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那我就要给师兄找女朋友了

第二百九十九章 那我就要给师兄找女朋友了

        帝都,尼伯龙根中。

        “这七把武器……这是诺顿和康斯坦丁的七宗罪?!”夏弥盯着路明非,“它们怎么会在你手里?”

        “倒斗倒来的。”路明非诚实道。

        “所以老唐真的是诺顿?”夏弥的语气中难言一抹惊讶,“我还以为当时在日本是我认错了……他竟然也伪装成了混血种?”

        作为龙族里的“科学家”,夏弥觉得老唐极少数智商能和她处在一个层面的龙,但是自从很多年前他打造了一套全身甲胄后就逐渐放弃了用脑子思考,更喜欢用武力来解决问题。

        现在看来,在那套甲胄毁于灭世言灵,诺顿本人又被混血种世家屠过几次之后,他也学聪明了,同样选择了伪装成混血种,还拉上了路明非这个不知道是龙还是混血种的手下……不对!

        夏弥突然反应过来,路明非绝对不可能是诺顿的手下——哪有手下能同时把七宗罪全都带在身上?!

        就算诺顿担心路明非不敌自己,最多应该也就是从七宗罪里挑两把武器教给他,把整套七宗罪全给他,那不就等于把最强的武器完全交给了别人,炼金武器可没有认主的说法,只要承认了使用者的血统,哪怕对面的敌人就是自己的锻造者它也照杀不误,把一整套七宗罪给路明非,就等于是把足以杀死任何一位君主的力量交给了他——其中甚至包括诺顿自己!

        出了她那个没有脑子的哥哥之外,有谁会蠢到把足以置自己于死地的武器交给别人啊!

        “老唐啊,他确实是诺顿,”路明非道,“七宗罪就是我从他的斗里倒出来的,但是他送给我了。”

        放屁!

        夏弥想骂一句,但或许是因为扮演人类的时间有点长,她反而不太习惯这么骂,但这并不妨碍她觉得路明非是在瞎扯。

        送给你?你当那是什么?大型友谊见证纪念礼品吗?

        吐槽欲暴涨的同时,夏弥对路明非的身份越来越没底。

        他和诺顿应该是合作关系,但是却又拿着诺顿的一整套七宗罪,这证明在这场合作中路明非肯定占据了主导地位,否则他不可能手持诺顿最强的武器。

        诺顿会和人合作这件事在她看来已经足够天方夜谭,要说诺顿不仅和别人合作了,甚至还处在弱势地位……她连想都没这么想过——在八位君主里,诺顿可是最像君主的君主啊!

        路明非,    藏镜人……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苏晓樯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路明非这个混血种的名字大概率是化名,    但是藏镜人更是一听就是個代号,这个代号似乎有某种隐于幕后的意味,取了这样的代号,    却又主动找上门来,到底是他另有打算,    还是根本就是个傀儡,    是藏镜人的镜前倒影,    真正的藏镜人还隐于幕后,只是用这个傀儡来试探自己?如果真的是傀儡,    那套七宗罪可就未必是真货了……

        一瞬之间,夏弥心念电转,思考了很多不同的可能,    顺着这些可能一一思索对策和破局之法。。

        打死她她都想不到,    路明非进入这个尼伯龙根只是个巧合。

        路明非依旧举着斩马刀,    直指夏弥面门,    夏弥坐在长椅上,心里有些没底,    不敢轻举妄动——刚刚路明非很轻易地就抗住了她试探性的言灵,虽然展露的实力不多,但显然深不可测,    再加上一套七宗罪……说实话她完全没有考虑到这套最强炼金刀剑会被路明非掏出来的可能性,自然也料想过现在这种情况,    所以说实话,真要打起来,    她心里其实挺没底的。

        “师妹,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好好谈谈了吗?”路明非露出一个自以为和善地笑容。

        夏弥沉默了几秒,    点点头。

        路明非反手把斩马刀暴怒插回长匣的机关中,展开的长匣缓缓收拢,从重新将七柄武器纳回其中。

        “晓樯!可以过来了!”路明非对着列车门口的苏晓樯道。

        苏晓樯抱着ps3,提着游戏光碟走到路明非身边,把东西放在长椅长,自己坐在路明非身旁。

        “你们想说什么?”夏弥率先开口。

        “师妹你把捧花拿回去后有没有把那些花插进装水的花瓶里?”路明非问道。

        “啊?”夏弥愣了一下。

        “那些花都是从花店里当天现采的新花,做成捧花的时候里刚摘下来不超过半小时,    你接到的时候它们离被摘下来也不到四个小时,拿回去之后插回花瓶里还能继续养,”路明非解释道,“所以师妹你有没有把那些捧花插进花瓶。”

        “呃……插了,    但是你问这个干嘛?”夏弥觉得自己情绪被路明非一句插画彻底打断了,原本的严肃凝重现在已经续不上了。

        “因为那些花代表了新娘对你以后和师兄之间爱情的美好祝愿啊!”路明非理所当然道。

        “爱情?”夏弥愣了一下,漂亮的脸蛋露出不加掩饰的嘲讽,对路明非的发言嗤笑不已,“你既然都知道夏弥这个混血种身份是我的伪装了,你竟然还觉得我喜欢楚子航?这不过只是给这个混血种身份的伪装罢了,龙怎么可能会爱上混血种?”

        “所以你其实并不喜欢师兄?”路明非问道。

        “没有爱,但我也没说不喜欢啊,”夏弥笑道,“他这样的混血种,即使是在我看来也是在人类与龙的天平上完全接近于龙的,像是这样的人,我一定会把他做成死侍,然后留在身边,直到我再次君临这个世界的那一天,他会站在我的身边,站在世界上最高的塔上作为我的近卫,一起欣赏我的国度。”

        “师妹你这可有点病娇啊。”路明非吐槽。

        夏弥眼角抽动了一下,路明非面对她每一句话的每一次反应都在她的预料之外,这货简直就是神经病中的神经病,    话题跳跃又没有逻辑,    就算是在龙族里他这也是需要去白王族裔那里治治病的程度!

        “师妹你真的不爱师兄?”路明非问道。

        “龙不可能爱上混血种。”夏弥冷笑。

        “那行吧,”路明非叹了口气,“其实我真觉得你们俩挺般配的。”

        夏弥保持着冷笑。

        “还好我知道在卡塞尔学院里有个妹子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攻略楚师兄。”路明非道。

        夏弥的嘴角好像动了一下,莫名显得有些僵硬。

        “其实我感觉师兄已经对你有些心动了,可既然师妹你不爱师兄,而且也不可能爱师兄,”路明非满脸惋惜道,“那我也只能想办法让他放下你了。”

        夏弥好像有点笑不出来了。

        “虽然我感觉追师兄的那个妹子各方面其实都不如你,但她对师兄的爱绝对是真真的,”路明非道,“实在不行,我就想办法撮合一下她和师兄,这样师兄也就算是有了另一半了。”

        夏弥的脸色似乎有些发青。

        “不过这方面还得师妹你配合一下,最好先让师兄对你感到伤心和绝望,然后我再想办法帮那个妹子,让她趁机安慰失意的楚师兄刷一波好感,这样就能让师兄顺利移情别……”

        列车缓缓停下,车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路明非的话。

        夏弥明明在冷笑,但却像是挂了冰霜的脸稍微有所解冻。

        苏晓樯长舒一口气——要是车门没有打断路明非说话,她真怕路明非一张破嘴把夏弥激到在车厢里动手。

        ……

        这次列车直接开到了芬里厄的月台下方,不知何时,只到地下广场入口的铁轨已经铺到了芬里厄面前,看来虽然被束缚着,但芬里厄依旧有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改造尼伯龙根的能力。

        抱着ps3拎着光碟大步走出列车,路明非跳上月台,对着芬里厄打招呼:“大家伙,我把游戏机给你带来了!”

        说完这句话,路明非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芬里厄那仿佛大型探照灯的一双巨大的黄金瞳猛得亮了一下——不是神态上的形容,而是在昏暗的地下空间里,那双散发着金光的黄金瞳所散发出的光芒,真的突然强盛了一下。

        “电视机在这里。”芬里厄用膜翼轻轻扫出自己的电视——他记得路明非说过,游戏机得连上电视才会有画面。

        路明非抱着ps3和光碟走到电视机前,他身后动作稍慢的夏弥和苏晓樯这才跳上月台,苏晓樯还是有些不太敢跟夏弥站在一起,立刻轻盈地向前跃出两步站在路明非身侧。

        芬里厄突然发出一声低吼,然而考虑到他比座头鲸还大的体型,这声低吼分明更类似于人类的惊呼——而且还是颇为心虚,底气严重不足的那种。

        “姐……姐姐?”芬里厄的声音威严雄浑,但隐藏在声音背后的心虚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瞅给人孩子吓得。

        路明非站在电视前把ps3和游戏光碟放在地上,抬头瞥了一眼芬里厄,心中吐槽。

        然而下一秒,芬里厄做出了一个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举动——他向着斜下方伸展开巨大的翼膜,将电视机、游戏机连同他和苏晓樯一起挡在了翼膜后面。

        “姐姐,”芬里厄低头看着夏弥,用一钟连自己都不信的怯懦语气认真道,“这里只有我自己,没有其他人哦。”

        ps:可恶!今天我用来记录灵感和细纲的码字软件团队跑路了,官网发了个公告却不搞app上的通知,直到它们把服务器关了登不上账号我才知道出事了,一年多积攒下来的至少几万字的记录全都没有了!!!!软件团队,我【哔——】你们【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