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在线阅读 - 第31章 晋江独发

第31章 晋江独发

        下午四点出头,录制正式开始。

        殷沁和陆定坤没有去剧场,而是在留在副楼的化妆间里对表演细节。

        晚上九点多,催场过来副楼里,让两人去剧场后台待机。

        “这么早。”殷沁有些诧异,“不是说预计出场时间要出凌晨吗?”

        “团队经验丰富呗,比原计划快了一个多小时。”催场催促道,“你们早点过去也好,有什么特殊需求,可以跟灯光老师和音响老师事先沟通。”

        今天进组录制的是第一次等级评定,并不是真正进组。录制完后,所有选手各回各家,三天后才是正式进组,进行封闭式训练和全程录制。

        所以,早点结束回家当然再好不过。但……隋清还没到。

        好几个小时过去,原本湿了大半的衬衫已被体温烘干,只留下大片的黑灰污渍。

        这样根本没办法上舞台啊……

        跟着催场去剧场的路上,殷沁给隋清打了电话。

        才响一声,就被隋清接起:“姐妹,我到了我到了,刚要给你打电话。你在哪儿?”

        殷沁松了口气:“我现在去剧场后台待机,等会儿候场室见。”

        隋清也紧张得不得了:“行,那我也过去了。保安大哥刚放我进基地大门。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赶不上!”

        “不急。”殷沁安慰他,“正式上场大概在11点多,早着呢。但你怎么在路上耽搁这么久?”他担心起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没有没有。”隋清道,“就H市这个交通,遇到高峰期,整个环路就是个大型停车场!还有在你家也耽搁了挺久。”隋清无语,“你哥拦着我问了半天话。”

        “他为难你了?”想到殷灿对他进娱乐圈的抗拒态度,殷沁觉得,他哥可能是迁怒隋清了。大概他以为自己铁了心要回娱乐圈,是隋清怂恿的。

        “真是为难死我了。”隋清抱怨,“他问我,你的粉丝是怎么给你应援的。可我真不知道啊,我不是迟到了嘛。就一个问题,翻来覆去变着花样问。唉,我不是急着要给你送衣服嘛。要不是看他帅,我早就翻脸了!”

        “赶上就好。”殷沁笑了笑,知道他哥又犯了嘴硬心软的毛病,“候场后台见。”

        他和陆定坤到剧场后台时,隋清已经等在候场室门口。

        他手上拎着七八个纸袋,看见殷沁,赶紧迎上来,将所有纸袋往他手里一塞:“我看着适合的,都给你拿来了,让张姨全都熨烫了一遍。”

        殷沁冲隋清一弯眼睛:“知道你靠谱。”

        然而靠谱的隋清同学,他不经夸。

        殷沁刚要去换衣室,隋清才看到他左手肘上的伤口。伤口从磨破了的衬衣里露出来,涂了碘酒后,一大片紫褐色触目惊心。

        “你怎么回事?受伤了?热搜上那个视频我也看了,也没见你受伤?居然还这么严重!”隋清拉住殷沁手臂。

        “看着严重而已,小事。”殷沁云淡风轻,“我先去换衣服。”

        隋清懊恼地跺脚:“我带来的衣服都是短袖和中袖,遮不住你那么大一块伤!”殷沁皮肤这么好,他就想让他多露一点,发挥自身优势,所以先的衣服里,没有一件是长袖的。

        殷沁这才想起来,他在电话里的确没跟隋清提过。在出师之路上摔倒受伤后,为了不让粉丝发现,他也一直捂着伤口,以免引起大家情绪上的不适。

        手肘上的伤口是最大的一片,还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小擦伤在小臂上蔓延。医生处理伤口的时候,也顺便用碘酒一起消毒了。现在,他半条左臂上都是碘酒的紫褐色。

        殷沁翻看了所有纸袋里的白衬衫,果然都是中袖和短袖。

        袖子最长的,也只能遮住他手肘上一半的伤。

        “就这件吧。”殷沁从纸袋里挑出这件衬衫,“没事。”

        “必然不行啊!”隋清拦住他,驳回道,“上镜丑是一回事,但你考虑过节目播出以后的舆论吗。现在外面不知道你受伤了,风向都说你好,但你要是把这伤往镜头上一杵,到时候一定会有红眼病说你在这立圣母人设,又故意露出伤口虐粉呢!”隋清跟着后援会的几个能人学了几天控评,思路都变得清晰起来,一件简单的事,他都能从好几个角度考虑。

        殷沁手上动作顿了顿:“……”

        隋清说的是对的。他行得端,做得正。但就怕有人恶意解读带节奏。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他又不是没经历过。

        可是,离他上场的时间所剩不多,找不到合适的衣服也没办法呀。

        隋清拍拍胸脯:“现在不是高峰期,姐妹我就算飙车飙到今年扣光十个本子的分,也要给你找件合适的衣服!”他收拾了一下其他几个纸袋,转身跑起来。

        殷沁只好在后面喊着劝:“路上小心点!赶不上也没办法的!”赶不上,就只能拿这件中袖衬衫凑合一下。

        录制进度比殷沁想的还要快一些,快十一点时,催场就告诉他,前面只剩六组选手,让他和陆定坤做好准备。

        准备当然是早就做好了,灯光和音乐的特殊需求也做了沟通,只是隋清还没有回来。

        唉,这才过去一个半小时,隋清能回得来才奇怪。这点时间,他能开到城东的家里就已经不错了。

        殷沁有些自责。也怪自己做事还不够周全,早些时候就应该让隋清帮忙去周边的商场里购置,而不是让他回城东。现在想起来,也已经晚了,哪儿还有商场营业到这么晚。

        前面还有三组,殷自己都已经放弃了,隋清居然踩着点回来了。

        隋清走进候场室时,胳膊上还挂着一件棉麻质感的白衬衫。

        殷沁差点以为自己看花眼。

        他“腾”地站起来向隋清走去:“秋名山车神?你也太快了!”他接过隋清胳膊上的衬衣,觉得眼生,再仔细看了看,“这不是我的衣服,你从哪儿找的。”

        “我有个朋友……朋友,嗯,家就住在周边,我找他借的呗。”隋清磕磕绊绊道,“你先试试合不合身。”

        隋清这个海王,能量大着呢。殷沁这样想着,也没注意到隋清有些闪烁的言辞。

        时间仓促,他马上去了换衣室,换下了用来凑合的中袖。

        隋清第二次拿来的这件衬衫,面料看起来是棉麻质感,却意外挺括,连一丝褶皱都没有。款式简洁,全身没有任何装饰,但款式简洁并不代表剪裁随便。一上身,就衬得殷沁整个人肩宽腰窄,身姿如竹。

        衬衫原本是修身款,其主人的体型应该要比殷沁更宽厚和结实一些。衣服穿在殷沁身上,就稍微显得有点空。但殷沁平时就喜欢穿得宽松一些,不怎么喜欢特别修身的款式,反而觉得这样刚刚好。

        连审美都完全和殷沁契合。大方向简洁,却在小细节处心思精巧。除了衣襟和袖口的纽扣外,全身没有任何画蛇添足的多余装饰。而每一粒纽扣都是真正的银制品,纯手工,并非流水线的工艺制品。每一粒的形状都略有不同,却又刻了相同的字母——G.C,应该是服装的品牌LOGO。

        殷沁对品牌的字母缩写一向都不敏感,这件衣服也没领标,他就没认出来是什么牌子。

        家里的衣橱每季都会更换各大品牌的新品,可这些都是周芳华操办的,殷沁自己对时装并不感冒,最多只认识品牌。他以前家境差,穿的衣服都是便宜的淘宝货,即使后来比一般人有钱了,也不会一下就改变多年节俭的生活习惯。圈子里的人,大多追求奢侈品和高级定制。而殷沁只有看到logo时,才认得出是哪家的衣服,不像有些人,只看到一个领角,马上就能和某品牌哪一季新品对上号。

        他还挺喜欢这件衣服,换完装出来,特地多问了一句:“这是哪个牌子的,过两天我也去买一件。”就是看起来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

        陆定坤挠了挠鼻根:“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是吧,我也觉得眼熟。”被陆定坤这么一提醒,殷沁仿佛快要想起来了,只差一点就能记起来觉得眼熟的原因。

        隋清别过眼,支支吾吾,吞吞吐吐:“我也不清楚,可……可能是手工定做的。”

        “前面快结束了。”催场的小姑娘慌慌忙忙冲进候场室,冲几人大声道,“最后一组跟我去侧舞台。”

        被催场这么一打岔,殷沁脑海里快要被他抓住的灵感,又瞬间烟消云散。

        但不管怎样,有惊无险,虚惊一场,踩点解决了服装的问题,安全上垒。

        好事才需多磨。

        殷沁特擅长给自己打气,他与陆定坤相视一笑,前后走出候场间。

        水土不服,今晚要并肩炸舞台!

        *

        练习生选秀节目做到第三年,在拍摄、舞美、流程、制作等各个方面都已经非常成熟。

        说是根据练习生的表演节目进行等级初评定,但并不需要等一个节目完完整整地表演完,只需四五十秒,导师们就能对表演中的每一个人进行较客观的评价。

        对于摄制组来说,给一个节目四十到五十秒之间的时间,也很合理。这段时间,肯定能拍到能在正片里使用的精彩镜头。

        除了表演特别特别出彩的节目,遇到摄制组和导师组都没有叫停的情况,才会有完整表演一首歌舞的权利,而其他节目平均分配到的时间,就只有四十几秒。

        有一些实在太水的练习生,甚至都没撑过二十几秒。拍摄的这些人的镜头,可能都不会出现在第一期等级评定的正片里。连他们自己也知道,不过是陪跑。

        剪辑出来的正片里,会有很多热血和逆袭鸡汤,但现实里总是强者愈强,弱者愈弱,马太效应无处不在。

        压缩了大量录制时间,流程进度才会比原先预计快上许多。

        一百位练习生,三十八组表演节目,到最后,也只有宋舒平和谢琮的表演,获得了从头到尾完整表演的权利,自然两人都是A等级。

        第100号练习生表演完,居然才十二点不到。

        接下来就是最后的那组“归来者”的表演,评定完,大家就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有能力拼一拼的,三天后正式上战场,陪跑的,也就放宽心,等着一轮游的同时,就当进组多认识些人。

        今天的进度虽然比预想快,但为了弥补延后的两个小时,也连续不停地录了快八个小时,中间只在十点左右休息过二十分钟。

        只有永动机才不会感到疲惫。

        录制快接近尾声,大部分人已经进入了懈怠状态。很多练习生打着哈欠,拿出手机,开始联系自家经纪人安排车来接人。

        现场的氛围已经散了,散到没有人会把注意力放在最后一组归来者的表演上。

        包括导师席上的几位也是一样。

        赵欢欢戴久了美瞳,眼眶里都泛起了红血丝。邵斌有些昏昏欲睡,眼神都有些迷离。

        金黎可太高兴了。

        下一组是殷沁上场,越是没人关注他,金黎就越开心。

        作为主持,他本有义务在现场气氛低迷之时加把火,把气氛炒热,但他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不是有台本嘛~照本宣科就很够意思了好嘛~

        金黎加快了语速:“终于到了最后一组选手上场了。这两位选手名为‘归来者’,带着对舞台的眷恋和执着、热爱和情怀卷土重来。我个人非常期待他们的表演,那话不多说,直接进入主题。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希望他们能给我带来惊喜。”

        他说完,就直接回了导师席。

        原本这里的流程并不是直接进入主题。虽然归来者的身份,早已被剧透得连筛子都不剩,但还是要先cue一下在场练习生,再cue一下跟殷沁和陆定坤之前都有过合作的在场导师。

        金黎动了点小心思,借着大家状态不佳,把这个在正片里用作吊观众胃口的流程给抹掉了。

        他搞这一下子,还真没人发现。

        副导是最先发现的。没有这个cue各方的环节,正片里会少观众喜闻乐见的桥段。

        他正要打出暂停的手势,让金黎重新来一遍,音响和灯光却已全部就位。

        副导的暂停手势堪堪卡在一半,却听一声惊为天人,如同天籁的高音。

        人未见,声先至,伴着断断续续却藕断丝连的钢琴声。

        “请我迷人还请我艳情透渗,似我盛放还似我缺氧乖张,由我美丽还由我贪恋着迷,怨我百岁无忧还怨我徒有泪流……”

        一开口,便将声调调至极限的高度,字字似控诉,声声似泣血。高音渐渐从云端缱绻划落,最终收拢为一声轻轻的叹息。

        导师席上,昏昏欲睡的邵钧一下就坐直了身体。

        ……我的天爷!哪有人不经过过渡,一上来就直接飙C的!可是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邵斌想了一会儿,哦对!是来的路上,小池在听的那个歌手的声音!

        居然还真不是调音调出来的,是真本事啊!嚣张!这是仗着有本事炫技呢!有病病!可是他太喜欢啦!

        练习生坐席中,低头看手机的人也被声音吸引,全部抬起来头,正视舞台。

        然而,舞台之上空无一人,只有深蓝和暗白色的灯光交替,打造出一片凄怆的氛围。似有两个黑色的人影从左右舞台渐渐走至中心。

        人呢?所有人都伸着脖子,想看得清楚些。

        大家都知道最后一组归来者是殷沁和陆定坤。陆定坤被称作是人间低音炮,高音是他的弱势,那这具有穿透力的高音肯定是殷沁的。

        但……真的唱的是现场,而不是调音调出来的背景音乐吗……实力差距太过巨大,大部分练习生都不愿意想相信这是个事实。

        而且……这首歌不是哭诉渣男的吗?这选曲是玩真的?莫不是别有深意!

        很多人开始偷瞄起坐在导师席上的池影。

        自从开场到现在,这位神仙的端庄坐姿就没有变过,头略低,眼睑也低垂着,甚至让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往舞台上看过一眼!

        而他的发言,也仅限于在另外四位导师意见不统一时,给出ABCF四个选项中的一个。

        这熟悉的清灵声音每天都在他的耳畔和脑中反复,池影抬起眼眸。

        昏暗的舞台上,两个黑色身影在缓缓靠近。池影抬起头,一眼就锁定了自己想要看的人。视线锁定后,就再也没有移开。

        很多人注意到了池影终于变化了的动作。

        哇!这要播出去,又有瓜吃了吧!好些练习生一边激动地搓搓手,一边气这个殷沁怎么这么会来事!

        也有一些人开始敬佩他起来。敢在池影帝的节目里,借着表演骂当事人,也是没谁了!

        池神是冷,但不傻啊!是个人都能猜到这个选曲是影射他,他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今晚这个殷沁是肯定留不下来了。但就算留不下来,控诉渣男也够爽了啊~这与他共沉沦的勇气!牛批!

        伴着四句话的最后一声叹息,伴奏钢琴弹奏出一声极有力的重音,随后,画风突变,混杂着重金属质感的电子音猛然炸裂开来,气势如虹。

        那一声叹息中,连深蓝和暗白交织的灯光都完全熄灭,却在席卷而来的炸裂电子音中,所有灯光全被打亮,舞台中央如同白昼!

        “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

        同时又迸裂出极富力量男低音!

        气势如决堤之水,如燎原之火。

        一发不可收拾!

        ……哈哈哈卧槽!这不是哭诉渣男!这是骂渣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