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在线阅读 - 第13章 三心二意

第13章 三心二意

        看到胸肌男头上升起的K线图,殷沁就知道他是谁了。

        卓森,殷灿的娱乐圈大佬朋友,经营的森艺娱乐是国内艺人经纪公司巨头。

        这两人都是霸总人设,但又有很大区别。

        殷灿走的是嘴硬心软的正经霸总路线,在耽美文里是王道人设,而卓森的花花公子人设就是邪道了。

        但看来“渣男抛弃三千后宫,只为一人从良”的邪道也有大把人吃,虽比不上殷灿,卓森的股价也稳居第二。

        殷沁不由得叹息,原主就吃亏在人设不够攻,他的深情还真是很廉价。

        卓森笑的时候右边唇角比左边稍抬高一些,带着一个单边的梨涡,再加上下巴留着一圈短须,所以笑容看起来带着“邪魅”的味道。

        见殷沁看他,卓森自然走上前,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他:“殷灿经常在我们面前夸他弟弟是当大明星的料,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殷沁接过名片:“卓总您好。”

        殷灿夸谁都不会夸他的,谢谢。

        知道原书中的卓森是个只撩不负责的渣男,殷沁对他的好感度直接负数起,笑得也很敷衍。

        卓森察觉到了殷沁眼里的生疏和戒备,也不在意。他用两指夹出了含在唇间的烟,居然是根棒棒糖。

        殷沁:……

        这是霸总人设?这特么是沙雕人设吧!

        卓森又邪魅地挑了挑唇角,直奔主题:“说实话,我今天是为你来的。我看了你的视频,也从一些渠道打听到你在和《向阳而生》的节目组接触。如果你想复出,可以签到我的公司。要是你还是想通过这个节目扭转你的口碑,我也可以帮忙操作。你知道,像我们这种规模的公司还有内定出道的名额。只要你来森艺,我一定把这个名额给你。”

        卓森带来的消息,对殷沁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但殷沁知晓卓森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对卓森的动机表示怀疑。在娱乐圈混了那么久,他还不知道潜规则的那些事吗。

        他退后一步,跟卓森拉开距离,笑得礼貌:“感谢卓总厚爱,您太看得起我了。”

        卓森热切的眼神注视着殷沁,上前一步,语气柔情似水:“心心,你是个很有潜力的人,我的眼光向来不会错。”

        “……”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叫做“心心”,殷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又往后退了几步,却发现后背已经靠到了墙上。

        殷沁表情尴尬:“卓总,我叫殷沁。”

        “我知道。”卓森几步上前,单手撑在殷沁耳旁。

        他的胸肌太有存在感,让殷沁不由得视线下移。

        哇~这个胸肌~

        再往前一步,就能抵上殷沁的胸膛。

        “可是我是你的粉丝,”卓森挑着右边唇角,笑得邪气,“也是你的爱慕者,不能叫你心心吗?”

        殷沁:!!

        这个卓森,连朋友的弟弟都敢撩!不怕以后出事吗?!

        卓森的态度让他感到有被冒犯,但卓森毕竟是娱乐圈大佬,也是殷灿的朋友,殷沁也不会当面给他难堪。

        他刚想不着痕迹地从另一边移开,卓森就被人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殷沁没想到,来帮他的人居然是池影。记忆里,池影似乎从未在私下里主动找过他。好吧,公开场合也没有。

        卓森好事被搅,眉心一蹙,转头看到是池影,又换上了他标致性的笑容:“原来是池影帝,新片上线第四天就快破了10亿票房,恭喜啊。”

        池影垂着眼,没有理会卓森。

        卓森笑道:“对了,关于我最近买的那个本子,听说影画之前也在和版权方沟通?真是不好意思,让森艺给拿下了,不过我们还是有机会合作的。”他斜着眼,有些挑衅,“这部片子的男二很适合你啊,池影帝,有空我们聊聊?”

        池影多少年前就连平番都不演了,更何况是男二。

        卓森的话,让殷沁听得都觉得有些刺耳。

        在原书里,卓森X池影这条线,作者安排的是死对头模式,他俩见面时针锋相对的互动,也经常会让底下读者嗷嗷直叫。

        池影是有感情冷漠症的啊,就是要挑衅他,刺激他,让他生气,让他恼怒,才能治好他的病啊~

        面对卓森的挑衅,池影只是冰冰凉凉地道了句:“息影了。”

        卓森只觉得一拳头打在冰块上,还把自己冻伤了,他没意思地笑笑,转向了自己的新目标:“心心,想通了联系我啊,森艺随时欢迎你加入。”

        他给了殷沁一个电眼wink,就转身走下了楼梯。

        殷沁觉得自己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就这样的还有2000个JJ币呢!这届读者什么审美!他是不是也要学习一下什么死对头模式,挑衅池影,刺激池影,让他愤怒到爆炸,搅起一池乱影啊!

        殷沁“啧”了一声,随手将卓森的名片放进裤兜,怀里却被池影塞了个什么东西。

        他低头一看,是一个红色心型礼盒。

        殷沁:……?

        “我妈回国的伴手礼。”池影道,“不是我的,不要误会。”

        “哦哦哦,我等下去谢谢她。”殷沁接过礼盒,朝池影笑嘻嘻,“我知道不是你的,你也不要误会我会误会。”嘻嘻,原话奉还。

        池影:“……”

        “还有什么事吗?”殷沁弯着唇眼,笑得大方。

        也不知道池影有没有看到微博上他删除了告白的热搜,好想知道他当时的反应!不过感情冷漠症嘛,对这些也一定不会有什么感觉。

        池影还是笔直地站着,也没回话。

        看来是没什么事了,殷沁掂了掂礼盒,准备先放回房间再下楼。

        他刚转身,池影说话了。

        “你要进森艺。”

        “……再说吧。”

        他不会进森艺,一是他太不喜欢卓森了,二是和隋清单干挺好的。但现在,他有一点想尝试一下,挑衅池影到底会不会让自己的股价上涨。

        于是他接着道:“不过卓森开的条件倒的确挺让我心动的。”他朝池影歪了歪脑袋,意有所指地笑,“说是会给我一个你们节目的出道名额呢。”

        池影冰封似的脸上好像显露出一丝困惑的表情:“你不是不想复出吗。”

        “那我又能怎么说呢?”殷沁道,“当面被郑文钧贬低到那种地步,又是动机不纯,又是实力太弱。怎么,你还想再嘲讽我一次?你是不是也还觉得我想参加这个节目是为了追你?”他冷哼一声,“我以前是喜欢你,但现在想通了,我在条狗身上付出感情也比你强。”

        “你能想通最好。”池影垂着眼,看不透他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神。

        殷沁:“……”这人真的冷心冷肺到没救。

        面对这样的池影,殷沁觉得有些无力,似乎无论说什么都不能让对方有任何一丝情绪波动。

        算了,他放弃了。反正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他转身向前走了几步,打开房间门。

        又听池影在身后冷冷地问:“制片方没有联系你吗。”

        池影的问题激到了殷沁,他的声音有些控制不住地提高:“他们联系我干嘛,不是您这位出品方老大否决了我的资格吗。”

        他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呯”的一声,带着隐隐的怒意,声音有些大。

        殷沁靠在门上才发现自己气到微微发抖,拳头紧攥到指甲刻进了手心里。

        池影得了感情冷漠症,他又没有。那天在影画大楼,郑文钧句句针对,毫不留情,他脸上从容淡然,心里也是窝着火的。只不过很多事不能任性,必须要用成年人的态度去面对。

        殷沁处事向来是以最乐观的态度做最坏的准备,对人对事也会尽量美化,不以恶意揣测他人。但刚刚池影的那些话,像是挑衅,又像是居高临下的藐视,让殷沁想起了上一次被当面贬低的屈辱,对池影无论如何都美化不起来。

        ……没能让池影有情绪波动,倒是把自己气着了。

        这买卖太不划算。

        殷沁一抬头,见隋清就只穿了一件宽大衬衫,晃着两条光腿,站在自己面前。

        “呃……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刚才说话那么大声,我就想看看是什么情况。”隋清赶紧解释,“心心你不要难过,看开点。他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你喜欢!什么‘你能想通最好’啊,太过分了!”

        “……”殷沁松开了紧攥的拳,情绪渐渐平息下来。

        他打开礼盒,里面是一对镶着蓝宝石的袖口,一看就价格不菲。

        唉,杨月明待他也是真的好。要不是因为杨月明,他在众人面前都懒得跟池影装和谐融洽。

        他取出袖扣,去了衣帽间,把这对袖扣嵌进配饰柜里,又想起来隋清还饿着,还得给他送吃的。

        但他现在并不想下楼,被杨月明抓到,一定又会使劲搓和他和池影。

        要是刚刚没有和池影发生争执,他还能好好演一个乖顺的小辈打打太极,但现在他不能保证自己还能在池影面前赔着笑脸。

        今天也给家里挣过脸面了,楼下的宴会有殷灿顶着,少他也没事,如果被长辈问起,就说是身体不适回房休息好了。

        殷沁给张姨打了电话,让她做碗面送到房间,就决定换衣服洗澡。

        他刚脱下外套准备进浴室,就看见隋清坐床上打电话,抬着削尖的小下巴,语气又冷又傲。

        “昨天这么贬低我们家心心,怎么现在又想请我们参加了?跟我说没用,让池影自己去跟心心说吧!”

        隋清撂下狠话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回事?”殷沁问。

        “是《向阳而生》的制片俞法,说最后还是决定请你参加。”隋清生气地嘟着嘴,“昨天都把你说得这么不堪,他还有脸给我打电话。把我们当什么人啊?招之则来挥之则去?昨天这个仇,得让池影亲自来请你才能报啊。”

        “得了吧,他能来亲自请我?”殷沁轻笑。

        “唉,我也就说说过过嘴瘾,谁让他们昨天这样欺负我们。”隋清道,“你放心,我有分寸的。也就仗着俞法是老娘鱼塘里的一条鱼,我才敢这么说。他那个胆子也不会把我的话传给池影。明天我就会给他回电话,说我们会参加。”

        制片和影画那边应该是进行了一翻激烈的博弈,才得到了这个结果。但不管怎么说,对殷沁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这让他被池影搞坏的心情都变好了很多。

        他点点头,去了浴室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