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在线阅读 - 第16章 六根清净

第16章 六根清净

        AI小美是个有信誉的系统,殷沁倒也没急着查看皮肤奖励。

        作为一个沉浸式演员,殷沁将自己代入成池影,感同身受从感情冷漠症患者的角度,去揣摩池影心理。

        半真半假推测出池影的想法后,又瞬间转换角色,出演从狂热爱恋一厢情愿的付出者,再转变为失望透顶离场者。

        他是个演技炸裂的好演员,但刚才那番表演,即使是他,也有些伤神。

        被原主糟蹋了一年多的身体还很虚弱,经不起大起大落的情绪。殷沁一放松下来才感觉到大脑缺氧,连腿都在发抖。

        他赶紧上床躺着休息。

        隋清进来的时候,正看见他将自己裹成一个蚕蛹,只露出半个脑袋。

        乌黑的头发湿漉漉地软在枕头上,显得露出来的半张脸更加苍白。

        “头发吹干再睡啊!”隋清要去拉他起来。

        殷沁没睁眼,无力地摇头:“累,不想动。”

        “你和池影没解释清楚吗?”隋清看殷沁这个样子,以为他又在为池影难过。

        “不需要解释,他误会了挺好。”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楼下估计要到挺晚。我房间右手边那间是客房,我已经让张姨收拾了,你今晚先睡我家。”他又闭上眼睛,“我累了,先休息会儿。”

        隋清欲言又止,叹了口气,走出房间。

        呜呜呜呜心心太可怜了,明明还深爱着池影,却忍着伤痛删掉了告白微博,又要在所有人面前装出一幅已经放下过去不在乎模样。

        太惨了!太心疼他了!他太坚强了!我要成为他永远的坚实后盾!

        殷沁要是知道隋清的想法,估计会想打爆他狗头,检查一下里面的脑回路。

        殷沁躺了一刻钟,才从缺氧状态中出来。他缓缓坐起来,去浴室吹头发。

        镜子里,他肩胛骨上那一片斑痕已经消失,但眉骨上的伤疤却没有任何变化。

        “是这样的,亲亲~”AI小美一直没有下线,就等着他缓过来,“您眉骨上那一道太显眼了,如果突然消失,是会引起别人怀疑的,所以这边建议您先找好解释的理由呢。”

        “你们还挺贴心。我明天就去做个激光除疤。”离进组的时间差不多一个月,除疤手术的恢复期也正好差不多,对外也能圆过来。

        “对您这样可以为我们带来营收的王牌选手,AI小美当然要服务周到鸭~”

        殷沁又从镜子里看见了自己头顶的K线图。

        真的是,暴涨。

        一个晚上的时间,从110个JJ币涨到了1500个JJ币,朱红色的长阳红柱几乎要顶天,看得人心情愉悦。他突然就get到了买股文读者的嗨点——买对了真的爽!

        “为了恭喜您成为第一个通过让主角情绪动摇从而使股价上涨的股票男,AI小美这边特别为您开放查看股价分时图的权限哦~”

        “……池影情绪波动了?”

        “诶嘿嘿~虽然您表面看不出,但是他感情波动所产生的‘熵’值……唉呀,反正就是情绪波动很大就对了鸭!”

        殷沁一愣:“我靠,不会被我猜对了吧。他不喜欢我,却又不反抗的原因……真的只是想找刺激?!”

        AI小美没有回答,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选择性无视。

        “……真特么有病。”殷沁低骂了一句。

        “他是有病~感情冷漠症~”AI小美说,“所以需要您用笑容照耀他!用关怀拥抱他!用爱意浇灌他!”

        这不就是原主做的事吗,殷沁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下一阶段的奖励是什么。”股价到了1500个JJ币,已经是郑文钧的两倍还多,他一时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股价在短时间内狂掉。

        那么就该操心是否能涨过前一位拿到第三阶段奖励。

        但殷沁现在对于第三阶段的奖励很佛。最需要的声音和皮肤奖励都已到手,限制他在娱乐圈发展的障碍都已消失,所以剩下的两项奖励好像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为了调动您的积极性,接下来我们将对奖励方案进行优化~”AI小美诶嘿嘿地笑起来,“您的股价每涨10%,我们都会送出奖励。奖励包含但不限于体力、气色、身材等,只有您想不到,没有我们准备不了的。”

        “靠,你是不是能看到我在想什么!”

        “没有鸭!”AI小美否认,“像亲亲这样一位能够为我们创收的ACE选手,我只想为您申请更多的奖励,让您看到我们的诚意!那我就先下线为您准备去啦!”

        AI小美叮咚一声下线。

        跑得比兔子还快。

        殷沁现在的股价是1500个JJ币,而上一位股票男卓森的股价是2000个JJ币。超过卓森,需要4个涨停,可以兑换4份奖励。而按照原先的奖励机制,就只有一份第三阶段的奖励。

        这么一算,殷沁觉得他又可以了!

        原主这一年抑郁憔悴,镜子里的他快要瘦到只剩下一把骨头。注意力只集中了一小会儿,就陷入了大脑缺氧状态。纵然休养和健身可破,但这也需要至少两年的坚持积累。

        AI小美刚刚说的体力、气色和身材等等,他现下太需要了!

        反正只要继续挑衅池影,刺激池影,让他情绪动荡就可以使股价上涨。他真的可以!

        但殷沁也并没有把所有希望都押在系统奖励上。离进组录制还有不到一个月,这段时间里,他要尽量让自己的气色和形体都变得更好看一些,更适合镜头。

        他为自己制定了复健计划,第二天早晨7点,他斗志昂扬,精神抖擞地来到四楼健身房。

        健身房朝东,夏末早晨的阳光铺满整个房间,带着蓬勃朝气。

        一推门,就看见一个束着低马尾的背影,沐浴在微热的阳光里,从跑步机上走下来。而站在他对面的人正顺势递给他一条毛巾。

        听到开门的声音,两人便一齐转过头,往殷沁这边看来。

        ……是殷灿和池影。

        殷沁头顶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叮咚——”专属客服AI小美24小时随时待命,“唉呀呀,亲亲您真是天赋异禀鸭!居然打断了您哥哥殷灿的本场!!”

        殷沁:dbq打扰了,你们请继续。

        他很识趣地关上门退出去,却被殷灿叫住。

        “殷沁!”殷灿几步跑过来扒住门,又一把把他从门后拽进来,“你不是来锻炼的吗,跑什么跑!”

        殷灿的力气真是大得吓人,殷沁被他拉进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瘦成这样,早就该锻炼了。”殷灿上下打量他,“你自己住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

        殷沁穿着宽大的运动白T和长至膝盖的运动裤,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小腿都没什么肌肉,瘦瘦细细的。

        而相比之下,殷灿穿着的运动T和运动裤都是紧身的,包裹着他蓬勃美好的肌肉,线条流畅起伏,一眼看去就是视觉盛宴。腹肌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了,殷灿的胸肌,肱二、三头肌,挺翘的臀大肌,还有蕴含力量的大小腿肌肉,身上无一处不显示着他迷人的男性荷尔蒙。

        尤其是他的背阔肌……

        殷灿转身去开跑步机,紧身的黑T更得得他后背的沟壑如同刀凿。殷沁的视线就在他宽阔的后背上移游。

        试问,哪个男人不想练成这样的肩背!

        “诶嘿嘿~”AI小美猥琐地笑着,“毕竟殷灿是仅靠人设魅力就稳居股价第一的股票男鸭!”

        殷沁欣赏的心情被一句“股票男鸭”搞得兴致全无。

        他嫌弃道:“你怎么还不下线。”

        “AI小美想要见证您在殷灿主场反客为主的英姿呢!想要为您欢呼!为您鼓掌!”

        殷沁很想翻白眼了:“放过我吧,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复个健。”打心理战也是很伤神的好吗。

        “那真是太遗憾了~”AI小美语气讪讪的,有点小委屈,“那我就先下线啦,亲亲之后记得呼叫我查看您的实时股价~”

        殷沁倒也不是有多想欣赏殷灿的身材,才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

        他是想逃避那道一直盯着他看的视线。

        池影穿着的是殷灿的运动服,宽松款。他今天没戴眼镜。没有镜片的阻挡,他的眼睛看起来就更像是一汪深冬的深潭,冷得刺骨。

        夏末早晨阳光热烈,窗户外飘来混着暖意的茉莉香气,殷沁却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大概一直无视他就会被他一直盯着,殷沁朝池影望去,弯着眼笑得礼貌而生疏,语气轻松自如,仿佛和池影之间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池影,你也在啊。”

        “嗯。”池影淡淡应了声,总算收回了视线。

        “妈和杨阿姨好久没见,昨天散了之后两人又坐下来喝了点酒。喝多了,就干脆住下了。”殷灿招呼道,“你过来,锻炼前先放松。”

        两家人的关系向来都很好,池影很久以前也偶尔会陪杨月明一起在殷家住一两晚。

        殷沁朝他笑着走去:“怎么,哥你要给我当教练啊。”

        “行啊,每天早上6点半来健身房,我带你练。你这身体是得练练了。”殷灿看着笑容大方的殷沁,又看了看池影,“你们两个怎么搞得这么……嗯,生疏。”

        在殷灿看来,殷沁这样的态度,昨天还有可能是在大家面前故作姿态,但今天是在私下里,只有三个人的情况下,殷沁的态度却比昨天还冷些。殷灿越来越觉得,殷沁的脑子可能是被他打坏了。就算他不记得那天的事,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啊。

        这话把殷沁听笑了。

        池影对他生疏是常态,只不过是自己不像以往那般舔狗作派罢了。而且,他放下了,对殷灿而言不应该是好事吗。

        但他表面上仍回答得很淡,唇眼一弯,摸着后脑,冲殷灿笑得腼腆:“有吗?”

        清晨浅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脸上,连脸上细细密密的绒毛都镀上一层金色,看得一清二楚。这个大男孩般的腼腆笑容让殷灿突然心跳加速。

        他只听见心脏在胸腔里咚咚有力地跳动,反应过来的时候,殷沁已经走到他身边,跨上跑步机。

        他又听殷沁道:“哥,我想去做除疤手术,你有熟人吗。”

        殷沁眉骨上那道疤痕,不知多少人劝过他多少次,他就是死活不肯去做激光。

        殷灿下意识就以为他说的是额角上他造成的新伤。

        他蹙了蹙眉:“你那个新伤,医生不是说不会留疤吗?”

        “不是那个。”殷沁将跑步机调到速度6,坡度6,淡淡回答,“眉骨上那道。”

        “……”殷灿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池影蓦然握紧了拳。

        殷沁小幅度挥着手臂,跑了起来,脚步随着跑步机履带的运动越来越快。

        “……刚恢复锻炼,坡度不要调那么高。放松为主,等一下可以再用楼梯机。”殷灿说着,伸出手帮他去按坡度按钮。

        池影盯着那个吃力的背影足足有十几秒,突然道:“我不欠你了吗。”

        跑步机运作发出的刷刷声,鞋底和履带的摩擦声,按钮按下的滴滴声交杂在一起,殷沁没有听到池影问他。

        所以池影突然出现在跑步机另一侧时,殷沁吓了一跳。脚下一滑,差点没摔倒。

        他一把抓住两侧扶手才稳住。

        “你要去做除疤。”池影盯着他眉骨上那道五公分长的浅白色凸起,从眉毛中段一直延伸到眼尾。

        “嗯,对。”殷沁喘息答道。这具身体太弱了,才刚做热身,就觉得虚。

        池影又问:“那我不欠你了吗。”他的睫毛抖得极厉害。

        殷沁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池影的意思,他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虚汗,弯着眼睛笑:“我随口说的,你也当真?你不欠我的。从来就没欠过我。”

        池影点点头,缓缓松开紧攥的拳,走出健身房。

        殷沁一直以为池影没有心,所以昨晚他根本就没想到,那天在影画的办公室里,池影没有反抗原主,其实是出于其他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