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在线阅读 - 第7章 七言纷杂

第7章 七言纷杂

        在隋清与《向阳而生》制作方联系的两天后,制片约两人在公司面谈。说是人选虽然还没有找齐,但想和殷沁提前签定人合约。

        制作方十分看重这档节目的话题度和爆点。

        粉丝票选送练习生出道的偶像养成模式正在快速走下坡路,一年不如一年。影画传媒今年买下节目版权,也不指着它火,主要目的是想开拓公司艺人业务,与其向来擅长的影视业务齐头并进。

        但制作方还是很有梦想,想要把这档炒了两年冷饭的节目做成爆款,多次开会讨论要在节目流程上推陈出新,在话题炒作上赚爆热度。

        制作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池影以发起人的身份参与录制。

        既然池影冠了一个发起人的帽子,那这节目不做出效果打响点水花可不行。但制作团队却又觉得哪里不够吸引眼球。

        这是国民情人池影息影转幕后一年来首次露面,但作为引爆点,还是差了那么点味道。至于差的是什么味儿,却没人细品出来。

        直到在讨论“归来者”人选的名单里看到“殷沁”这两个字,团队恍然大悟:对!狗血的味道!

        国民情人池影帝与退出娱乐圈的小偶像,两人上一次的交点是两年前那场导师合作舞台。小偶像舍身护影帝,公开表白遭全网群嘲后惨淡离场。一年后,影帝也于事业巅峰退隐幕后。再一年后的今天,重现当年背景,两人再遇的舞台即将发生什么?!后续将如何展开?是浴火而生还是闹剧重演?是仇恨的升级还是情愫的暗涌?!

        制作人、导演、编剧一致认为:冲突共矛盾一色,狗血与八卦齐飞!精彩!

        制作公司与影画传媒在同一幢大楼的不同楼层办公,制片与殷沁约在17楼会议室见面。

        上午10点,隋清在大楼外停好车。

        大楼外立面的商业大屏上,还播放着《双生》的预告片,画面里依旧是池影的绝美镜头。这部片子已经在昨天全国上线,第一天就爆了票房,各大平台预测总票房将破50亿。

        殷沁想,这就是“影帝”头衔的力量,哪怕池影的演技已经因感情冷漠症而满是瑕疵。

        两人进大楼,上了电梯,隋清按下17楼按钮:“姐妹再多说一嘴,这次机会难得,千万别被感情左右冲动做事。就怕你一看见池影,就忘记自己要干嘛。”

        电梯里只有殷沁和隋清。

        殷沁笑起来:“如果我说我不喜欢池影,你信吗?”

        “当然不信啦。”隋清翻了个白眼,“你十几岁就开始追着他,感情这种东西是说不喜欢就能放下的?……等等,你一直戴着的耳钉呢?”隋清这才发现,殷沁的右耳上空荡荡的。

        “冲下水道了。”殷沁道。

        隋清一下没反应过来:“……你受什么刺激了?”

        “没受刺激,就是想开了呗。现在觉得,他身上没有一点值得我喜欢的。”为了让隋清相信,他又补了一句,“人冷冰冰的像块冰雕不说,演技也不好啊。我昨天看了他的新片《双生》,简直是演技翻车现场。”

        隋清从来没有从殷沁口中听到他对池影的吐槽,眼睛都睁得比平时大了两倍。

        他沉浸在震惊中,没有反应过来电梯已经在7层停了下来。

        同样没反应过来的还有殷沁,他还想继续批判那部片子,没听到电梯停下时的提示音。

        等到电梯门完全开了,他才看到门口站着那位被他批判的正主——池影。

        这是殷沁第一次正视池影。

        他今天着一身黑衣白裤,戴着一幅银边眼镜,长发在脑后扎成低马尾,几缕碎发散落肩头。

        作为耽美买股文里的万人迷主角,池影本人的外在就是最完美的艺术作品。一般人撑不住的这娘气发型,在他身上却一点也不女性化,反而恰到好处地中和了过于刚毅铁直的男性气场。

        他的美与女人的美不同,代表着完美男性的美。185cm的身高,肌肉匀称,宽肩窄腰的身材,是行走的衣架,五官立体明艳,如同雕刻。

        美则美矣,表情和眼神却冰冷冷的,如同无底寒潭。美与冷的交织,像是九天神祗。

        殷沁一下就明白了原主的读者支持率不高的原因。

        论外在,主角受池影好像的确要比原主这个股票男更攻气一些。

        池影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面容沉稳庄重的是池影的合伙人郑文钧,另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是助理小朱。

        郑文钧和小朱的表情都很不好看,明显是听到了电梯里的殷沁对池影演技的批评,但池影的表情却没有半分动摇。

        他看着殷沁,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似乎无论发生什么事,他眼里的寒潭都不会掀起一丝涟漪。

        也是,原书里写了,他连被殷沁扯了衣服按在桌上亲都是这个表情,更何况现在只是听到一个批评。

        以前看书时,殷沁就觉得这个主角莫得感情。只适合神挡杀神,佛挡斩佛地搞事业,开展不了感情线,但在和池影本人的对视中,殷沁突然就get到了“感情冷漠症”的点。

        对这种波澜不惊的高岭之花,好想看他神色慌乱,表情羞赧,眼尾泛红,湿漉着眼,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经典镜头啊~

        难怪书里一到霸总人设的殷灿和池影对峙的场合,底下读者就嚎开了:壁咚他!压倒他!征服他!干哭他!艹翻他!

        这种画面的确挺带感的诶~

        隋清先反应过来,咳了一声。

        池影默不作声,先走进电梯,随后,郑文钧和小朱也跟了进来。

        电梯门再次闭合,开始往上升。

        小朱是池影的真爱唯粉,如何能听得有人当众批评池影,这还是在池影面前呢。

        她就有些控制不住愤怒的情绪,朝殷沁冷笑:“你解释一下什么叫演技翻车现场?你谁啊,过于狂妄了吧。”

        池影是明星,是公众人物,无论是出演电影作品还是参加其他活动,一言一行都被大众注视着,沐浴在称赞、爱慕、批评、讽刺等所有评论下。

        大概是这些年好评如潮,顺风顺水惯了,团队的人都听不得批评了。

        小朱的行为无意于是在刻意挑衅,胡搅蛮缠。

        口舌之争是小事,笑着打个圆场就能过去,况且双也没有利益冲突,殷沁就觉得没必要当面与年轻气盛的小姑娘起争执。

        但现在,是在池影和郑文钧面前,誓不做舔狗的殷沁就特别想给原主争口气。

        小朱见殷沁半天没吭气,嘲讽道:“还以为是哪儿来的影评大师呢。”

        “小朱。”池影出声制止,语气却淡淡的,不像是制止的意味。

        殷沁不再退让,他弯弯唇角,背脊挺得笔直:“翻车现场的确是说过了。但跟池影巅峰时期比,这部戏里他的演技退步太多。”他看了池影一眼,道,“所有表演都浮于表象,他眼睛里没戏。”

        池影仍旧低垂着眼,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神里却闪过了什么情绪。

        “眼睛里没戏?”小朱转过头打量眼前这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嗤笑一声,“敢问您是几年戏龄的老戏骨啊?”

        今天的殷沁很有骨气,像个男人!隋清在心里啊啊啊啊叫开了。虽然他也知道殷沁要参加的这档节目是对方家出品的,这时候按理应该退一步海阔天空,但这种当面杠的感觉……太酸爽了吧!他爱了!

        他也学着小朱的样子嗤笑一声:“大明星拍个电影不就是让人评论的。怎么,我评论个冰箱还得自己会制冷?”

        小朱管理粉丝后援会好几年,在与各种对家粉丝恶斗中练就一身牙尖嘴利,她立刻反击:“瞎子就能随便指路了?”

        “噗——”郑文钧没忍住笑了出来。

        隋清的气势一下就弱了。

        靠,你好我好大家好就算了,一旦真杠上绝对不能输!

        殷沁拉住隋清,朝小朱和郑文钧笑:“唉,不就是制个冷嘛,不难。”

        说话间,电梯已经到17楼。

        殷沁抢先出去,卡在电梯口不让电梯门关上,随后又转过身。

        他朝池影看去,眼梢和唇角笑容的弧度未变,眼里却包含着热烈和欲语还休的期待,是暗恋者的眼神。再下一个瞬间,他的笑容弧度还是没有变化,瞳孔却化作了吞噬一切光热的黑洞,目空一切,是上位者的眼神。

        走廊上的风掀起了他的刘海,又落下来。他垂下眼睛,再抬起时,又是初始的温柔笑容:“这就是眼睛里的戏了,挺玄的东西,说不清楚。”

        说完,他离开了电梯口,让里面的人走出来。

        池影没什么反应,迈着长腿首先从电梯里出来。

        小朱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因为她也觉得,这个男孩子有点帅呀,还有点苏?

        郑文钧看见对方刘海下隐约露出的那道五公分的伤痕,走出电梯时笑了笑:“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殷小公子。”他沉稳庄重的面容却笑得意味深长,“你金毛怎么染黑了,差点没认出来。今天来引起池影注意的方式高明了很多嘛。”

        殷沁都想走了,但郑文钧先动手挑衅,就不能怪他不仗义。

        他弯了弯眼睛,笑得无害:“我不喜欢池影了,我退出。郑总,您可以上了。”

        没错!郑文钧也是五股之一,主打温柔陪伴型人设。他给池影做了十年经纪人,一路陪伴他过关斩将,开疆扩土。他即是良师,也是益友,现在更是紧密联系的合作伙伴。

        但是这个人设太温吞,细水长流哪比得上殷灿那种霸总的苏爽感,所以郑文钧的读者支持率也一向不高。

        殷沁看见他头上的K线图走势基本持平,没有大涨也没有大跌,股价也就维持在700—800JJ币之间。

        与殷沁的广而告之不同,郑文钧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表露他对池影的心思。他是喜欢池影,但这种感情更倾向于年长者的关怀,以及一路同行同打天下的友情。

        突然被殷沁揭露他的秘密,郑文钧脸色微微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