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在线阅读 - 第18章 懵圈的路人

第18章 懵圈的路人

        似乎刚才的一下重击把他撞懵了,壮汉双眼无神,只是下意识地看着芙蕾雅。

        她松开手,仍由这个沉重的脑袋落回地面上。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在这之前,你曾糟蹋过多少人?”芙蕾雅的脚从他手上移到了喉咙上,“先是玩弄,再是杀死,你们做这一套,却从来没听过那些逝去的亡灵在夜半的哭声吗?”

        壮汉浑身发抖,喉咙里咯咯作响。

        芙蕾雅最后冰冷地看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折断了他的颈骨。

        “你会活着。”她说,“但你将不能再动作,不能再说话,你会用余生来忏悔自己曾犯下的罪行。”

        她丢下这句话,朝外走去。

        十几步之遥,在原本她和克拉克被分开的地方只剩下高个男人仰躺在地上,双眼紧闭,似乎是晕了过去。而小记者不知去向。

        芙蕾雅在附近没发现他的踪迹,未免有些担心。她对克拉克的超能力一无所知,而这些歹徒人人都佩着枪和其他武器,很难说会不会使他受伤。

        但时间不等人,她必须尽快赶到宴会厅内,把剩下的人解救出来。

        如果卢瑟不在,一切都会容易得多了。既要救人,又不能让卢瑟坐实怀疑,对无论哪个超英而言都是不小的挑战。此时此刻,芙蕾雅最初的想法不禁开始动摇——也许这就是卢瑟的计谋,也许真的是卢瑟为了自己的野心配合了这出戏呢?

        她没有再想下去,决意此刻不再深究。

        剧院里的摄像头覆盖范围并不像先前以为的那么广,芙蕾雅放开注意力感知摄像头运行的轻微响动,很快为自己找出了一条安全的线路。她从监控范围的间隙攀着墙壁的纹路爬上了二楼。将近午夜的剧院没有什么人出没,在二楼左手边她看到了通往化妆室的过道,芙蕾雅在心底道了声歉,从走廊边上摆的盆栽里取出几块鹅卵石,抬手快速丢出一枚,砸碎了过道上的摄像头。

        她顺着过道走进化妆室,然后绕过衣帽间,走向观众席。

        卢瑟选取的临时宴会厅原本是用来演出小型剧目的贵宾剧场,座位从二楼斜着往下延展,宛如空中楼阁。从三个角度能清晰地看到一楼中间的空地上演出的一切。芙蕾雅从观众席的角门进入,小心地在宽敞的座位中弯腰前行,她走到最前排,双手撑着墙面,微微露出点脑袋朝下看。在离地面不到十米的距离能不费吹灰之力地看清每个人的脸,芙蕾雅扫视了一遍,又更缓慢地检查一遍,这才确认在蹲着的人中少了一个。

        她没有看见戴安娜。

        联想到刚才那个壮汉邪/淫的眼神,她心底默默祈祷千万别让自己的新朋友遭到什么不测。

        持枪的歹徒分散站在人群四周,有两个却凑在一起。一个男人戴着副墨镜,另一个长着把红胡子。芙蕾雅侧耳倾听,他们正在争论是否要采取下一步行动。高个男人迟迟不回的行径被红胡子解读为要么已经潜逃,要么被外力制服。他们从里面栓上了宴会厅的门,不准备出去自投罗网,而是想尽快把工作做完。墨镜男起初并不同意,但很快被说服了。他对着对讲机最后确认了遍高个歹徒的缺席,随后点了头。红胡子冲其他人做了个手势,自己朝卢瑟走去。他抓住卢瑟的衣领迫使后者站起身,有两个人上来实施搜身,很快,其中一个就从卢瑟的西装口袋里摸出了个方方正正的东西。

        芙蕾雅眯起眼睛,集中精神。那东西的形状像车钥匙,但又有点像储存器,小小的显示屏上不时闪过几行字符。

        红胡子拿到它之后,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绿豆大小,还在不断闪着红光的装置按了上去。

        “这可不妙。”芙蕾雅喃喃自语,将视线转向蹲在一起的布鲁斯和奥利弗。

        他们几乎是前后脚感觉到了异样,各自以不着痕迹的方法向楼上看了一眼。

        芙蕾雅比了个手势。

        她裹紧刚刚从衣帽间顺手拿来的白色斗篷,下一刻就想站起身跳下,但玻璃碎裂的声音打断了她。

        只见一具铅灰色的战甲以极高的速度破窗而入,在进入之后它抬起两条手臂射出耀眼的光炮。紧随其后是一具金红色的铠甲,它胸口发亮,似乎酝酿着什么更有力度的招式。

        一瞬间,场中的数名歹徒就在密集的攻击下倒地。剩下的部分迅速从口袋中掏出一件形状奇特的东西,按下按钮,从上面延展出蓝幽幽的圆形防护盾,挡住了下一波攻击。

        芙蕾雅认不出灰色的战甲,但她在纽约曾见那具金红色的铠甲从头顶飞过。

        “碎心者”,他们叫它,强大而有力的名字。

        斯塔克在炮火的掩护下走进碎心者之中,战甲就像被注入了生命般变得灵动起来,开始在蓝色护盾的间隙爆发攻势。人们惊慌失措地奔逃,有的险些都被匪徒在瞄准钢铁侠时胡乱开火的流弹击中——斯塔克立刻调整了高度,他的胸口发出晃目的白光,巨大的冲击波从那里射出,重重撞上了敌人蓝色的护盾。

        它们只坚持了几秒钟就彻底破碎,暴露出身后已毫无反抗之力的匪徒。

        红胡子男人见势不妙,朝场中丢出了一枚电子炸/弹,随后掏出飞爪迅速攀上二楼逃窜。

        芙蕾雅立刻准备追上去。

        钢铁侠在特制电子炸/弹的冲击中停滞了几秒,但他很快就又行动自如。

        就在这时,异状发生了。

        原本已经被击倒的匪徒开始先后发出奇怪的低吼声,他们胀大的身躯撑裂了衣服,坚硬的毛发不断生长,锋锐的指爪和滴着涎水的犬齿破开皮肉。他们,不,现在已经是它们了,这些半人半野兽的生物从地上爬起,有些死死盯着在半空徘徊的钢铁侠,而更多的都将饥/渴的目光放在了尖叫逃命的人群身上,眼睛里冒着绿光,喉咙里滚动着咆哮声,跃跃欲试。

        “开什么玩笑!”钢铁侠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这玩意是狼人吗?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他一发掌心炮将一只狼人击飞,但这次的攻击没有在对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只是微微灼伤了它的毛发。那只狼人发出被激怒的狂啸声,退后几步就助跑向空中高高跳起,险些够到了钢铁侠的腿。

        他没有性命之忧,却被拖住了。

        铅灰色的战甲速度极快,已经将大部分的普通人都转移到了剧院之外。

        芙蕾雅不再犹豫,她转头就往二楼走廊里追赶,余光瞥到奥利弗正跑到幕布后面的楼梯,而布鲁斯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二楼。特查拉在一片混乱中帮助灰色战甲转移受了轻伤的人,他行动敏捷,可见这位王子也是训练有素。

        芙蕾雅的速度很快,几乎在红胡子男人刚跑进走廊没多久,她就追到了后头。在这个角度,她能很清楚地看到前面的男人异变的全过程,不到十秒钟,一个正常的人类就成了半人半狼的生物。

        她举起右手,就要将一枚鹅卵石射出,忽然,红胡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一声轻轻的“滴答”,旋即是入巨浪般袭来的尖锐音爆。

        芙蕾雅的脑袋嗡的一响,眼前出现了一片玻璃花,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尖锐的疼痛在她头上炸开。

        芙蕾雅将注意力集中在眼睛上,一手按住了耳朵。

        等她终于从眼泪中辨清声波仪的方向,一下子将它砸碎时,红胡子已经绕过了转角。声波对她的耳膜有很大的损伤,芙蕾雅站在原地晃了晃脑袋,等一阵疼痛的晕眩过去,确认自己的听力正在慢慢恢复,这才又跟了上去。

        布鲁斯从一个小小的门里跑出来,像是抄了近路。他关切地看了眼睛通红的芙蕾雅一眼,脚下步子不停。

        “他拿到了东西,不能放他走。”芙蕾雅说,手上又抛出两块石头,击碎了剩下的监控器。

        近了,更近了,芙蕾雅见到了走廊尽头男人的背影,他似乎就要飞快地跑进最后一个房间跳窗逃生。那房间的下面是在夜半仍然车水马龙的大街,倘若真的让他跑进人群中,想要得回东西的难度就更高了。

        芙蕾雅咬咬牙,准备采取非常措施。

        就在这时,从走廊尽头侧面的一个房间里忽然冲出了戴安娜和克拉克。

        芙蕾雅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在一起,只是高声叫道——

        “抓住他!”

        红胡子本想直接横冲直撞出一条生路,却被戴安娜想都不想地一抬腿绊倒。他在地上滚了一圈,转过身来时毛茸茸的手中拿着一把小巧的枪。他按下一个按钮,这把枪迅速重新组装,转瞬间就变成了把蓝盈盈的机枪,似乎还有奇怪的纹路在上面浮动。

        没等他站起身,芙蕾雅进到房间里,守住了窗户这条退路。

        ......

        奥利弗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幅对峙景象,芙蕾雅站在窗边,戴安娜和克拉克在房间里,布鲁斯在靠近门的地方,他们围着中间已经不成人样的红胡子。

        如果说他对这个组合感到惊讶,他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犹豫了一下,站到了布鲁斯边上。

        方正的储存器上跳动的红点频率更高了,红胡子男人看了看这从卢瑟手中拿到的东西,露出狞笑。

        芙蕾雅忽地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往前走了一步。

        那歹徒朝她扣动了扳机,火舌从改造枪支中喷涌而出,储存器红点的跳动停止了,旋即是不祥的“咔哒”——

        所有的事情几乎在同时发生。

        离门最近的布鲁斯瞬间把奥利弗扑到在地,但后者似乎也正准备做同样的动作,结果他们滚成了一团,两只形状不同的飞镖却还能各自以精准的角度飞了出去。

        克拉克出现在红胡子身边,他皱着眉头,把储存器死死按在了双手之中。

        戴安娜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条金色的绳索,原本像是想把芙蕾雅拉到她的身边,结果后者只是踉跄了一下。

        ......

        一片子弹如暴雨般扫过。

        一声巨响闷闷地从小记者掌心响起。

        红胡子歹徒躺倒在地,脖子上扎着一支麻醉镖,手中的枪管被锋利的蝙蝠镖削成了两半。

        克拉克松手,能炸平整个剧场的炸/弹只剩飞灰,从他的掌心撒落。

        戴安娜的金色绳索像灵活的蛇,紧紧地套着芙蕾雅的腰。

        泛着蓝光的子弹从芙蕾雅身上不停地掉落在大理石铺就的地板上,发出细微,此时却震耳欲聋的响动。

        叮,叮,叮。

        布鲁斯和奥利弗松开彼此,站起身。

        一时片刻,所有人都没有吱声。

        “所以,我们要谈谈这个吗?”

        可能过了一辈子那么长,芙蕾雅木然地说。

        最后几颗撞扁的子弹从她的脖子上掉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hhhhhhhh大型集体掉马现场

        谢谢残鸩,帆远木疏,hanqian_93小天使的地雷,比心心!

        谢谢阿茶和流云的手榴弹,比心心!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