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在线阅读 - 第53章 大概永远是

第53章 大概永远是

        第53章

        幻视的强大在接下来的几周训练中给整个临时的英雄联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能随心所欲的举起雷神之锤,撕开绿灯侠的防护,从心灵宝石发出的冲击曾给超人的手臂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痕。最重要的是,对空中战场始终有些势弱的复仇者而言,幻视的加入给他们带来了新鲜血液,无论是单兵作战还是团体作战能力都有了极大的加强。

        能够适应太空环境的超英开始脱离训练室,往更深的宇宙去进行训练。

        芙蕾雅自从露过真身后就开始放飞自我,常常在练习中使坏耍诈,有一次和克拉克进行力量对抗训练时她突兀地在太空中变回原形喷了超人一脸火。虽然蓝大个对超高温环境还算适应良好,但他的发型在龙焰中从头顶一撮小卷毛变成了满头小卷毛。

        恼羞成怒的克拉克追着芙蕾雅打了半个星系,差点没把金龙尾巴上的骨刺给掰了下来。

        为了帮助幻视掌握头顶的心灵宝石,卷毛超人常常和他面对面飘浮着,同时使用宝石射线和热射线,一直到其中一个力竭为止。这场面委实有点好笑,尤其是当中间还有个雷神在加油助威时。每当视线的交汇点往超人那移动,他就立刻表现出兴奋,反之则满面愁容。

        钢骨录过一次给留守瞭望塔的飞行绝缘人士看,结果原本还为深空监测系统该怎么改进相看两厌的钢铁侠和蝙蝠侠自那以后有好几天都不同时出现,全部埋头在自己的工作室研究太空战斗机。比起布鲁斯的见好就收,托尼却是废寝忘食,誓要为被压制的智能管家讨回公道。

        在这种效率下,马克52问世。

        虽然臭着一张脸,但布鲁斯还是给托尼的战衣画上了使能源系统更稳固的魔文。除了没有魔力,他对理论知识的掌握一日千里,如果不是哥谭的巡逻事务繁忙恐怕这会儿他已经开始自学妖精语了。

        托尼试飞那天好几个超英都在一旁。

        哈尔一直托举着灯戒,准备一有突发状况的发生就把自己的保护罩扩大几米。幻视更是寸步不离,就怕这个自己看着越来越熊的主人一激动起来就瞎折腾,把刚进入测试阶段性能还不稳定的战衣弄出点毛病伤害到自己。

        虽然说话的方式没有改变,但随着时间增长,贾维斯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人”。他开始有了自己的情绪,自己的喜好(虽然常常在品位上被托尼冷嘲热讽),自己的作息规律,并对新加入复仇者的马克西莫夫兄妹表现出了诡异的好感。

        在X教授和这对年轻的变种人谈论了关于身世的话题后,他们就对原本有些意向的X战警兴趣泛泛。万磁王在备战时期总是混迹于变种人之中,复仇者中有他们从十几岁开始仇视的钢铁侠,魔法界和卡玛泰姬无法接受他们,而正义联盟不招收变种人,投诚的马克西莫夫兄妹处境一度非常尴尬。

        不过贴心的史蒂夫很快发现了这件事。在几次推心置腹的交流和劝解后,这对战力不俗的双胞胎最终还是加入了复仇者。本来以为最开心的人会是一直跃跃欲试的巴基,谁都没想到几周后开始出双入对的竟然是幻视和红女巫。

        芙蕾雅那天站在玻璃幕墙前看着他们进入太空。

        幻视飘浮在空中,朝穿着红色制服的女孩伸出双手。

        “我能在太空生存。”

        那女孩仿佛在自言自语。

        红色的雾气包裹住她的双腿,旺达迈开了自己在宇宙的第一步,准确地,稳稳地把自己的手掌放到了幻视的掌心。

        “我喜欢她的能力。”芙蕾雅冲布鲁斯这样说。

        蝙蝠侠给了她“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一眼。

        而托尼,凑巧端着酒杯晃到全景玻璃平台边的托尼差点倒了自己一身香槟。

        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在三楼的酒吧喝酒,钢铁侠喝着喝着就开始假哭,不停地抱怨自己的“管家”被夺走了,这一定是该死的红女巫在对他进行报复云云,最后被一脸无奈的布鲁斯硬塞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尽管表现得像在面对智障儿童,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还是疼他的,第二天布鲁斯就改动了红女巫和幻视的训练计划,确保人型年龄一个月大的宝宝和未成年少女没时间约会。这个计划除了为他赢得了托尼的心,还遂了一瞭望塔的单身狗们的意。

        然后他们发现虽然没时间约会,但情窦初开的两人还可以在太空眉来眼去。

        渐渐习惯的托尼每每看到这种场景总是一副牙疼的表情,还带着点诡异的“儿子会把妹了”的自豪感。虽然失去了老贾,但他收获了一个新的忘年交——晚上可以一起喝酒,白天可以一起蹲在观景台对约会二人组虎视眈眈的快银。

        “年轻真好。”

        X教授如是说,

        彼时他正在和万磁王下棋,荣恩则和琴坐在一起,观看脑动播放的电视剧。这种组合的错乱产生了连锁效果,没有搭档练习的镭射眼只好跑去找和他仿佛总是不对盘的金刚狼,而没有罗根指导的小崽子们则只能跑去找新的战斗老师。发展到最后变成学生们围坐一圈,看在正中间的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进行拳拳到肉的互搏。

        第二天小孩中一半的偶像就再也不是美国队长了。

        对此看透了一切的娜塔莎表示喜闻乐见,只有忠实队吹山姆和觉得“我比只会耍帅的冬兵酷炫多了”的巴顿有点闷闷不乐。

        于是他在射箭比赛中输给了奥利弗。

        于是绿箭侠一高兴,就送了他一整套多功能箭。

        皆大欢喜。

        海王请了长假回自己的老家,他宣称瞭望塔太不接地气,没有大海的气息,让他每天都觉得很难受。布鲁斯在批假条时调笑他“真的是条上岸的鱼”,结果被亚瑟提着领子举起来摁到墙上,正好被边聊天边走到休息室的湄拉和戴安娜撞见。

        杀鱼现场十分惨烈。

        新世纪好男人海王还不得不一边躲闪,一边赔笑脸。

        鱼生多艰。

        瞭望塔的总人数在海王和湄拉回家后仍然保持不变,除了请假考完期末考试回来补缺勤的蜘蛛侠,最新成员黑豹也强势登陆。

        他慷慨地带来了家乡特产——价值连城的振金,用来增强超英们的战甲并修补队长的盾牌。这位未来的国王同时成为瞭望塔的第六个赞助来源(除了蝙蝠侠,绿箭侠,神奇女侠,X教授和钢铁侠),以及空间站内的数不清第几个猫耳控(巴基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

        但无论如何,不管是非人类成员还是人类成员都极度友好地接纳了他。

        “我已经受够视线范围内不是外星人就是变种人了,兄弟。”当时托尼拍了拍他的肩膀,“知道你不会变形给了我极大的安全感。”

        贾维斯始终觉得自己的嘴炮侠主人现在还没被打死真是个奇迹。

        考虑到龙女和火星猎人正用非同寻常的眼神盯着他。

        不过心胸宽广的芙蕾雅并没有采取报复行动。

        除了搬空托尼的酒窖。

        以及烧掉了他的胡子。

        “这是我养了好久的胡子!”钢铁侠早上照镜子时暴跳如雷,“不要让我知道你们谁偷了我的胡子!我的胡子!”

        他大声喊着冲到了巫师驻瞭望塔治疗室,然后被口称“我们不恢复胡子”的德拉科扫地出门。

        “我抽过龙女的血。”钢铁侠再接再厉,毫不气馁,“还有她的羽毛和背刺。”

        治疗室的门“唰”地打开。

        德拉科被另一个更高大的黑色身影挡在了背后,斯内普教授丢出一瓶药水(“巫师竟然真的有药水能治胡子!”事后托尼洋洋得意地说),然后阴沉沉地说道:“今天之内送到,否则别说你的胡子,连你的头发都会消失。”

        “谢了,我一点都不欣赏卢瑟的造型。”托尼耸肩。

        他接过魔药,故作镇定地走过转角,然后越走越慌,越跑越快,最后满脸通红地站定在超人跟前。

        “在力量训练时帮你折一根背刺,”克拉克惊讶地说,“这是什么要求,芙蕾雅会把我的头发烧光的。”

        “我知道你快失业了,小记者。”恢复了土豪风范的托尼喘匀了气才说,“我可以把星球日报买下来。”

        “可是......”克拉克犹豫了一下。

        “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托尼继续蛊惑他。

        “可是星球日报已经被买了啊。”

        “什么?”托尼下意识地叫道,“贾维斯,看看是谁买了星球日报。”

        几秒钟的停顿。

        “是韦恩集团,sir。”不知何时飞到他身后的幻视回答。

        “我要收购......等等,布鲁斯闲着没事买报纸干嘛,哥谭的报纸还不够他吹?”托尼瞪眼。

        幻视耸了耸肩。

        “你不会露馅了吧?”托尼狐疑地盯着超人。

        克拉克断然摇头。

        “你肯定是露陷了。”托尼叹了口气,“布鲁斯那老小子我知道,别看他一副花天酒地的样子,心里精着呢,就没让我在他手下讨过好。你的身份对没门路的人来说虽然有点难度,但卢瑟和布鲁斯可是有科研合作的,保不准他什么时候就把你卖了讨好布鲁斯。”

        克拉克竭力保证脸色严肃没有笑场。

        “小子,你别不信,”托尼以过来人的语气踮脚拍了拍超人的肩膀,“虽然布鲁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但他实在不是良配。你看你们那个蝙蝠侠现在都弃暗投明狂追龙女,你就不要重蹈覆辙挥霍人生了。不如到我名下的报社来工作,只要你帮我拿到一根背刺,我就给你做主编,怎么样?”

        克拉克朝他拼命示意。

        “怎么,你眼睛抽了吗?”托尼问。

        从他身后传来一声清咳。

        托尼回头,只见龙女和蝙蝠侠正站在他后面的走廊上。哥谭骑士的脸黑得像锅底,龙女倒是笑眯眯的。

        如果不是这天晚上哈利上了瞭望塔,钢铁侠的头发恐怕也就保不住了。救世主在魔法界积威日重,即使他尊敬的教授和长辈能撩虎须,但其他治疗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他对着干。不过保住胡子和头发的托尼也没太开心,因为大蝙蝠又调换了训练时间表,夺走了他的贾维斯。

        当真是谈恋爱的儿子如泼出去的水,一没管着人就丢。

        这一回只有快银和他一起借酒浇愁了。

        总体而言,第一个月瞭望塔上的气氛虽然紧张,却还算轻松,但这一切都结束在哈尔从欧阿星回来之后。

        欧阿星传来消息,绿灯军团在密切监视中断断续续地收到尼德霍格的信号,和揣测的一般无二,这头黑龙不管中途再怎么停留或肆意摧毁其他地方的星球,大方向还是朝地球来的。他不知道迁跃通道的地点,但飞行速度仍然很快。

        这个讯息让超英们开始夜以继日地训练。

        芙蕾雅停止看社交网络和报纸,因为每当这么做的时候她总能感觉到一种非常不恰当的嫉妒之情。瞭望塔上的超英在训练中即使受伤也咬牙坚持,一个项目的失衡可能就会造成在将来战斗中丧命的结局,但同时对地球上的大部分居民来说,他们的日常仍然沉浸在娱乐新闻和体育新闻之中。美国人民最大的忧愁是自己的母队输了橄榄球比赛,或者一个完全不靠谱的总统候选人得到了有利的选票数。

        “超英控制”被列为总统竞选的争辩核心,甚至比种族问题,移民问题和LGBT群体问题辩论得还要激烈。

        索科维亚事件的报道就像投入水塘的石头,在刚发出的几天民众都在为如此大规模的强行撤离愤愤不平表示担忧,但在看到整座城市毫发无损,而某些居民还得到了英雄联盟给出的高额补偿时,风头又一转,开始往超英的能力太强万一失控该怎么办而去了。

        军部给出的信号更不容乐观。

        瞭望塔上汇聚了太多英雄,为了备战,常驻在这里的人口就近百,这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而言都不是好事。联合国在一个月内连发十数条告令,希望能瓦解这几个联系起来的组织,或者把它们全部置于自己的管理之下,但出乎意料的是即使最喜欢和政府对抗的钢铁侠都没对此发表任何见解。

        瞭望塔只是保持沉默。

        让政治力量不安的沉默。

        仿佛他们开始不在乎民众的眼光和各国的压力。

        这意味着两件事,要么英雄联盟即将像有些阴谋论者担心的一样准备开始以力量和强权统治世界,要么有某些连他们都无法应对的情形正在发生,谁都难以说明前者和后者哪一个更糟糕。

        “我不在乎那群坐办公室的肥佬怎么想,”托尼在一个晨会时对着全会议室的超英宣布,“一旦战败,地球就要玩完了,这才是我们该注意的事。关于尼德霍格和灭霸的报告早就送到神盾局,由他们转交联合国,如果那些政客不认为这是该被重视的事,那我也无能为力。我们能做的只有尽自己的全力拯救这个艹蛋的世界,并像奥/巴马一样一天五次祈祷,祈祷联盟不会被从背后捅刀一锅端。”

        “奥巴马不是个穆/斯林。”芙蕾雅打趣道。

        “他就是个苦修士也与我无关,我只在乎他的手指会不会按下小保密箱的核钥匙。”托尼说。

        “他不敢,没有人敢。”X教授一反常态地表现出了强硬的态势,尽管他的语气仍然非常温和。

        “他们的态度在变化。”布鲁斯指了指一旁打印出来的一叠通告,“从命令到建议,再到抗议,你们有人发现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从三十多枚核弹在太空中爆炸开始。”芙蕾雅接过了他的话头。

        “我们可以晚点再处理民众的眼光,”托尼说,“至少在先拯救完他们的屁股之后吧。”

        他感到一阵诡异的快感,一阵破罐子破摔的快感。

        他无所顾忌。

        且有所依靠。

        在这个房间里汇聚着能让宇宙震颤的力量,可畏人言对他们来说不再是风霜刀剑,而是烟灰浮尘。

        而这种让人恐惧的强大感也在时刻警醒着诸人不要沉迷此间。

        作者有话要说:                hhhhh虽然我也站贾尼但我好像捅了大家一刀哦_(:з」∠)_

        贾尼科学组冬铁都吃的在这里,铁辣椒也好吃的

        每次写到日常向都很开心,我在想应该直接开一本天天写日常,天天写日常的hhhhhh

        谢谢E锦,小米和PREDAQUEEN猫的地雷,群撸撸,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