乎太红了。”

        “是有点。”

        “好像不太一样。”

        见老二不时的犯着嘀咕,郑一官笑道。

        “你小子是一朝怕蛇咬,十年怕草绳了,好了,别瞎琢磨了,你没有那个脑子,那是老三擅长的事,对了,让人把肉给老三送二斤过去,他那边估计更需要,对了,用这汤加上水,再炖上几十斤肉一并送过去,告诉弟兄们就说是用“番膏”炖的。”

        对大哥的吩咐,郑芝虎自然是一一答应下来,只不过他的心里难免还是有点儿嘀咕,毕竟,这事他总感觉没有那么简单,可又说不出是那里不简单。

        “对了,消息散出去了吗?”

        “消息?”

        郑芝虎愣了愣。

        “大哥,你是说……他这万一不是番肉咋办?”

        “不是番肉?”

        郑一官笑道。

        “还能是龙肉不成?而且,老三,你知道那小子是把谁给煮了吗?”

        “谁?”

        “大甲部头人的儿子,”

        “什么!这怎么可能!有没有弄错!”

        “错不了,去年我和颜老大和他们谈判的时候,我还和那小子一起吃过酒哪。”

        “大哥,那你为什么不拦着他,这,这会出大事的……”

        “出事才是好事哪!”

        冷哼一声,看着兄弟的那副模样,郑一官叹道。

        “好了,你这阵子心思有点儿乱,这事我让其他人去办!”

        说话的功夫,他就喊来了一个喽罗,冲着喽罗吩咐了起来,见状,郑芝虎的心里犯起了嘀咕。

        这事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其实,这事非常简单,也就是让散布一个消息出去而已,剩下的只需要家里等着就行了。

        在喽罗离开后,心情颇为舒爽的郑一官,甚至特意泡了一壶茶,然后躺到了帆布躺椅上,方工匠做的这把椅子不错啊!

        舒坦……

        等到那些生番找上门的时候,看你怎么收场!

        ……

        随着两个人从社外回到村社中,大甲部的村社里就弥漫着一阵异样的气氛。部落里的长者们都到了头人的屋子里。

        在昏暗的草屋里,塞巴斯只是默默的吸着烟袋,其他人也都是如此,他们围成一圈吸着烟,这是他们最喜爱的一种消遣,不管是男人、妇女还是孩童都乐在其中。他们的烟具都是从最近的竹林里取材而来,按照他们自己的喜好进行雕刻和装饰。

        “这是莫那的矛,被人砸断了,但却有人用它刺穿了泰雅人的胸。”

        “另一个泰雅人是被箭杀死的。”

        “被石头砸死的!”

        ……

        对于族人的话语,塞巴斯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他只是默默的吸着烟,双眼盯着儿子的刀和矛。

        “后来呢?”

        塞巴斯问道。

        “后来,我们顺着血迹和脚印追到了明人的寨子,再后来,我们听说,听说……”

        阿甲和山米里两人互视一眼,山米里说道。

        “听寨子里的人说,他们把莫那杀了,然后给吃了,按他们说,莫那的肉能治病!”

        塞巴斯的手猛然握住烟袋,片刻后,才说道。

        “确定吗?”

        “很多人都看到了,看到有人把莫那带到了寨子里!”

        “头人,我们要给莫那报仇!”

        “头人,杀光寨子里的明人,给莫那报仇!”

        “头人,那里原本是我们的土地,夺回我们的土地!”

        一时间群情激愤,所有人都喊着要杀光明人,为莫那报仇,但是塞巴斯却沉默着,尽管他的心里同样尽是怒火,可是与其它人不同的是,他是部族的头人,他需要为整个部落的未来负责。

        去年颜思齐领人从大海入北溪后,曾经和大甲部发生了过冲突,不过一番激战后,他们也是握手言和了。颜思齐用布和铁器换来了北港和周围的土地,与大甲部划定了界线。

        之所以言和,倒不是因为大甲部生活在平原上,相比于生番、高山番,大甲部算是颇为相对温和的部落,而是因为伤亡太惨重,他们足足死了近百人,这对于不过只有一千多百人的大甲部而言,绝对是大伤元气啊!

        这一年多以来,塞巴斯一直遵守着约定。

        而双方的约定是什么呢,就是互不犯界,当然要是你的人进来了,那他被杀也好,被猎也罢,那都是命。

        可是现在,他的儿子却在明界外被抓走了!

        现在所有人都喊着要杀光明人,可是明人有会喷火的铁筒,有锋利的长刀,还有能挡住刀箭的盔甲,他们有什么呢?

        可看着群情激愤的众人,塞巴斯知道,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很有可能就会被人取而代之,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和明人友好相处下去。

        而且现在颜思齐死了,他们会不会继续遵守诺言,这也是他需要确定的一件事!

        想了想,塞巴斯说道。

        “传令给十三社,召集所有的男丁,明天发兵北港,向那些明人讨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