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海贼王在线阅读 - 第14章 你不怕挨雷劈吗 (第二更,求订阅)

第14章 你不怕挨雷劈吗 (第二更,求订阅)

        滂沱大雨!

        一场豪雨在临近傍晚时就下了下来。

        一个小小的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

        梳着双丫髻的小月,瞧着站在窗边的公子爷,那双的大眼睛里面浮现出了钦慕的光芒。

        公子爷可有本事了。

        下水能捕鱼,上岸能烧鱼。

        那鱼的味道……好辣啊!

        可……摸出一粒糖果,放到嘴巴里,感受着浓浓的甜味,小月的大眼睛立即攥满了幸福!

        还是这糖果好吃啊!

        往后要是天天能吃到这样的果子就好了。

        嗯,只要跟着公子爷,肯定就能吃上这样好吃的糖果。

        站在窗边的施奕文,倒不知道小丫环在想什么,盯着暴雨中的寨子,施奕文倒没什么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境界。

        “狂风暴雨杀人夜啊!”

        想着郑家兄弟吃瘪的模样,他的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

        他会甘心吃瘪吗?

        “小月,你先下去睡吧!”

        “是,公子爷,您也早点休息,奴婢到小姐那边去了。”

        在小丫环悄悄的关上门退出去后,稍待片刻,站在房间里面的施奕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郑一官肯定能忍住,但是以郑芝虎脾气,他肯定是不甘心的!”

        在心里反复盘自着郑家兄弟的性格,无论怎么看郑芝虎都不是一个能抱住脾气的人。

        “就像你是真蠢还是假蠢了!”

        唇角一扬,施奕文的意念一动,又一次进入了空间,然后就这样哼着小曲,在那间超市场中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既然知道郑芝虎可能会干什么,要做出应对当然容易了许多。

        不过,这超市里有什么可用的东西呢?

        很快,他的手中多出了一些东西。瞧着搜集到的一堆玩意,施奕文自言自语道。

        “亏得当初学得东西没还给老师。”

        接着施奕文就忙活了起来。

        前前后后,他在空间里足足忙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再次回到房间里,又忙活了几分钟。

        性命攸关,今晚不做好准备,施奕文肯定不敢睡觉。

        其实,准备工作倒也不复杂,就是用细铁线在小屋周围外面圈了一圈,就是一根细铁丝而已,只不过铁丝下面连着根电线,电线连着几块铅酸电瓶。

        瞧着不怎么起眼,可这玩意……可是能要人命的。

        “就是这个简易增压器,有点儿掌握不住伏数。”

        在布设陷阱时,施奕文嘴角都是在翘着,不愧是大型连锁超市,里面什么商品都有。当然,这些东西想要派上用场,非得略加一些改进。

        铅酸电瓶是从扫地车上拆卸下来了,为了给电池增压,弄出高压电来,施奕文可是没少废功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把东西给做出来。不过简易的玩意肯定比不上后世用来电野兔的那种超高压,但肯定能让人非常不爽。

        收拾好了一切,施奕文就往房门看了眼。

        “尽管放马过来好了,小爷我奉陪到底!”

        接下来干什么?

        当然就是等了,其实施奕文住的偏院,更像是专门的书房,不过书籍大都是与航海有关,其中甚至不乏《航海手册》——这是欧洲人重要的航海工具,也是欧洲航海术的精华所在。其实同时代的国人也有类似的手册,只不过与欧洲人不同的是,国人往往都是选择保密,敝帚自珍不示外人。无论是海商也好,船主也罢,都把类似《航海手册》的“秘本”视为吃饭的买卖,从来不轻易示人。相反的是欧洲的船长却总喜欢通过的出版《航海手册》,将自己多年经验的总结公示于人在获得名望的同时,让后来者能够通过手册加以学习并在大海上安全的航行。或许正因为这种区别,才促成了欧洲的大航海时代。欧洲的航海术正是在这样的总结中,不断的完善,也是在这样的开放之中,无数有志青年源源不断投身航海事业,他们有的人成为了船长,有的成了海盗,有的成为军官,有的成为奴隶主,还有很多人死在大海上,可也正是他们成就了这个时代。

        相比之下,中国的船主呢?

        视《航海手册》为不传之秘,甚至就连指南针都神神密密的在暗室里使用,以免为他人窥见其中秘密,似乎中国古代的工匠也是如此,这样的敝帚自珍,最终导致的是什么?

        自然就是因循守旧,是故步自封了……

        翻看着其中的的一本航海手册,施奕文不禁惊奇道。

        “居然是在长崎刊印的……”

        而更让他惊奇的是这书居然汉字版。

        其实在历史上,相比于大明海商,日本人反而翻译了更多的欧洲航海技术书籍以及海图。这是因为他们的航海技术更落后。不过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当时日本翻译的那些航海以及天文书籍,几乎清一色的是汉字版,直到几年前才翻译出一本日文版的的欧洲航海手册。

        他并不知道,这是因为对这个时代的日本而言,只有用汉字才能表示“正式”,况且“兰学”最初的起源,并不是源自荷兰人,而是明人翻译的欧洲著作。

        航海与天文不分家,书架上有至少上百本各种与之相关的书籍,但出乎意料的是,其中大多数都是全新的。而且有不少书是今年——天启五年,或者说1625年刚刚出版的。甚至还有一本1625年的航海历法。

        似乎书房的原主人,对这些书的兴趣,只停留在“买”的阶段。

        对于有志蹈海的施奕文而言,自然不会放过学习的大好机会,“原本使用南十字星进行海上定位,居然这么复杂?这个时代的航海术确实不简单啊……”

        一边翻看着书本的施奕文的,不时的自言自语道。

        也许是因为太过专注的关系,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在等人。

        ……

        狂风暴雨中,一个身影只见三条人影大摇大摆的朝着聚义堂后宅走过来。打头的正是郑芝虎,他的心里那个赌啊。

        从小到大,他就没像今天这样没面子。

        施家没有你这样的奴才……

        想着那小子的话,郑芝虎对身边的喽罗说道。

        “一会等进了屋,等我把人拿住了,猴子,黑子你们只管捆着他,注意了,不要让他嚷出声来!”

        “二爷,咱们这么干,大爷会不会生气?”

        猴子就有些紧张的问道。

        “瞧你说的,二爷这是替大爷出气哪,那小子居然敢和大爷抢女人,咱们二爷……哎哟……”

        不等黑子把话说完,心里冒出一团火的郑芝虎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那人踢飞了。

        “就你他么废话多!”

        抢女人,抢女人,大哥是那样的人嘛……

        心里碎碎念着,终于到了侧院前,不等郑芝虎说话,那个瘦得跟猴子似的喽罗,就麻利的翻过墙,悄悄的打开了门。

        “二爷,院子里没人!”

        听着院子里的话声,刚刚熄灭灯火的施奕文心底咯噔一声。

        糟了,那家伙居然带了帮手!

        “他么的,声音小点!小心点,一会进了屋别打死他,只要打断手脚就行。俺要看着他活活的……”

        是郑芝虎!

        站在屋子里,施奕文的目光一厉,眼睛盯着门栓。

        “小心点,别惊着其它人!”

        郑芝虎小心翼翼的靠近房门,然后直接摸出匕首,顺着门缝从下往上划去。

        “你们瞧好了,开门……啊……”

        几乎是在瞬间,伴随着一声尖叫,郑芝虎便突然间仰天向后栽倒……不对,是飞了出去,与此同时,空中响起一声惊雷。

        “轰”的一声。

        “二爷!”

        猴子和黑子俩人被吓了一跳,那还顾得上其它,连忙跑过去。

        “二,二爷,你,你这是咋了……”

        只见躺在雨地里的郑芝虎整个人都傻了,目光呆滞的他,就那样躺在雨地里,任由雨水落在地身上。

        这,这是怎么了?

        郑芝虎的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他就只记得浑身一麻,然后人就飞了,现在呢?浑身……痛啊!

        ……甚至连动都不能动!

        这,这是咋了?

        喽罗们惊愕的看着倒在地上后就一动不动的二爷,完全看不出他有什么地方不对。

        “二爷,你,你没事吧。”

        好不容易才被喽罗扶起来的郑芝虎盯着那门,对喽罗吩咐道。

        “猴子,你去,去把门弄开!”

        “我?”

        猴子愣了下,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有些迷惑,便朝房门处走了过去,人不过只是刚到门口,就着一道闪电,在黑夜被映得大亮的瞬间,他便突然间仰天向后栽倒。

        “这,这……”

        瞬间,郑芝虎和的另一个喽罗都被吓傻了!

        他们两全都傻傻的站在那不敢动弹。惊愕的睁大眼睛,好不容易回过魂来的郑芝虎惊恐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猴子。

        “二,二爷,该,该不会是有,有人在房、房子里下了咒了吧!”

        下咒?

        什么咒能把人变成这副模样?

        就在他们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房子里有人说道。

        “夜深人静,扰人清梦。不好好的过日子,这般做贼偷鸡摸狗的,就不怕遭雷劈吗?”

        话声落下的瞬间,又是一道闪电映亮了天地,那声雷鸣传来时,面上没有丝毫血色的郑芝虎被吓的浑身猛然一颤,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在地上。

        雷,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