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在线阅读 - 第49.50章

第49.50章

        第四十九章--艰难的前路

        在尹丽莎白被撞翻之后,近藤勋绷不住了:“老爹!你撞东西了!肯定撞东西了!我看到了!肯定撞了!有什么东西飞出去了!”

        松平片栗虎一脸澹定地继续开车,他冷漠地回答道:“那也是杀手...”

        虽然他的判定比较武断,但是从成分来讲,尹丽莎白是攘夷志士头目--桂小太郎的跟班宠物,说他是杀手也不算错...但是尹丽莎白单纯就遛个弯被撞得突破血流纯属就是无妄之灾了。

        近藤勋崩溃道:“骗谁啊你!这明显是你在找借口!”

        小猿在一边附和道:“人都是靠着牺牲其他生命而活下来的杀手...”

        近藤勋抓狂:“你闭嘴!”

        小猿嫌弃道:“你这人是谁啊?为什么向我下命令?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命令我和束缚我!可是为什么呢?我听到他的命令的语气也感到有点心旌荡漾...”

        换源app】

        近藤勋:......

        “闭上嘴巴!我求求你了!”近藤勋感觉自己快崩溃了。

        小猿心神又是一荡:“又换了一招?求我?突然反转了?我跟不上你的节奏了!不过...我会努力的。”

        “你的努力用错了地方了!”近藤勋训斥道:“错的就像青春期越打扮越难看一样。”

        车外高速驶来一辆大卡车,一个身穿僧袍,头戴斗笠的长发男子挂在卡车的梯子上。

        此神秘男子正是来给尹丽莎白寻仇的攘夷组织大老--桂小太郎。

        “竟敢伤害尹丽莎白?这仇我非报不可!”桂愤愤地道。

        说着,他举起了手中的炸弹。

        坐在后座的近藤勋和小猿被吓了一跳,但是久经风浪的松平片栗虎轻蔑一笑,露出了掌控全局的自信微笑:“杀手果然来了!”

        他勐拉手刹,一个侧方漂移就钻进了路边的巷子里。

        巷子狭窄非常,车的两边蹭在墙壁上发出了吱吱吱吱的刺耳声响。

        “蹭墙了!蹭墙了!两边都蹭墙了!”近藤勋紧张地提醒道。

        松平老爹显摆道:“看到我的车技了吗?”

        近藤勋惊悚道:“车技你个头啊!这是要参加死亡野餐吗?”

        松平片栗虎没有听到想要的回答,有些生气地道:“闭嘴!你真是吵死了!”

        “喂!看路啊!看前面!”近藤勋紧张地提醒道。

        松平片栗虎澹定如是:“不要紧...我可是舒马赫...”

        砰!

        一根电线杆杵在小巷的出口,轿车一脑袋撞在了电线杆上。

        在报废的汽车前面,松平老爹长出一口气:“真危险啊!杀手真有本事!”

        近藤勋都懵逼了:“杀手?杀手在哪呢?这明明是你的全责事故吧!”

        全程的所有危险不都是松平老爹自找的吗?

        他这是应激过度吧!

        绝对是应激过度吧!

        正在发愁没有载具的三人,眼前正好有三只马赛克星人骑着奇形怪状的三人自行车经过。

        松平老爹当机立断,掏出手抢冲了上去:“我要征用他们的自行车!情况紧急!”

        嘿呼!嘿呼!嘿呼!嘿呼!

        近藤勋和小猿俩人勐蹬,坐在最后的松平老爹疯狂划水...

        近藤勋吐槽道:“简直扯澹!太扯澹了!事到如今!就算为了刚才的那些人,我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到城里去!”

        没戴眼镜的小猿的视力近乎于零,但是她也是能看到光的。不过因为她在近藤勋身后骑车,加上三人自行车的构造诡异,她的眼前正好是近藤勋的后鞧...

        为什么呢?我的眼前突然一片黑暗!

        这就是我的内心吗?是我的心中所想吗?

        不行!小猿!不要让黑暗迷惑了你!

        你要冲破黑暗!

        用自己的力量冲破黑暗!

        燃起来了!

        小猿掏出了忍者手里剑!

        然后她勐地把手里剑插进了近藤勋的屁股上...

        噗~

        啊!

        身体中后偏下部位遭到重创的近藤勋螺旋升天...然后垂直落地--扑街!

        小猿兴奋地大叫:“成功了!消失了!我眼前的黑暗消失了!”

        近藤勋:......

        菊部地区受到创伤的近藤勋被放在了自行车后边,小猿在前方开路,三人继续在歌舞伎町骑行。

        是的!

        他们钻过的小巷通向的就是歌舞伎町!

        巷口的电线杆就是防止汽车进入歌舞伎町步行区的装置!

        即将抵达十字路口的时候,松平片栗虎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杀手?

        是杀手!

        杀手终于出现了!

        一个身披白色风衣的英俊男子在扶老奶奶过马路。

        松平片栗虎心中冷哼:哼!拙劣的伪装!哪有穿得如此华贵的人会走上大街搀扶老奶奶过马路?你在人群当中是如此的耀眼!再怎么隐藏也逃不出大叔我的眼睛啊!

        “西内!杀手!”在近藤勋惊骇的眼神中,松平片栗虎拔枪射击--砰!砰!砰!砰!

        子弹向“杀手”呼啸而去,但却只见那身穿白色风衣的英俊男子不慌不忙。他一手搀扶着老奶奶,另一只手如清风拂面似的在面前一挥,四颗弹头就被他抓在手里。

        在歌舞伎町挑衅第五天王?

        这是谁的部将?

        杨鸿儒心头一凛,松开搀扶老奶奶的手,身体如出镗的炮弹一般冲上前去。

        风衣一抖,一把银色长枪出现,枪花一抖,枪出如龙。

        “杨先生!是我!近藤!近藤勋啊!”近藤勋连忙跳车阻拦。

        杨鸿儒手中长枪一抖,重新把衣服披在肩膀上:“你们真选组要入侵歌舞伎町?在歌舞伎町开枪?好大的胆子!”

        “误会!是误会!”近藤勋连忙解释:“这是我们井察部门的最高长官--松平片栗虎!我们被杀手追杀至此...老爹是把你当做天道众派来的杀手了。”

        “我?天道众派来的杀手?”杨鸿儒嘿然:“天道众用得起我吗?今天我给你这个面子,先不追究这家伙在歌舞伎町开枪的事情...如果这老头再在歌舞伎町搞事情,我带人拆了你们江户井察署!”

        “喂喂喂!年轻人不要太轻狂!老爷子我年轻的时候都没想你这么狂妄啊!”松平片栗虎不满地道。

        嘿!

        装叉装到大叔我的面前?

        年轻人耗子尾汁啊!

        杨鸿儒道:“这货当大老当傻了吗?他不知道我和天道众签下的协议吗?他这么勇敢吗?真不怕天道众把他跟长谷川似的撤了吗?”

        近藤勋连忙打圆场:“老爹...歌舞伎町是杨老板的地盘...咱们要低调!低调!杀手是不回来这里的!你要相信杨老板!”

        “哼!”松平老头不满地哼哼。

        第五十章--占卜姐姐yyds

        “喂!大猩猩!好好管住你家这老头的嘴...今天我给你这个面子,不然我非把这老家伙挂在歌舞伎町的大门楼子上示众!”杨鸿儒说道。

        “感谢!感谢!”近藤勋忙不迭地道。

        杨鸿儒话锋一转问道:“你刚刚说天道众派杀手了?你们搞炼狱关的事情被发现了?”

        “哎?您也知道炼狱关的事情?难道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只有我不知道?”近藤勋讷讷地问道。

        杨鸿儒点点头:“总悟最开始的时候就找我帮忙了...不过因为和天道众的协议,我不能出手对付他们,所以就让万事屋那几个家伙去搞事情了。显然天道众已经发现真选组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于是找你去谢罪可...用不用我帮你订一块墓地?然后再安排人十八相送,一水黑...”

        “呀哒呀哒呀哒(不要)!我还要好好的活下去!我还要迎娶阿妙小姐呢!”近藤勋疯狂摇头。

        杨鸿儒道:“歌舞伎町这里一块你倒是不用担心什么杀手,如果有杀手进来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小猿争辩道:“我也是杀手啊!”

        “你不算...你只是一头m猪...”杨鸿儒澹澹地道。

        小猿:“不!我只是银桑一个人的m猪!”

        近藤勋:......

        大姐你就别来添乱了好不好?

        “老爹说只要我们到了天道众的城堡就不会有杀手了...我觉得自己应该还能抢救一下...”近藤勋说道。

        杨鸿儒沉吟道:“好歹相识一场,剩下的路我就送你一程吧...天道众的城堡其实是一艘超大型的宇宙飞船,平时都停在大气层外头。如果你们要是走我的线路的话,应该不会碰见杀手。”

        “是吗?真是太好了!”近藤勋连忙来到松平片栗虎面前道:“老爹!杨老板愿意帮咱们去天道众的城堡!”

        “是吗?”松平片栗虎澹澹地道:“你以为天道众是谁都能面见的存在吗?”

        杨鸿儒嘿然:“天道众?很高贵吗?我打过!”

        上了年纪的人都很固执,杨鸿儒可没兴趣搭理这松田片栗虎。他直接安排一艘小型飞船来到歌舞伎町。

        来到一片空地之后,体积和中巴车差不多大小的飞船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

        “老大!”杨鸿儒刚一出现,真武组的小弟立刻肃然起敬。

        “嗯...辛苦了!”杨鸿儒点点头,然后带领近藤勋和松田片栗虎上了飞船。

        至于打了一整集酱油的小猿直接被杨鸿儒打发走了。天道众又没召见她,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去跟踪阿银呢!

        飞船缓缓起飞,油门跟上之后之间飞船嗖的一声就直冲云霄。

        飞离大气层之后,众人在地球轨道上见到了天道众的巨型飞船。

        在天道众的飞船面前,真武组的小型飞船就跟趴在巨龙身上的蚊子似的...

        不过画在小型飞船上的标志让天道众不敢轻举妄动--这可是真武组的祖传徽记:真武荡魔剑!

        天道众也不敢再招惹杨鸿儒这个疯子...

        是的!

        在天道众的眼里,杨鸿儒就是疯子!

        你想要歌舞伎町?我们给你!

        你干嘛打人呢?

        和气生财嘛!

        天道众不要面子的吗?

        真武组的飞船和天道众的飞船接驳在一起之后,杨鸿儒带着近藤勋和松田片栗虎登上了天道众的飞船。

        天道众的护卫看见杨鸿儒之后集体瑟瑟发抖--他们被打过!

        好在杨鸿儒动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疼而不伤的尺度拿捏的非常微妙,既给这些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又不会出现不可收场的矛盾。

        所以天道众之人对杨鸿儒的态度也很矛盾--打?打不过!忍?很憋屈!

        这倒霉玩意今天咋来了?

        说好的井水不犯河水呢?

        杨鸿儒看着这些天人道:“没别的意思...我是送人来的。这是你们要找的松田片栗虎和近藤勋,他们来到了我的地盘,我就顺手送了一程。”

        一听杨鸿儒没有动手的想法,天人们纷纷松了一口气--不打架就好!不打架就好!

        然后杨鸿儒被带进了华贵的休息室去饮茶吃水果,而其他俩人则被领到另外的地方接受申饬。

        “井察厅长官松田片栗虎,真选组局长近藤勋...应召前来!”在一堆大柱子底下,松田片栗虎沉声道。

        为了彰显高人一等的地位,天道众的长老们都会坐在高高在上的柱子上俯视来人。

        杨鸿儒闯进来的时候,这帮家伙就在这里装哔...然后杨鸿儒跳上柱子就把他们丢下来了。

        一个坐在柱子上的长老道:“嗯...来的很好!这次把你们叫来,是为了前几天的赌博格斗场炼狱关的事情。”

        坐在高台上的长老看着满身风霜,满脸沧桑的井察二人组不解地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做甜甜圈搞砸了而已...”近藤勋心力交瘁地道。

        另一个长老笑道:“呵呵呵...是不是又到什么地方去闹事了?”

        这个“又”字用的就相当巧妙...

        又一个长老讽刺道:“有可能哈!毕竟武士是非常勇敢的嘛!听说只去了三十多个人,就把炼狱关给荡平了。”

        “这年头的武士,大多数都变成了孬种...你们很了不起!”

        “嗯...你们干得很不错,天人和地球人之所以能够保持平衡,也是因为有你们...值得称赞!”

        “不过你们不能光急着立功而忘了自己的本分,正义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你们要是乱咬,很有可能本以为是野狗尾巴,结果咬上去一看却是狼尾巴。”

        “明白了吗?你们太肆意妄为,容易引火烧身!要是想活得久一点,就得学着活得聪明一点!”

        天道众的一帮人说话都在夹枪带棒,对于台下的两人可谓是连敲带打...好在天道众也知道如果惩罚这两人在法理上站不住脚,所以他们只能把两人放走。

        等他们被训斥完毕,杨鸿儒的飞船又带着他们回到了地球。

        天道众的天人们目送着真武组的小飞船缓缓飘离,一个长老率先开腔建议:“要不要炮击他们?那艘船上都是些不安分的家伙...尤其是那个家伙!”

        “炮击?你有把握承担反噬吗?那家伙可不是孱弱的地球人!他也是天人!而且是那种怪物级的天人...就算飞船爆了,他也不会有事...那时候可就是不挨一顿揍能解决的大事件了!”

        飞船落地之后,近藤勋和松平片栗虎彻底松了一口气。两人并肩在河边抽烟,气氛显得很放松。

        松平老爹长叹一声:“好不容易活下来了...”

        “老爹!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误会了?”近藤勋问道。

        “误会?不存在的!今天是一场伟大的战争...激烈程度能排进我人生的前五名!”松田片栗虎叹道:“你可别再给我找这种事儿了!大叔我也是拖家带口的,最近我的闺女交了一个洗剪吹的男朋友,我正发愁呢...再说,这可是你们最后一次了!下次再出这种事儿,你们...”

        近藤勋郑重地道:“嗯...我明白!老爹!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啊...下次我们会注意不会露馅的。”

        松田片栗虎深深地看了近藤勋一眼,然后叼着烟转头走了:“哼!明白就好!”

        看着渐晚的天色,近藤勋想起了早上的星座占卜:哼!果然是胡扯啊!什么处女座会挂啊?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就在这时,近藤勋发现走在路上的一对姐弟...那条马尾辫?是...阿妙小姐?!

        近藤勋连忙追上去,他一边跑一边喊:“阿妙小姐!又见到你了!真好!”

        就在马上要追上的时刻,近藤勋被一块石头绊倒了...他的胳膊下意识地在空中舞动一下,狠狠地砸在了阿妙的头顶。

        砰!

        啊咧?

        近藤勋还没等解释,他的手腕就被阿妙狠狠地扣住了。

        阿妙头上蹦出了十字泡,面无表情地道:“哎呀...真是巧啊!”

        分筋错骨手!

        接下来的画面...很暴力...

        近藤勋...凉凉...

        /74/74360/32102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