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在线阅读 - 第8章 战斗的路人【捉虫】

第8章 战斗的路人【捉虫】

        他们极有效率地制服了所有在仓库里的保镖,在这期间各自不发一言。

        “船上有件东西。”在最后一个保镖倒地后,红头罩忽然说道,“其他的货都是运到哥谭,但有一样东西的目的地却是大都会。”

        四人同时感到了异常。

        “无论是什么,我们都得找到它。”不知想到了什么,夜翼忧心忡忡地说。

        芙蕾雅站定,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泊船。

        “别飞。”蝙蝠侠说。

        芙蕾雅心里一惊,但她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

        “哥谭不是纽约,也不是大都会。”蝙蝠侠并不在意她的端详,“在哥谭,我们有我们的规矩,你最不想做的事就是打破规矩。”

        红头罩发出了点响动。

        蝙蝠充耳不闻。

        “既然是重要的东西,大都会那边得到消息后一定会派人过来。如果这件东西属于我猜想的那个人,他的手下说不定已经到达了周围。我需要你们留在这里,拦住那些人。”

        芙蕾雅被说服了,她点了点头。“听起来你对此有所了解,那么我会拦住他们。”

        蝙蝠侠的视线扫向夜翼,在得到后者的回应后轻轻颔首。他手里的钩枪朝仓库的窗棂射出,瞬间就从那里消失不见了。

        “还是那副样子,规矩,狗屁的规矩。”红头罩在他走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怎么能,在发生了所有事之后,他怎么还能......”

        “小翅膀。”夜翼按住了他的肩膀,“不是现在,求你了。”

        从面具下传来深深的吸气声。

        芙蕾雅倒退了几步,从仓库的一角率先离开。

        这是一个太过私人的时刻,显然在三个临时队友之间存在着某种深刻的联系,而她从来无意探究任何人的秘密。

        今夜,她只想阻止家破人亡的起源流入一个无辜的城市之中。

        几分钟后,她等到了自己的临时伙伴。他们三人一起潜行到港口的集装箱摆放地,静静地等待。

        芙蕾雅从没像这样集中过注意力,所以当脚步声一响起,她的耳朵立刻捕捉到了方位。

        “三点钟,大概二十多个。”她压低声音说。

        夜翼和红头罩冲她做了个跟来的手势。

        他们在集装箱中绕道而行,一队全副武装的雇佣兵从面前走过。

        “枪。”芙蕾雅说。

        “看起来像是特制货。”大蓝鸟眯起眼睛看了看,“我担心B——蝙蝠侠。”

        “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别告诉我你的战衣能防特制子弹。”红头罩说,“我希望它们至少已经不是凯夫拉制品了。”

        “凯夫拉早就落伍了,谁还穿凯夫拉。”夜翼反唇相讥。

        “好啦,男孩们。”芙蕾雅叹了口气,“我会解决这个。”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她攀上一个集装箱,高高地跳下。

        听到重物落地声,雇佣兵中的小队长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影闪身到他面前,一只拳头在他面前不断地放大。

        太快了,还来不及反应,这记带着千钧之力的重击就轰上了他的脸颊。空气在他耳边发出尖锐的鞭鸣声,小队长最后意识到的事就是自己的背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

        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芙蕾雅。

        下一秒,子弹倾泻。

        “漂亮!”“别杀人!”两个声音同时在她身后响起。

        “死不了。”芙蕾雅在枪林弹雨中警告地回头瞪了他们一眼,“子弹可不长眼。”

        这些子弹似乎是专门为穿透铠甲而设计的,在高速射出的时候带着剧烈的旋转。速度和旋转的双重加成让子弹即使打在她的身上都能感觉到疼痛,更不用说是打在人类的身上,恐怕即使有所防护也无济于事。

        夜翼和红头罩跳到几个集装箱后,敏捷地避开了流弹。

        在看不见画面后,**相击的声音和短促的惨叫声更加明显。他们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样的信息。

        枪声渐弱时,两个做好心理建设的人从巷子中走出,正好赶上最后一出惨剧。

        这个雇佣兵把弹夹都打空了,他从腰间抽出高速振动着的军刀,准备和面前的超能力者搏斗。

        芙蕾雅看也不看,飞起一脚就把这个穿着重甲的男人从空地这头踹到了那头,对方在集装箱上破开一个大洞,一头栽进去不吭声了。

        “耶稣他妈的基督啊,”红头罩嘴角抽了抽,“拜托请告诉我蝙蝠侠在和这个女人约会。”

        大蓝鸟张望着雇佣兵飞走的方向,打了个寒颤。

        芙蕾雅的视线又转向港口角门。

        “一个小队,十几个人。”她说,耳边听到了别的声音——

        子弹穿透铠甲,钻入身体的声音。

        芙蕾雅停住脚步。

        她犹豫了一下。

        “我们能搞定这个。”夜翼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红头罩的手按上了枪。

        “你们和他们周旋,小心枪,我去看看蝙蝠侠。”芙蕾雅终于点了点头,径直朝海港奔去。

        在佛罗伦萨号的甲板上,蝙蝠侠正在和一个小队搏斗,五六个失去战斗力的人倒在地上低低呻/吟。

        芙蕾雅赶到的时候闻到了血腥味。

        她从甲板上层的洞里跳下,把剩下的几个人击倒。

        蝙蝠侠冲她点了点头。他的脚步沉重,不知是因为战甲本身的重压,还是由于失血。芙蕾雅本想搀他一把,却很快被挥开。

        这片空间只剩下船员和保镖的呼痛声。

        蝙蝠侠一只手揪住一个船员的喉咙,把他冲自己的脸拉近。

        “你们在运送什么?”他咆哮道。

        芙蕾雅无从得知从那面甲中透出的眼神,但她能感觉到船员的颤栗。他在哆嗦,颤抖,挂在蝙蝠侠手中就像风中的一片树叶。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船员凄厉地叫出声,“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

        “一个名字。”蝙蝠侠说,“我需要一个名字。”

        白灼的疼痛从肩膀上被子弹击中的地方蔓延开来,这些人带着特制的枪,他们或许早就料想蝙蝠侠会来。但他仍然紧紧地抓住船员的衣领,挥出重重一拳。伤口被牵动的剧烈疼痛穿透身体,他没有理会,只是凶狠地低吼:“说话,在你还能说话的时候。”

        “有一个......一个盒子!”那船员终于崩溃,“它在底层货仓左数第二个房间里,一队人看管着它。”

        “盒子里是什么?”蝙蝠侠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船员尖叫,“我们只听话办事!”

        他像神经错乱一般地痉挛了起来,蝙蝠侠一个手刀劈晕了他。

        “我可以去把东西拿出来。”芙蕾雅提议,“总得有个人处理这两艘船上的危险品,他们说这里有化学药剂,那就不能简单地沉船了事。”

        蝙蝠侠长久地注视着她,似乎在评估她是否值得信任。

        “如果我想要那东西,我已经得到它了。”芙蕾雅说。

        蝙蝠侠的瞳孔紧缩,他用阴鸷的眼神注视着芙蕾雅。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识非人的力量。

        那天也不是世界第一次接触到外星人,但却是世界第一次为其力量所震慑。

        赤红的射线像勃发的刀锋斩断前方的一切,烈焰弥天而起,高楼轰然塌陷,那一根手指就能碾碎大地的生物在城市里肆意搏杀。蝙蝠侠过去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力量的抗衡中失败,但这一次他明白世上亦有计谋和意志无可阻挡之人,无可阻挡之事。

        他仇恨地嘶喊,愤怒地低咒,但却无能为力。

        天神降临于此,落下惩罚的雷电,他的红披风像徐徐展开的神谕,像烈烈飞舞的战旗。

        而凡人只能仰望。

        蝙蝠侠咬紧牙关,不是此时,不是此刻。雇佣兵正在增援,警方恐怕也得到了风声,他必须弄明白到底是什么进入了他的城市。

        他声音嘶哑,语气坚定。

        “去拿到它。我会解决这两艘船。”

        芙蕾雅颔首。

        她飞快地向下层赶去。

        十几分钟后,驶离港口的诺萨号上炸起了一团巨大的火花,芙蕾雅抱着手里的盒子从受海浪影响而摇晃不止的船舱中冲天而起。不知道蝙蝠侠用了什么方法如此迅速地辗转于两艘货轮之间,也不知道他为何行色匆匆,但他确确实实已经等候在了佛罗伦萨号的甲板上。

        芙蕾雅毫不留恋地把盒子递给了他,正对上他复杂的目光。

        蝙蝠侠的视线从她的面具转向手里的盒子,终于开口道:“警方正在赶来,我了解哥谭的警力,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保管这些武器,或许未来的某天它将落入罪犯的手中。”

        “那就销毁它们。”芙蕾雅不假思索地说,“无论枪械还是炸药,都将毁于水中。我巡视过整艘船,恐怕他们说的化学武器指的就是你手中的盒子,再无其他。”

        “这艘船,“蝙蝠侠接过话头,“它必须在两分钟之内沉没,或许我们用得上一些手段。”

        芙蕾雅今天晚上第一次露出笑容。

        她明白自己得到了一样珍贵的东西,一个人类的认可,一名值得尊敬的战士的信任。无论是暂时还是长久,她都为此感到由衷的喜悦。

        她抓着蝙蝠侠僵硬的手臂,在“我希望你不晕机”的嘟囔声中将他带上了岸,旋即轻松地,几乎是快活地将还有点硬邦邦的蝙蝠和赶来汇合的两只小鸟抛在身后,几步加速跳到了船上。她迅速把所有人员都移到了岸上,旋即奔向港口广场正中。

        在那里矗立着哥谭海港最高的信号塔,芙蕾雅活动了一下,双手稳稳地按上了信号塔的基座。高耸的信号塔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嘎声,但终究无法抗拒这非人的力量,渐渐被连根折断。芙蕾雅把它举在手上,腾空而起。

        像一柄宽剑自上而下地劈落,灌注了巨力的铁塔重重地砸到了佛罗伦萨号的甲板上,整艘货轮便从中部凹陷了进去。

        让人牙酸的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

        “我觉得我近期再也不想约会了。”远远地传来了夜翼的话语。

        芙蕾雅把铁塔剩下的部分举起,又是一击——大船发出最后的悲鸣,从中间轰然断成了两截。

        船体倾覆,海浪翻涌。

        肇事者优雅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在防波堤上落下。

        “你是外星人吗?”夜翼实在没忍住,开口问道,“你知道你和超人看起来多像,是吧?”

        芙蕾雅笑了:“我可不是氪星人。好啦,小伙子们,既然事情解决了,就是时候看看我们的战利品了。”

        她眼巴巴地看向蝙蝠侠抱着的箱子,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化学武器让人排出这么大的阵仗。

        蝙蝠侠敲了敲手里的箱子,用沙哑的嗓音说:“不能在这里打开它。”

        “所以,这是什么?”夜翼问道。

        他们都看着蝙蝠侠手里的盒子,它看起来是铅制的,很沉。

        蝙蝠侠没有说话,但从他的态度而言,他似乎已经弄明白了这是什么。

        “一种武器。”犹豫了片刻,最后他说。

        芙蕾雅在面具下不满地啧舌,但她还是接受了这个说法。“既然毒/品和武器没有流入城市里,而你又说警方无法保证把东西握在手中,那么它就是你们的了。唯有一点,你能保证不使用里面的东西来伤害别人吗?”

        蝙蝠侠看着她,做出承诺。“只在必要之时。”

        芙蕾雅点了点头。

        她愿意相信哥谭的保护者能自己处理这些事,就像她相信每一个其他的人一样。

        警笛的声音已经清晰可闻,这场战斗也宣告尾声。

        他们已经分头走出几步,芙蕾雅走在最后,她踌躇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怎么?”红头罩回头看了一眼。

        “这里的损失怎么办?我还有点余资。”她说。

        “不用管它,”夜翼说,“那些罪犯我们都处理好了,至于港口,用不了几天韦恩集团就会把这里恢复原状。”

        蝙蝠侠高大的身影静静地立在那里,好像也默认了这个说法。

        “这也是你们哥谭的规矩吗?”芙蕾雅满脸问号,她指了指红头罩和夜翼,“你们俩搞废了半个仓库”,又指了指蝙蝠侠,“你炸沉了一艘船”,最后指了指自己,“我拔起了哥谭海港的信号塔,然后我们让韦恩赔钱?”

        “技术上说,是这样的。”红头罩讥讽地说,“这就是哥谭的规矩,蝙蝠闯祸,韦恩赔钱。我们只是附带的。”

        芙蕾雅好像猛然间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韦恩说哥谭不需要蝙蝠侠。

        “哦。”她干巴巴地说,“那我要不要给他送点什么,他喜欢果篮还是感谢信?”

        蝙蝠侠不带感情地瞥了她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以为自己是大款的芙蕾雅碰到了真正的大款

        谢谢袖子染小天使的地雷!比一个超大的心!

        为了大家不再说我短小我今天写得长了一点        _(:з」∠)_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