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在线阅读 - 第34章 真的是

第34章 真的是

        “你对他做了什么?”哈尔打游戏的间隙问道,他正控制小人在屏幕上跳来跳去,对面的狙击手轻轻松松地就把他爆了头。巴里本来还打算来救他,结果被猪队友坑得也送了个头。闪电侠丢下手柄在嘈杂的音乐声里就冲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哈尔扑了过去,两人玩笑着扭打起来。

        “什么?”芙蕾雅在厨房给阿尔弗雷德打下手,闻言问道。

        客厅里的音量开到震天响,连她都快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了,耳朵里全是快节奏的女声,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

        “你对我们的布鲁西做了什么?”哈尔把巴里的头按在自己怀里死命揉着头发,扯着嗓子问,“为什么这几天他的脸看起来比水蓝星的墨鱼人还要黑?”

        “关掉!那个!该死的音乐!”芙蕾雅咆哮,“哈尔,你在谋杀我的耳朵!”

        “你在开玩笑吗?”绿灯侠被一脚踹到了地上,“谁会不喜欢泰泰?!”

        “我不管是泰泰还是谁!”芙蕾雅说,“如果你再不关掉我就往你的汤里加芥末!”

        “我可以和巴里换。”哈尔飞快地回头做了个鬼脸。

        金龙的爪子痒了起来。

        “服吗小泥鳅?”哈尔嗤道。

        “绿塑胶,你这个肌肉全靠蛋□□的宇宙无敌娘娘腔!”芙蕾雅反唇相讥。

        “说绿灯侠赞爆了!”哈尔重新捡起了手柄,眼睛盯着屏幕,嘴巴还不消停,“否则我就给你不及格!”

        芙蕾雅重重地拍上冰箱门,整个双开门冰箱差不多倾斜了三十度角。她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静心。

        为了毕业,为了毕业,为了毕业。

        “绿灯侠赞爆了。”她干巴巴地说。

        “说伟大的绿灯侠哈尔·乔丹赞爆了!”哈尔得寸进尺。

        “下地狱去吧,泡泡胶!”芙蕾雅终于尖叫起来。

        绿灯侠哈哈大笑起来。“我在去着呢,宝贝。”

        “谢天谢地。”芙蕾雅忿忿地开始搅拌土豆泥,差点把锅底捅穿,“不过在去之前能先把音乐关了吗?”

        最后还是巴里一把按掉了音乐,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芙蕾雅……”

        “别‘芙蕾雅’我,”金龙警告地说,“蝙蝠侠盯着你们呢,他要是回来发现自己的劲歌金曲被换成了泰泰,你们就等着瞧吧。”

        阿尔弗雷德欲言又止。

        闪电侠看起来像被踢了一脚的小狗。

        “狗狗眼这招没用,巴里·艾伦。”芙蕾雅说,但她的嘴角已经提了起来。

        ......

        十分钟后她把刚做好的苹果派端了出去。

        芙蕾雅回到厨房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不由得脸色一黑。

        这个人类显然有什么魔力。

        太丢龙了。

        他们在“泰泰”的歌声中吃完了中饭。阿尔弗雷德表现出了极高的素质,对诡异的背景音乐视而不见。

        戴安娜下午赶到庄园,她的手臂上再添新伤,却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海王加入了。”

        “你怎么做到的?”芙蕾雅摸了摸那道在渐渐愈合的伤口,“上次去的时候不是说亚瑟·库瑞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加入吗?”

        “我换了个方法。”戴安娜爽朗一笑,“我找了他的妻子湄拉。事实证明不管你是叫海王还是天空之王,结婚了的男人总有点小毛病。”

        “真的?”芙蕾雅问道,“他怎么样了?”

        戴安娜耸了耸肩,这个动作在她做起来无比优雅。“总不会比我上次去的时候还惨吧,海洋区域那么大,他总不会跑不过自己的妻子。”

        芙蕾雅回忆了一番上回海王的遭遇,又想象了这回的家暴画面,顿时笑得打跌。

        “所以我们现在有八个人了。”她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布鲁斯出发去和维克多·斯通的父亲做最后的工作去了,那边基本上也是□□不离十了。”

        “越多越好。”戴安娜说,从老管家手里接过茶杯,“斯特兰奇昨天给我打电话,他在追踪的路上和对方的一个类法师发生了战斗,在战斗之后好像弄明白阿戈摩托之眼是怎么丢的了。”

        “怎么回事,九头蛇有法师?这个消息不在当初被披露的文件里啊。”芙蕾雅惊讶地说。

        “也许是借用了心灵宝石的力量。”哈尔说。

        “是个女孩。”戴安娜回忆了一下这通电话的内容,“她的力量很强,并且能力特殊。斯特兰奇说过丢失宝石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结果你猜怎么着,人真的不能乱说话——那个女孩能修改事情发生的概率。”

        “什么?”芙蕾雅问,“这算什么?”

        还有这种操作?

        “修改概率是什么意思?”巴里问,“是我想的那个修改概率吗?”

        “谁知道呢,斯特兰奇一开始还不好意思说,不过我用真言套索威胁了他。故事是这样的,就在他要击败对方时,那女孩说‘你会被绊倒’,结果他真的脸朝下摔地上了。”戴安娜说。

        “前几任的至尊法师听了都会哭。”哈尔挑起眉毛。

        “也可能是预言,或者言灵。”芙蕾雅边思索边说。

        “斯特兰奇对时间的了悟在地球上恐怕已是数一数二,即使是巫师中的占卜家也无法比他窥测得更远。”戴安娜说,“阿不思说除非卡珊德拉·特里劳妮本人还活着,否则他不认为是巫师的力量。”

        “那是谁?”芙蕾雅问。

        “她是巫师界最著名的预言家,以卡珊德拉的名字命名。后者在兄弟帕里斯尚未出生时就预言了特洛伊因他的必然灭亡,我的兄弟阿波罗使她的预言不被人相信,以此惩罚她不垂青自己的行径。”戴安娜解释道。

        “阿波罗。”哈尔说,“我从奥利那里听说过你的身份,既阿瑞斯之后,现在是阿波罗了?”

        “我没见过他。”戴安娜缓缓地说,“我没见过诸神中的大部分,但我从阿瑞斯的记忆里知道了很多事。人类的传说很有意思,虽然许多和事实对不上,但仍然有一些非常相近了。”

        “谁又能知道洛基和托尔不但不是叔侄,还变成了兄弟呢。”巴里赞同,“神话里总是把各种神的关系描述得那么混乱。”

        戴安娜不动声色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正如你们的故事中所写,我和阿瑞斯,和阿波罗,和雅典娜,我们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但我保证我们的诞生都是通过正常的繁衍行为,没有谁是忽然破开父亲的头才钻出来的。”

        哈尔差点喷出了一口红茶。

        “所以特里劳妮已经死了。”芙蕾雅拉回了话题。

        “她的后人只剩下玄孙女西比尔·特里劳妮,能力时有时无,”戴安娜说,“不过就是她做出了这半个世纪魔法界最重大的三个预言——伏地魔的对手,伏地魔的回归,和魔法界的危机。”

        “她预言了魔法界的危机?”

        “三年前,她预言魔法界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必将暴露于人前,一如既往的,除了阿不思和哈利几个没有人信她,看来我的兄弟虽然已经消亡,诅咒却还伴随着这个家族。”戴安娜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不太好看,“有时候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会消亡,那天在魔法部,我差点以为是阿瑞斯复生。”

        “别多想。”芙蕾雅说,“哈利不至于认不出他。”

        戴安娜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排除了预言,也有可能是言灵。”哈尔客观地说。

        “她很强,如果是让对方摔倒这种言灵,在修改了一定范围内的未来之后斯特兰奇不会注意不到。时间就像树状图,未来的无数可能通向不同的平行宇宙,言灵就像拉链,它能把分叉点往后拉一截,在这一段上只会发生言灵能力者所说的事。但斯特兰奇告诉我的不同,这个小姑娘说话后,所有的分叉仍然存在,但它们的大小却变了,奇异博士避无可避地进入了其中一个可能的未来。”戴安娜说。

        “所以她能增大一种未来的可能性。”芙蕾雅沉吟,“也就是说她能修改概率。这不太像魔法。”

        “我们推测她是个变种人。”戴安娜的食指敲打桌面,“斯特兰奇给X战警送去了信息,仍然在等待他们的回复。”

        “说不定是万磁王伤好了。”芙蕾雅冷哼一声,“恐怕是我给他留的教训还不够深刻,现在又能派出手下和九头蛇合作了。”

        “别去挑战如此大型的魔法。”戴安娜瞪她,“如果你杀了他,现在世界上就没有你了。魔法契约的作用在灵魂而不是**,有些古魔法连所谓的诸神都不能轻言挑战。现在的魔法界退化太多,什么样的咒语强力到能支起一个如此庞大的集体契约?中有一种可能,这个条约的主要支撑力量根本不是魔法,而是基于加入者的力量,灵魂,随便什么。换句话说,加入条约的超英越多,契约就越强。”

        芙蕾雅悚然一惊。“可是当时我没想回转去救他,我认为他完全可以使用能力堵住自己的出血口,但内心深处我也想过假如他死了……什么都没发生在我身上,连警告的惩戒都没有。”

        戴安娜坐直了身体。

        芙蕾雅回忆着,飞快地接了下去。“魔形女潜入会场刺杀美国队长,她同样没有得到惩罚。钢铁侠说是因为她用了枪,但如果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她根本无法靠近史蒂夫。契约退化了,它无法再准确判断成员的念头和举止,现在它可能已经失效,或者力量只足够支撑它通过受害人死没死来划线。”

        “如果真是这样,变种人不可能毫无所觉。”戴安娜说。

        芙蕾雅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想法里。

        “难怪,”她喃喃地说,“我几乎杀了他的老对手,老朋友,他却在快银没追上我之后直截了当地放弃了,事后也没有来找我麻烦。因为他觉得我已经受到了魔法的惩罚,或者说条约失控,他被引到了别的方向。”

        “要脱离这个咒语必须经由X教授的应允,只有他的心灵能力强大到能介入咒语的运行,也只有他能知晓全部参与者的姓名。如果人数在减少,他不可能不知道。”哈尔说。

        “如果有人欺骗了他呢,如果有人能介入咒语的运行呢?”芙蕾雅逼视着他。

        “那是X教授,天空之下谁比他的心灵能力更强?”巴里在边上摇了摇头。

        “你觉得教授被施了夺魂咒?”还是戴安娜接过了话头。

        “恰恰相反。”芙蕾雅说,“如果有人控制了教授,我们现在早都已经倒了大霉。这个人的能力恐怕和X教授势均力敌,只能做到欺骗他,不能完全胜过他。”

        戴安娜点头。“虽然只是个猜想,但对我们来说足够好了。”她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芙蕾雅,“你的直觉一向很准。”

        “小泥鳅的野兽天性。”哈尔煞有其事地说,“打死我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地球会变成辖区内最危险的地方,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芙蕾雅对他亮了爪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有两个新角色上线倒计时啦~!昨天于泽小天使说我越来越晚,我就要早点给你看,哼!

        我贴图试试,PC的大家应该能看到,手机版的不知道怎么贴图QWQ,大小和类型和图差不多,颜色不一样~。身上鳞片翅膀上有羽毛,不过羽毛的类型不是原本大家想的长的那种。这不是人设图,没有找到画手,侵删。

        谢谢当时明月在,shretiez,wllll,love激萌小短文中和流水情渊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