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在线阅读 - 第34章 晋江独发

第34章 晋江独发

        池影的要求措不及防,一下子猜不到他奇怪的脑回路里到底在想什么,殷沁微怔,又立刻调整回淡定的笑容,重复:“现在?”

        璀璨灯光下,池影遥望他,语气冰凉,但配合他的神情却像带着莫名的委屈。

        “现在也不可以吗。”

        殷沁:“……”

        其他人应该是听不懂“现在也”这三个字的含义,但殷沁听懂了。

        池影想要他的歌,又因为他说过,两人私下不要见面,不要联系,池影这个单细胞才会选择在这种公开场合向他讨要。

        殷沁佛了。说着爽的一句话,居然能让他二度翻车。

        台上台下隔得略远,舞台射灯又刺目到晃眼,殷沁不能完全看清池影的表情。

        他只看到,池影那一抹连眼尾都染上的绯红,让他的眼神乍一看格外脆弱,似乎在害怕他会当众拒绝。

        等等……这一定是错觉!池影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害怕”这种情绪。他一定是被美色迷惑了!

        殷沁认定了这是他的臆想,一时间却又不知该如何回答。正是因为知道池影的确只是单纯地想要他的歌,他才为难。

        金黎三番两次给他下绊,都没让他这么为难。

        池影真是会给他出送命题哦。

        百来个人众目睽睽下,殷沁回答“可以”或是“不可以”都不行。既不能表现得受宠若惊,也不能像在几个人的休息室那种半私密场合里一样,用强硬的态度一再拒绝。

        这也太难演了吧。

        池影完全没有避嫌概念,如果他回答可以,他真的很怕对方下一秒就拿出手机,跟他说“可以微信发给我吗”。这段就算在正片里被掐掉,现场还有那么多人在,就都知道他和池影有私交了。避嫌就要避得彻底,别落人话柄。池影那群粉丝,他一点也不想招惹到。

        而“不可以”……他更是说不出口。别说池影单纯的出发点,和他的表情让人难以拒绝,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让人下不来台。他可以微博不回关,微信不回加,私下跟他说不要产生交集,但公开场合,必须要留余地。这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是做人的基本素养。

        自己的面子和池影的面子,此消彼便长,而他两个都想保全。

        他就不信他苟不了!乾坤挪移使得好,他甚至还能借机给陆定坤助攻!

        “谢谢池老师喜欢我们的歌。”殷沁表情略带惊喜和感恩,指了指自己和陆定坤,加重了“我们”两个字的咬词,“音频文件只有陆定坤手机上有,等录制结束他就传给您。”他转向陆定坤,“对吧,前辈。”

        “啊……对,好。”陆定坤局促地点头,配合着殷沁的谎言,挠着后颈,不太熟练的样子。

        说实话,他不太看得懂殷沁和池影这两个人的关系,更看不懂殷沁在此时向他投来的眼神,似乎含着“加油啊前辈”的意味。

        他还没想明白殷沁这个奇奇怪怪的眼神,就听到池影闷闷地“嗯”了一声,然后见他放下了话筒。

        陆定坤:……?

        点评呢?说好的点评呢?这是他第一次在舞台上跳舞诶!他超想知道别人对他的评价的!

        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点评呢?敢情就是要个歌?要歌您不能私下要?非得当着百来十双眼睛要?您是池神诶,不是追小偶像的小粉丝诶。

        但大家回过神一想,池影这态度,可不就像是个殷沁的小粉丝。人前两天在微博上不是还连续发了六首歌的下载状态,又关注了殷沁吗?现在又现场向人家求没有公开发表过的歌,从粉丝角度看,很正常啊。

        但微博那事儿,不是炒作吗?

        大家正疑惑,又听邵斌拿起话筒道:“陆定坤,等会儿也传我一份。来基地路上,我就在小池手机里听到你们的歌了。特别喜欢。”

        ……卧槽,下载六首歌那事儿,真不是炒作啊!

        所有人都愣了。殷沁牛逼了啊,以前是池影的舔狗,再出山就成了池影的偶像?这不就是群众喜闻乐见的“曾经你对我爱搭不理,如果我让你高攀不起”?说得文艺一点,那就是“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啊~

        就现在池影和殷沁的身份来说,高攀不起倒不至于,但也足够称得上是逆袭了吧!果然业务能力还是第一位!有点励志!

        赵欢欢已经一回生二回熟,见怪不怪了。她早就猜到,池影真特么是殷沁的小粉丝。不然怎么解释?殷沁三番两次让池影下不来台,现在却还好好地留在舞台上呢,还是池影盖过戳的A等级呢。

        不过她也承认,改头换面之后的殷沁,是真的香。香到她都想发动身边亲朋好友给他投票。

        再吹唱歌就没意思了,单说刚才那首舞蹈吧。虽然没有太多高难度和力量型的动作,舞蹈风格也不是主流的“燃”向,但在带动观众情绪这方面,前面100个练习生没有一个人能比殷沁做得更好,甚至是有过许多舞台经验的宋舒平也比不过他。

        他舞蹈中的一举一动,神情里的一颦一笑,像魔笛似的,牵引着观众情绪。

        这就是所谓的“舞台感染力”,并不是单纯技巧叠加就可以达到的境界。除了经验以外,还需要表演者自身对情感的感知理解有一定天赋。

        在这方面有所顿悟的偶像,去做演员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场临时增加的舞蹈表演环节,因赵欢欢的精彩点评才不至于又偏题到vocal方向去。

        而金黎已经气到唇色发白,借口说身体不太舒服,简简单单点评了一句:“你们的表演给了我意外之喜,期待你们在节目里的后续表现。”

        只是第一场等级初评定的录制,却已经能预料到大半结果。

        录制结束时,已过凌晨一点。

        各个娱乐公司的车来接自家练习生,在基地里进进出出,路灯车灯交织着鼎沸人声,寂静之夜喧闹如白昼。

        基地附近有家五星级酒店,是隋清家里经营的。隋清早就定好了房间,录制结束就和殷沁一起回酒店休息。

        殷沁原本想留陆定坤一起,但陆定坤坚持要回城北的亲戚家里,说是要好好收拾行李,准备三天后真正进组。

        他态度坚决,殷沁也便不再强留。

        回到酒店房间时已将近凌晨两点。过了睡点,两人毫无睡意,甚至还觉得肚子饿了。

        大半夜的,除了路边烧烤也叫不到其他外卖,有这等的时间还不如拆酒店的泡面垫垫肚子。

        两人刚把泡面压上,殷沁居然接到了杨月明的电话。

        杨月明比周芳华还重视保养,快凌晨两点了还不睡觉,居然给殷沁打电话,也挺稀奇的。

        长辈电话,殷沁第一时间接起:“杨阿姨,您的美容觉不睡啦?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杨月明一听到殷沁的声音就开心得不得了:“你妈前两天出国前嘱咐我多照顾你一些。想着这时候你结束录制也该饿了,阿姨给你炖了松茸鸡汤呀。”

        殷沁有些懵:“可是我现在在录制现场附近的酒店里。”

        “阿姨知道的呀。”杨月明道,“我白天就问过你哥了,他说你晚上不回家,住隋清家酒店。我在家煲好的鸡汤,用保温瓶盛着带过来了。我刚到呢,在1616号房间,心心你快过来喝鸡汤呀~”

        周芳华几天前出国了,陪殷实参加国外朋友儿子的婚礼。赶上殷沁要进组录制,她原本不想去,但还是拗不过人情礼。临走前在杨月明面前提了一嘴,第一场录制结束得晚,怕殷沁饿着。

        杨月明就记在了心上,算着录制结束时间,亲自来给殷沁送宵夜。

        长辈的挂怀让殷沁心里暖暖的。

        天塌下来都不能让杨月明熬夜,今天她却因周芳华的顺口一提,而在凌晨赶来殷沁下榻的酒店。

        眼前这桶绿色的□□香菇炖鸡面,殷沁的确是很嫌弃,再加上长辈好意不能辜负,他只能勉为其难决定背叛隋清这个泡友。

        隋清恨恨地搅拌着两桶香菇鸡面:“去吧你这个叛徒!你也不怕你杨阿姨还坚持不懈地撮合你和池影。”

        微博关注事件后,见殷沁的态度比他还要坚决,隋清总算是正视了殷沁不再喜欢池影这个事实。

        喜欢一个人,就算装作不喜欢,眼神也是藏不住的。从现在的殷沁眼里,隋清只能看到他对事业的执着。他的眼里不仅已经没了池影,甚至对别人老把他和池影扯在一块儿的事挺烦,只是装得云淡风轻罢了。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殷沁无所谓地耸肩:“两块磁铁的同名磁极,靠得再近都是互斥。”他随手套上件外套就出了门。

        隋清朝他的背影比个中指:“咒你遇到池影哦!”

        就是知道遇不到,隋清才这么说的。

        两人出基地的时候,刚好遇上池影上了公司来接他的车,往相反的方向开去。

        池神什么样的人啊,会因为杨月明喊他回来,就乖乖过来吗?

        而殷沁就更放心了。

        对池影,他也看得透透的了,就是个单细胞生物。会因为他说“私下不要见面”,而毫不顾及周围情况,在公开场合找他要歌的单细胞生物。

        既然说开了“私下不要见面”,他也一定会规避一切可能见面的情况。

        池影接到杨月明电话的时候,车开出基地并没多远。

        “小池,你在哪里呀。”杨月明问他,“我来给心心送宵夜,你在附近的话要不要也顺便来吃一点。不方便的话也没事。”

        池影坐在车后座,路边飞掠过的树影在他脸上打出道道阴影,他下意识就想到殷沁在楼道里对他说的话。私下不要见面,也不要再产生交集。

        “……不方便。”去酒店的话会遇到殷沁,所以还是不方便吧。而且的确也不方便,他已经在回家路上了。

        池影挂了电话。

        心像是浸透了水一样,沉重又难受,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搁以前,他也一样会拒绝杨月明。他表面上从不翻脸,实则对杨月明硬撮合他和殷沁的行为很是排斥,私下里,也一直都在尽量避免与殷沁接触。如今的客观条件,应该与以前没有任何不同,他却发现自己在主观上发生了改变。

        他感到殷沁身上好像生出了万丈华光,又耀眼又温暖。吸引他不由自主想看着他,近距离地看着他。仿佛只要看着,身上便有暖意渐渐生出来。

        但这光和热的来源,却明确拒绝他向他靠拢。

        “去酒店。”池影听见自己说。

        明明知道殷沁不想见到他的。一想到这点,身上汇聚的暖意就四散开来。

        录制的剧场里实在太热了,刚一上车池影就脱了风衣外套,让司机小李打起冷空调。他迟迟不能让体温下降,却在这通电话之后遍体生凉。

        “关空调。”池影又穿上了外套。浸透衬衫的汗已经全收回去,风干的衬衫硬巴巴的,硌得人身上难受。

        小李的牙齿咯咯打颤,终于如愿以偿关掉了冷空调。

        池影到杨月明房间时,殷沁还没到,偌大的套房里只有杨月明一人。

        杨月惊讶极了。她一开门,见到面无表情站在门口的池影,还反思了一下,自己电话里语气也没有很强硬啊?

        她是给心心送宵夜的,给池影打电话也就意思一下,让他知道自己没忘记他这个亲儿子,反正池影也肯定不会来的嘛。

        结果?

        “小池,你怎么来了?”杨月明问,“不是不方便吗?”

        “……饿了。”池影干巴巴地挤出一句谎言。

        他很不会说谎,一说谎,眨眼的频率就会极速上升,带着睫毛抖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