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在线阅读 - 第33章 真的是

第33章 真的是

        “‘我在一朵花中看见上帝’,”布鲁斯说,“过去我曾对此类诗句嗤之以鼻。但这个......”他上前轻轻地碰了碰羽翼的边沿,叹道,“这个,它是神迹,是艺术品。”

        “济慈,”芙蕾雅咂舌,“我以为你会偏爱华兹华斯,至少也是拜伦。”

        “你在讥讽我?”布鲁斯挑眉,“容我提醒你,女士,在你面前的这个人虽然退了学,但他曾经也是普林斯顿的一员。”

        早年间当人人都在传颂一些柔情的诗作时,布鲁斯也曾拜读过许多。那时他还很年轻,虽然心事重重,满怀怨愤,却也不乏少年意气。姑娘们都喜欢抒情的文字,喜欢它们的温情脉脉,喜欢它们的缠绵悱恻,甚至在最激愤的诗篇里,书写者都吝于搬弄尖刻的话语,这和布鲁斯的性格大相径庭。为了达成目的,他耐着性子背下几句讨人喜欢的赞美就把书丢在了一边。

        芙蕾雅笑了。“你是布鲁斯·韦恩,你的学位可能比我的鳞片还多。”

        “谢谢你的恭维。”布鲁斯面不改色。

        芙蕾雅落到地上,把翅膀完全伸展开。她展示了战斗时羽毛收紧钢化的样子,就像形状特殊的鳞片。

        “这对翅膀比当时照片上拍下来的更庞大。”布鲁斯说,“我是否可以揣测你现在仍然没有显露出它最原始的样子?”

        “我可以这么做,前提是你迫不及待地想重建蝙蝠洞。”芙蕾雅露出一个假笑,“至于完全体,我只在刚来地球的时候还原过一次,结果差点把航线上的飞机扇得晕头转向。那次半个机舱的乘客都在我潜入云层前看见一头龙远远地滑翔过,虽然后来没有官方机构来查看,但我从此再不敢乱飞了。”

        “没有查看?现代十大未解之谜第八,落基山脉的巨兽。谢谢,芙蕾雅,你又毁掉了一群怪兽学家的毕生追求。”布鲁斯说,“请告诉我你没有去尼斯湖洗过澡。”

        “我没有。”芙蕾雅说,“别这么看我,布鲁斯,我真没有,尼斯湖水怪说不定是真的呢。”

        布鲁斯耸了耸肩。他绕到后方去查看羽翼的构造。

        芙蕾雅打了个哈欠。

        “是什么感觉,”在她身后的人忽然开口道,“飞行。”

        “自由。”芙蕾雅脱口而出,“你想出去飞一圈吗?”

        “在我年轻一些的时候,我会喜欢冒险。”布鲁斯狐疑地转到她面前,措辞谨慎地说,好像在判断她是不是开玩笑,“更何况天上有太多眼睛盯着地球,不出几里你就会惹上麻烦。”

        “我明白,人类接受了两个会飞的外星人,不代表他们能容忍某些类似史前巨兽的家伙在空中横行。”芙蕾雅做了个鬼脸,她的翅膀小幅度地扇动着,穿行在蝙蝠洞里的风和缓了许多。

        “起先人们没有做好接受超人的准备,克拉克失去了他的养父。而现在,无数人等候在大都会的街头,只是为了看超人飞过。”布鲁斯说,“起先人们警惕雷神的降临,而现在,他作为复仇者的一员深受爱戴,孩子们购买以他的武器和形象制作的玩具,在生日宴会上穿戴他的头盔和披风。也许有一天,你也能自由地飞,芙蕾雅,那一天不会太远。”

        “我觉得我可能又长大了点。“芙蕾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几年在地球上吃得很好。”

        布鲁斯盯着她。“一条十几米长的龙和一条几十米长的龙有什么区别。”

        芙蕾雅反驳。“一条小镇大的龙和一条城市那么大的龙有什么区别?达坦星比地球大得太多,尤他拉长老如果在地球上,他起飞时引发的海啸能席卷半条海岸线。当他从天空划过,至高恒星的光辉都会被遮蔽。”

        “我得让阿尔弗雷德不要再这么喂你了。”布鲁斯板着脸说,“我还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试试呀。”金龙甜甜地说,“大熊才是阿尔弗雷德的新宠,我是被爱屋及乌。”

        布鲁斯看了她半晌,笑着摇了摇头。

        “你在地球传说里的同族们真该抱头痛哭。”

        “我告诉过你所有的神都是展示过自己力量的外星人。地球是个平凡又特殊的行星,作为一颗量级太小的星球,它却在达坦图书馆占据一席之地,因为我的祖先曾有几个分支在这里避难,你们的传说描述的恐怕就是那个年代,神魔,巨人和龙的年代。”芙蕾雅说。

        “不可思议的年代。”布鲁斯说,“许多男孩都幻想过成为屠龙勇者,或是龙骑士。恶龙,魔龙,神龙,这些都是魔幻电影和小说里不变的主题。”

        “你呢?”芙蕾雅取笑道,“你也做过这样的梦吗?”

        “我也做过关于龙的梦,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布鲁斯轻轻地说,“它们比航空母舰还要庞大,龙翼的每一次扇动都有一座城池毁减,烈焰的每一次喷吐都燃起铺天盖地的红。没有一支军队能阻挡龙的锋芒,那是言语不能描述的景象,那是天启,是审判日,是诸神黄昏,血液流成海,尸骨积成山。”

        “你的梦可真够黑暗的。”芙蕾雅客观地说,“别的小朋友梦到怪兽工厂,你梦到哥斯拉。”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水流的声响中布鲁斯开口:“更多的出现在我梦里的是蝙蝠,我梦见它们带着我上升。从洞窟里飞到太阳下,醒来我才知道那是个梦。”

        “你一直都可以在太阳下。”芙蕾雅说,“你只是太想走进黑暗了。”

        “太阳?哈。在最开始的几年,我陷入了全然的疯狂。复仇的念头占据了我的脑海,把我绑上了战车。后来我才明白,即使当初我射出了那枚子弹,即使当初我成功地杀死了自己的仇敌,复仇之火也不会让我离开。”布鲁斯说,“它会把我吞噬殆尽,从尘土中诞生恶魔。”

        蝙蝠侠的影子在地上拉成长长一条。芙蕾雅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忍住心底的话语。

        “当我看到你的时候,”她说,“我就明白,你迟早会毁灭自己。你不向往自由,也不向往光明,布鲁斯。在内心深处,在所有的假象之下,你所向往的东西不值得世人哪怕一星半点的奋斗,而是懦夫逃避承受的庇护所——再没有比选择去死更容易的事了,但看看周围,人们还在挣扎求生。”

        “我知道,”布鲁斯说,“我知道。”

        “任何把一座城市扛在身上的人都会如此,”芙蕾雅叹了口气,“也许未来,如果你能允许,联盟会是你的依靠。”

        布鲁斯的眼神变了变。

        “今天闪电没有问出口,但我却想知道:在中心城地铁站,虽然监控干干净净,但犯罪现场的资料显示五名绑匪中有三名死亡,结合供词,正好是强/奸和虐杀了人质的三个。”布鲁斯说。

        “不管你在想什么我都不会否认。”芙蕾雅回答。

        “你杀了他们。”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你可以制服他们,这甚至毫不费力,可你杀了他们,为什么?”

        “制服他们,是的,我可以这么做,但我同样可以选择杀了他们。”芙蕾雅平静地说,“在我出生的地方有一句古语,把它翻成地球的语言大意为,‘能偿还生命的,唯有生命’。”

        布鲁斯紧紧地盯着她。

        “我尊重法律,亦尊重道德,”芙蕾雅继续说道,“但我不会因为道德而停下摧毁邪恶的脚步。如果他们奸/杀人质,他们就死。如果他们把刀刃用作画笔,他们就死。如果他们开枪像听礼花,他们就死。我做不到扫除所有的罪恶,但我也做不到对发生在我面前的无耻暴行冷静容忍。正义之道在每个人心中都不同,而我的被写在骨血里,当邪恶发生在我眼前,它就像心口的一滴毒液,在四肢百骸焚烧,我无法抗拒。”

        她的翅膀边沿落下金色的光点,犹如漫天星子。

        “以血还血,以杀止杀,这是达坦人自始的信念。当我被允许这么做,我就会这么做。”

        “我们只是义警,没有人能同时作为警/察,法/官和执行者。”布鲁斯说,“如果我们一个人担当所有角色,以自己的喜好行事,那和他们有什么区别?而你又以什么标准来衡量罪犯是否应该被处死?”

        “我或许不知道一个抢银行的人该得到怎样的惩罚,但我绝对知道一个要把半座城炸上天的人应该被摘下头颅。”芙蕾雅说,“我知道一个以制造恐惧为乐的黑巫师该死,我知道一个把‘混乱’作为自己秩序的疯子该死,我知道一个引着外星军队在地球横行的天神该死。不幸的是,他们至今仍好好地活着。”

        布鲁斯的下颚绷紧了。

        芙蕾雅轻轻碰了碰他的脸颊。

        “布鲁斯,我知道你认为我比超人更危险。”

        蝙蝠侠的瞳孔紧缩。

        “克拉克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地球是他最后的依靠。托尔犹有朋友与伴侣的束缚,中庭是他的第二个家。而我,在三个人之中,我才是真正的旅人,过客,我横行无忌,唯一的束缚能以意志抗衡,本该责备我的绿灯也表现出了纵容。”

        “在最开始你想建立一个联盟,你想把我们凝聚在一起,未尝不是希望给我套上枷锁,希望能影响我的选择。”

        芙蕾雅恢复了化形,那双巨大的羽翼在光辉中化为虚无,她看起来是如此的人类。

        “你赢了。”

        不,布鲁斯想,我没有。

        “我为联盟约束自己,我尽量克制以杀止杀的行径,但无论如何,联盟的其他人不能以他们笃信的标准来衡量我。”芙蕾雅轻轻地说,“你也不能,布鲁斯。当有人拿着极端危险的武器妨害公众安全,肆意屠杀平民,即使陪审团也不会认为用杀戮制止他们的人有罪。我没有触犯法律,我只是和你不同。”

        布鲁斯的蓝眼睛里风暴氤氲。

        “人们会责备你,恐惧你,排斥你,憎恨你,你会成为比超人,甚至比我们全部更显眼的一个。一旦有人要对付我们,你将首当其冲。”

        “让他们试试。”芙蕾雅轻快地说,“要是会怕,我还不如做条鱼。”

        “那真是好大一条。”黑暗骑士挖苦道。

        作者有话要说:                让你们都倒向老爷,我先吵个架再说,就问你们凶不凶,哼叽!

        爪机不能贴图,其实是身上鳞片,翅膀上是羽翼,但和大家想的羽毛不太一样,明天我用电脑贴图试试。

        谢谢然生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