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一顾华荣在线阅读 - 第二章 被逼婚?

第二章 被逼婚?

        顶着满头问号,顾华荣回到自己的篱笆茅屋,院门是开着的,几缕炊烟从烟囱里飘出来,绕着飘上空中。

        而院中石桌旁坐了位鼻青脸肿的公子,见她进来冷哼一声,吩咐道:“布菜。”

        随着鼻青脸肿公子的吩咐,如水的少年郎从顾华荣那不大的厨房里出来,手里都端着与茅屋格格不入的白色精致磁盘、玉碗、翠玉酒壶。

        “我说这位……擅闯民宅我可以告你的知不知道?”顾华荣决定文明说话,文明解决。

        她说话的空档,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解帆舟正好揭开玉盘盖子,浓郁的香气随风扑来,顾华荣瞬间食指大动。

        自从她穿离原本的时空,就很久没吃过美味佳肴了!

        眼睛一亮,便噎了噎口水。

        “你答应娶我我就自然就走。”解帆舟捕捉倒顾华荣对美食的渴望,继续揭开其他玉盘的盖子。

        顾华荣一双眼睛很没风度的盯着美食,不过她前前世大家闺秀的素养使得她没表现得太急迫,很快便移开的双眼。

        解帆舟更喜欢了,自制能力比别人好!这样的娘子有可能不会花心,不会三夫四妾。

        “你怎么跟刚才遇到的那个变态一样?我很懒的,养不活你的,走吧走吧,找个好人嫁了吧。”顾华荣坐下来,一本正经的盯着解帆舟,咦,这个人怎么有点熟悉?

        解帆舟气得差点吐血,“你不认识我?”他指着自己,满脸不可置信,“不对,你说谁是变态?!”

        “咦,你是刚才那变态?”顾华荣总算想起来了。

        解帆舟气得霍然起身,将屁股底下的凳子一脚踹开,甩袖便出了顾华荣的院子,跟着他来的下人自然也都跟了出去。

        顾华荣撇撇嘴没在意,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块鱼放进嘴里,味道还不错。

        解帆舟生了会儿气,再出来看,石桌上满满一桌子菜被扫得干干净净,而顾华荣已吃饱喝足躺在院内紫藤花架下的秋千上睡着了。

        顾华荣喜欢紫藤花,穿来后就千方百计寻了株移栽在院子里,如今正开得好。

        “拿我的毯子来。”解帆舟吩咐。

        顾华荣醒来已是半夜,村口的狗子叫得厉害,引得整个村的狗子都一顿狂叫,把她从沉睡中叫醒,醒来后却发现身上盖了柔软的毯子。

        料子很特别,前前世她也是大家族的闺秀,什么好皮草都见过,却没有比身上盖的更有手感,更柔软。

        不过半年时间,她已了解清楚,这个时空很特别,女人可以修玄,还有妖兽,对此顾华荣不陌生,她当过NPC的那个游戏也是修仙游戏。

        在当NPC的那些年,她常听玩家聊天,也大致晓得些关于修仙小说的东西,比如男子修行比女人快,女人想要有男人一样的地位需要加倍努力。

        这个时空也是,男人同样也可以修玄,不过速度很慢,想要有一定地位,就必须付出比女人多几十倍的努力。

        身上的毯子似乎是从妖兽身上拔下来的,顾华荣皱了皱眉,看来麻烦不小,惹上修玄家族的人了。

        哎。

        真麻烦。

        “姑娘,您的早膳。”还未回过神来,便见一清秀男子领人端来几碟糕点,还有很养眼的雪白米粥。

        顾华荣皱皱眉,“谁让你们进来的?!”

        “我让的!”小霸王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顾华荣寻声看去,见解帆舟抱胸站在门口,斜依着门框,一身雪白长袍还有些仙气,如果他脸上没有淤青的话,就更仙了。

        不过,饶是眼睛肿了一边,亦是掩盖不住他倾国倾城的脸……顾华荣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男主角色吧?之前她穿到的那个游戏,主线任务中也是有个男主的,而她则是最大反派。

        不过……她深深皱眉,“谁让你进来了?这里是我的房子,你擅长民宅知不知道?”

        “谁说我擅长民宅的?”解帆舟走过来,与顾华荣对视,从怀里掏出一张文书,‘啪’一声拍在石桌上,“这个村子我都买下来了,现在是你住在我的地盘上。”

        顾华荣低头看文书,鲜红的官印,刺激得她有点想打人。

        可能是老天觉得带了游戏最大反派的技能这个金手指太大,便也附带了一些副作用,比如她想打人的,手和思想一样快。

        “砰”

        解帆舟被一拳击飞,撞翻了顾华荣好不容易才建起来的篱笆墙。

        听到声音,如水的下人冲过来,“公子公子,您没事吧?快,找仙医!”

        顾华荣也冲过去,神色别提多着急。

        解帆舟见她朝自己冲过去,原本要大怒,然而目光却死死盯着顾华荣着急的神色,“口是心非,还是关心我的嘛。”

        然……下一刻,解帆舟站在倒了一地的篱笆墙,痛心疾首,“我花了一个月才做好的!你陪!”

        解帆舟一颗心可以说要碎成玻璃渣子了,人生大喜大悲,原来就在一念之间!

        “赔?”解帆舟气急败坏的站起来,冲到顾华荣面前,借助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怒视顾华荣,“这个村子都是我的,别说一个篱笆墙了,就是这屋子也都是我的!你有本事滚啊!”

        顾华荣生平最恨别人喊她滚,也怒视回去,“你再说一个滚字试试!”

        “我就不说,你让我说我就说?你以为你是谁?”解帆舟有恃无恐。

        “幸好你没说,不然我不保证你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顾华荣坐下来,再次拿起文书,“这村子也有我的一份,我不同意卖,你凭什么买?”

        “只要我愿意,别说这个村,就是这一个镇,都可以是我的。”解帆舟冷哼坐在顾华荣对面,顺手又掏出一张文书,“只要你在这上面签字,娶了我,这个村子就是你的。”

        顾华荣瞟了眼这个时空的结婚协议书嘴角抽抽,永远只能有一个正夫,不可三夫四妾?

        她原来那个时空,男人三妻四妾,正妻也可以下堂,小妾可以扶正,这条件怕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吧?

        撩眼看解帆舟,果然看见他一副虚张声势模样,顾华荣微微一笑,作为一个不知活了多久的老怪物,还看不出个小男生的心思?

        立刻,她便道:“这两条是你自己添上去的吧?女人嘛,哪个不是三夫四妾,你凭什么要求我签这不平等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