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在线阅读 - 第69章 番外(二)

第69章 番外(二)

        第69章

        布鲁斯活到这个岁数,还从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紧张。

        虽然决定是内部婚礼,但最后定下的宾客清单还是有长长一列。韦恩老爷自然不会在意来宾送多少礼金,只是提前抓了几个能力特殊的壮丁来帮忙布置婚礼现场,并让联盟安全部门的成员负责安保并防止外人进入——为了免去结婚当天就被家暴的惨剧,蝙蝠侠将换上订制的礼服,当然是露脸的那种。

        婚礼当天的天气很好,现场的各种精美雕塑,花篮,甚至光效大多出自变种人和巫师之手,斯特兰奇做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镜像幕墙,又带着点梦幻气息,又完美地笼罩住了庄园的草坪。小路边停靠的交通工具多种多样,有价值数十万美金的跑车,也有一看就用了很多年头的自行车,还有飞机送来刚出完任务的超英,全都挤在一起。

        托尼的婚礼将在下周举行,是以他虽然表面上很正常,心里却比其他任何人都躁动。草坪上两架直升机上刷的就是这位老爷的名字,运来的东西杂七杂八,用得着用不着的,只恨不能把布置一手包圆,好为自己的那场攒点经验。史蒂夫和克拉克正在调试搭好的顶篷,女超英们都在房子里围着新娘,帮忙换衣服和上妆,托尔和海王坐在一边的桌子上,似乎已经喝大了,两个非人类一个开始摔杯子,一个开始说谁都听不懂的语言。

        上午十点左右,宾客差不多来齐,新人的妆和衣服也都弄好了。他们没有请神父,奥丁回到阿斯加德去处理重建事务了,于是仅剩的两个真正意义上的神通过特殊手段比试了一番,最后戴安娜小胜一筹成为了今天的见证人。

        布鲁斯穿着笔挺的西装,头发抹得平平整整,露出硬朗的面庞和光洁的下颚。他的蓝眼睛似乎在发光,同胸口海蓝色的胸针交相辉映。

        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挽着芙蕾雅的手。新娘穿着雪白的长裙,裙摆自油绿的草场上拖曳而过。她的脸上施了淡妆,因为有些紧张而笑意淡淡,脸颊飞红。等走到红毯中央,她眼里只剩下了等在尽头的人,不由自主握紧的手松了下来,连同嘴角都挂起了微笑。

        她一笑,便美貌绝伦。

        本来就大为不满的厄伯克更是嘴里发苦,同样酸溜溜的还有跟在他们身后做花童的纳撒尼尔,他年龄小,化形之后只有芙蕾雅的腰那么高。娜塔莎,戴安娜和琴她们几个玩够了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就压着他换好衣服化了妆,往他手里塞了个花篮。

        另一个遭受此等待遇的是罗根刚解救出来的女儿劳拉。联盟对这个遭受了太多的女孩可谓百依百顺,警惕心很强的劳拉没过多久就和当初的旺达一样放松下来,紧接着成了联盟一霸。但凡小金刚狼在训练室的时候,就算是英雄联盟的熊孩子天团都不敢得罪这位小女王,就差把她捧在手心供在顶上了。不过今天芙蕾雅姐姐结婚(布鲁斯叔叔为孩子们的称呼曾经用黑脸奋勇抗战,结果在女超英的撑腰下宣告失败),劳拉自告奋勇做了另一个花童。

        厄伯克带着芙蕾雅走到红毯尽头才放开手,让早已迫不及待的布鲁斯牵起新娘的手掌。

        “小子,瞧见没,我们可来了四个,”老爹放出狠话,“如果你敢对我女儿不好,我就......我就一把火烧了韦恩庄园。”

        芙蕾雅有点想笑,但她憋住了。

        布鲁斯自然是说了一番好话,用尽了布鲁西宝贝全部的语言天赋。

        “你的眼睛真漂亮。”在厄伯克走回座位之后,芙蕾雅抬头说。

        原本想赞美金龙美貌的布鲁斯有短短一瞬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他只好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示意芙蕾雅挽住自己的手臂。

        耳朵尖的超英在下面只恨不能烧死这对秀恩爱的未婚夫妻,面上还得奋力鼓掌。

        新人在来宾的掌声中走过红毯,走到戴安娜跟前。女神穿着自己最隆重的战铠,佩戴雅典娜之剑,真言套索,守护银镯,以及安提俄珀的额饰。她的长发在空中飞舞,面容沉静,如同传说中的天神降临,低头看着台阶下走来的两人。

        走到近前,戴安娜从腰间掏出了真言套索,在场的宾客无不变色。

        “我可不信誓言那一套。”女神冲布鲁斯扬起眉毛,“我只信真相,永恒的真相。”

        蝙蝠侠和龙女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套索绕在了手腕上。

        戴安娜满意地点头,开口。

        “布鲁斯·托马斯·韦恩,受人敬佩的战友,你愿意和你身边这个人组成神圣的家庭,无论是战争亦或和平,无论是伤病亦或康健,一起分享喜、怒、哀、乐,保护她,尊重她,珍爱她,直到生命尽头吗?”

        “我愿意。”布鲁斯沉稳地说。

        “‘晨星’,格蕾戈尔,芙蕾雅,联盟的旗帜,值得信赖的朋友,你愿意和你身边这个人组成神圣的家庭,无论是战争亦或和平,无论是伤病亦或康健,一起分享喜、怒、哀、乐,保护他,尊重他,珍爱他,直到生命尽头吗?”

        芙蕾雅捏了捏布鲁斯的指尖。“我愿意。”

        神奇女侠收回了套索,将温热的指尖在两人额头拂过。“以诸神之名,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愿你们永远心意相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芙蕾雅和布鲁斯走到礼台边,挨个拥抱了阿尔弗雷德和他领着的四只小鸟。年纪较长的迪克和杰森手里拿着两个方正的盒子。除了芙蕾雅的蓝宝石魂戒,另一枚同样也是蓝色的,说不清是什么材质,仿佛还笼着一层光辉。这是菲欧娜从纳撒尼尔私吞的宝石中取来的一件,即使在达坦星也颇负盛名的奇珍:寒霜之心。尤他拉用自己远古巨龙的龙息将这块散发着寒意的美丽宝石改造成适宜人类佩戴的模样,并予它祝福和保护之能。

        这些都是它的意义所在,但更重要的是,寒霜之心是晨星从小到大最喜欢的一块宝石,是她真正意义上第一块自己拼抢来的宝石。

        “让你吃亏了。”布鲁斯玩笑道,他从盒子中取出戒指,把蓝宝石戒指重新戴在了爱妻的无名指上。

        芙蕾雅同样给他戴好戒指,在女神退开之后上前亲吻自己的丈夫。

        “那就让我少亏点儿。”

        一吻完毕,金龙狡黠地眨了眨眼。

        厄伯克在场下流着眼泪擦鼻子,那响动就像在吹喇叭。菲欧娜本来可以制止他,但龙妈自己也没忍住眼泪,纳撒尼尔更是嚎啕大哭,只有来观礼的尤他拉那张一点不比旁人显老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反观新郎这边,四个孩子挂着微笑脸,傲娇脸,羞涩脸和祝福脸,只有老管家拿手帕角在擦眼睛。

        切蛋糕,扔捧花,宴会开始,年轻的孩子们用自己的特长表演节目。芙蕾雅有点过分激动了,以至于抢捧花的人群跟着质量好到不可思议一朵花瓣都没掉的捧花赛跑,试图耍赖的快银和闪电侠被克拉克一手一个提着衣领,飞上天的几个家伙则被近来颇有改邪归正趋向的老万压到了地面上。

        穿着粉色西装的托尼保持着快结婚的人生赢家那种洋洋得意的微笑坐在原地,直到他看见在相互拖后腿的人群中间,捧花从天上不偏不倚地掉在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大家一起跑的贾维斯头上。

        托尼老爹蹭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贾维斯顶着紫薯脸单膝下跪把花送给了旺达。

        快银在超人的手里嗷了一声。

        万磁王和X教授的脸色黑得像锅底。

        和托尼同桌的几个超英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留下钢铁侠一人捂着脸。

        儿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

        绝望。

        许久没轻松聚会的联盟成员散布在草坪各处谈天说地,韦恩庄园外到处都是飞在空中的超英和使用超能力玩耍的熊孩子们。猎鹰哀叹苍天不公,这年头连蝙蝠侠这样原以为注孤生的都有伴,而他们还打着光棍,赢得了单身狗们一片赞同的目光。

        “超人还单身呢。”已经在巴里家蹭吃蹭喝小半年的哈尔这样指出。

        克拉克正提着纳撒尼尔在天上飞,太阳照射下那面庞,那身材,那造型,简直和神没有什么两样。

        于是大家心理都获得了平衡,皆大欢喜。

        布鲁斯被托尔抓到他们那一桌去喝酒,而芙蕾雅则在双方家人的一桌落座。几条巨龙已经和能飞行的超英走到了一起,小鸟们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只有老管家一如既往地守在原地。

        “我曾和您说我已经过了会为继承大笔遗产而兴高采烈的年纪了。”阿尔弗雷德看着从未如此热闹过的庄园,“我也曾期望您能多照看他一点,认为您不消多时就会精于此道。”

        “我记得。”芙蕾雅颔首。

        “但如今我知道自己错了,”阿尔弗雷德继续说,“您完全可以做得比任何人想象中都好,十倍,百倍。这座庄园从未如此生机勃勃,布鲁斯少爷也从未显露这样的情态。如果老爷和夫人还在世,他们会很高兴有人能真的照顾好他。”

        “我那时说他不喜欢被人照看,我现在还是这样说。”芙蕾雅笑了笑说,“他从来都不喜欢被人照看。”

        人们常问,同一个和蝙蝠侠这样寡于披露内心真意的男人结婚,你如何知道他爱你。

        在晨起后为他掖好被角,在中午时为他准备茶点,在夜巡前为他整好披风。在雨天后熨好起了些褶皱的风衣,在洗澡后吹干渐渐变长的头发,在熬夜后拿冷毛巾小心擦拭他的脸颊,或者,在战斗中时时留心,不放过任何伤害出现的可能。

        这都是小事。

        太小太小的事。

        没有一件布鲁斯无法为自己去做到

        没有一件蝙蝠侠愿意轻易假手于人。

        倘若有朝一日他允你这样做,再不需更多旁的话语。

        芙蕾雅抚平自己洁白的裙裾,不远处一桌喝得太多的男人正哄然大笑,连其中最吝于言辞的一个都带着点快活。无论是谁前来敬新郎酒,他都起身相迎,毫不犹疑,且来者不拒。

        “别担心,阿尔弗雷德,”金龙柔和地说,“我就像爱自己的翅膀一样爱他。”

        布鲁斯朝她举杯,像个年轻小伙子一样俏皮地眨了眨眼。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和旧文一起更新的我怕不是在作死_(:з」∠)_

        结婚啦~结婚啦hhhhhhh~~~~

        说起来,我始终相信受比施更有情的,因为施有时候感动的只是自己。

        谢谢承君一诺小天使的两个地雷,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