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在线阅读 - 第244章 你应该道歉的,是我女朋友。

第244章 你应该道歉的,是我女朋友。

        严朗大概是没有料到,他这番话会被其他人听到,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是周途的女朋友。

        对上他错愕的视线,姜寻微微一笑:“一般称之为,键盘侠或者网络喷子。”

        严朗瞬间便面红耳赤,被她说的恼羞成怒:“谁……谁说我只敢在背后,就算是当着他的面我也能说这些,更何况事实本来就是这样,我又没有说错!”

        旁边的人拉了拉他,小声道:“算了,别说了。”

        严朗也不想和一个女人计较,更何况这件事闹大了,他也抹不开面子。

        他冷哼了声正要离开的时候,姜寻却道:“道歉。”

        “什么?”

        姜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为你刚才说过的话,道歉。”

        严朗脸色难看了几分,声音不自觉的拔高:“我凭什么?”

        “你身为历史学家,不可能不知道,哪怕只是半个字,都必须要得到切实的考证,才能记录在历史之中。可你刚才说过的那些话,全是你自己没有根据的猜测和嫉妒,难道不应该为此道歉吗。”

        “嫉妒”两个字,就像是潜藏在心底里的荆棘,瞬间便刺激到了他敏感的神经。

        严朗从小各方面成绩都很优异,在进了这个行业后,更是成了考古学界最有威望的泰斗,顾成的学生。

        顾成很少收学生,迄今为止包括他在内也就三个,而他是其中年轻的,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无论去到哪个博物馆,或者是参加什么讲座,听到他们讨论的最多的人,就是周途。

        周途年纪明明比他还小几岁,却样样都压过他一头。

        后来严朗辗转听说周途转行去娱乐圈了,他嗤之以鼻的同时也暗自庆幸,终于没有人再和自己争了。

        却没想到时隔三年,会在这里遇见他。

        而且所有的人,眼里都只看得到周途,完全看不见他。

        他又怎么能甘心。

        严朗被戳破了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张口就道:“我嫉妒?一个戏子有什么好嫉妒的,谁不知道,进娱乐圈那种地方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严朗,你在胡说什么!”

        不远处响起了聂教授的声音。

        和他一起走过来的,还有周途。

        周途走到姜寻旁边,冷峻的五官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低声对她道:“外面太阳很晒,进去吧。”

        姜寻坚决的摇头,她必须要听到严朗给周途道歉才行。

        聂教授也看向严朗,皱着眉:“你刚刚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不赶紧道歉!”

        严朗道:“我并不认为,我哪句话说错了。”

        周途抬了抬眼,转身看他,嗓音冷淡:“你不是哪句话说错了,而是用一句话就否定了所有人的努力。”

        严朗脸色变难看了不少,正想要开口反驳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说得有点道理。”

        闻言,严朗连忙回过头,在看清了来人时,不由得有些怔:“老……老师。”

        顾成头发花白,但身体十分的硬朗,看上去严肃又古板:“看见我这么意外吗。”

        “我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老师。”

        “挖出了这么大一个墓,我又在江城,怎么可能不来。”

        凭心来说,严朗其实是有些怕他的,顾成这个人脾气执拗古板又严谨,不苟言笑,跟在他做数据和资料时,容不得一点的纰漏和误差。

        顾成浑身上下不仅写满了生人勿近,就算是熟人靠近感觉也会胆战心惊的。

        但越是这样,别人对他越是又敬又畏。

        所以能做他的学生,严朗还是挺自豪的。

        严朗刚想要再说点儿什么,好挽回刚刚这个局面,顾成就已经看向了周途,不满的皱眉:“跟我进来。”

        顿了顿,目光又扫向姜寻:“带上你女朋友。”

        姜寻被他看了一眼,感觉头皮都在发麻,这人怎么比她爸爸还要可怕。

        她不自觉抓紧了周途的手:“周老师,我们……”

        还是别进去了吧。

        没想到的是,周途却低笑了声:“没事,走吧。”

        等他们走进了不远处的帐篷后,严朗才松了一口气。

        缓了几秒后,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看向聂教授:“老师也认识周途吗。”

        聂教授道:“你跟着顾老学习多长时间了?”

        “十年了。”

        “那你知道周途跟着他学了多久吗。”

        严朗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多……多久?”

        聂教授不紧不慢的开口:“二十年。”

        帐篷里,姜寻看着坐在沙发里,不怒自威的老人,身体一半躲在了周途后面,一边却忍不住探出了个脑袋,倔强道:“刚才您都听到了吧,这件事本来就是严朗的错,既然您是他的老师,就更应该好好教育他,怎么……怎么能欺负受害人。”

        顾成:“……”

        他看向周途:“你没跟她说?”

        周途道:“本来打算过段时间带她去见您的。”

        姜寻:“?”

        周途看着她,黑眸里藏着笑意,唇角微勾:“这是我外公。”

        姜寻:“……”

        呜呜呜,她不活了!

        姜寻小脸涨红,对顾成道:“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您是要骂他来着……”

        那个阵仗看着真的很吓人啊。

        顾成脸色依旧很严肃:“他是该骂,回江城几个月了,一次都没来看过我。”

        周途道:“我来江城的时候您也不在。”

        那段时间顾成确实是去外地了,上个月才回来。

        他咳了声:“算了。你和严朗怎么回事儿?”

        姜寻主动解释:“我听到他在背后说周途的话,让他道歉,才有了后面的事。”

        严朗这个人心气高,顾成也清楚,他思忖了片刻道:“这件事我会去说他,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顿了顿,又才道:“你们什么时候来家里吃饭。”

        周途道:“月底。”

        “来的时候提前跟我说声,别跑空。”顾成起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看姜寻,“你是姜明远的女儿?”

        姜寻一怔:“您认识我爸爸?”

        顾成负手而立:“见过几次。”

        说话间,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慢悠悠的道:“姜明远女儿在他讲座上睡了一节课,已经传遍了。”

        “…………”

        顾成离开后,姜寻眼皮子跳了跳,感觉自己活的有些艰难。

        周途把她拉进怀里,揉着她的脑袋,胸膛轻轻震动,喉咙里溢出低笑:“他逗你的。”

        “呜呜呜,已经传遍了!”

        这个阴影是能留下一辈子的。

        缓了一会儿后,姜寻终于打起了几分精神:“可是……我爸爸是教物理的,你外公是怎么认识他的。”

        周途轻声道:“不管是考古还是文物修复,都会有很多需要现代物理计算的地方,相关的专业经常会请你爸爸参加讲座,偶尔文物修复遇到数据有误差的时候,也会请他过去帮忙。”

        姜寻小声道:“难怪呢。”

        周途松开她:“走吧,回去了。”

        “今天这么早吗?”

        “我在这里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明天拍继续拍摄了。”

        姜寻“啊”了声:“那走吧。”

        刚出了帐篷,一直等在那里的严朗就走了过来,神情难堪又尴尬,嘴唇动了几下,却都没有发出声音,似乎不知道他该怎么开口。

        如果不是聂教授告诉他的话,他怎么都想不到,周途居然会是顾老的外孙,从小便一直跟在顾老身边,学习考古和文物修复相关的知识。

        这样来看的话,周途比他优秀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像周途这样的家庭和对文物修复事业热爱,怎么可能会因为钱进入娱乐圈。

        在知道了这个真相后,严朗觉得自己是又羞又愧,更为了之前抱有的那些想法和说过话而感到无地自容。

        许久,严朗才道:“我之前说的那些话确实是考虑不周,只是我一个人的猜测而已,没有真凭实据,所以……抱歉。”

        周途淡淡道:“你应该道歉的,是我女朋友。”

        姜寻闻言怔了下,脑袋不由得歪了歪。

        严朗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看向姜寻:“抱歉,我为我今天说的所有话,向你们说声对不起。”

        姜寻觉得这人其实也不算太坏,就是嫉妒心一时盖过了理智,更何况他还是周途外公的学生,老爷子的眼光不会差。

        既然已经他都道歉了,也就算了。

        她微微笑了下:“没关系。”

        上车后,姜寻回过头看了看:“我们就这么走了吗。”

        “嗯?”

        “是不是应该给你外公说声啊。”

        周途道:“不用,他正在忙,等杀青后我带你去看他。”

        姜寻点了点头:“好。”

        周途侧身给她系安全带,黑眸凝着她,语调缓缓的:“下次直接叫外公就行,不用加一个‘你’。”

        姜寻眉头不自觉的抬起,对上他的视线,唇角小幅度的翘了翘。

        周途笑意加深:“走了。”

        ……

        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休息,重新开始工作时,大家都充满了精神与活力。

        也不枉费纪明舒花了那么多的功夫,新找的这个外景,比之前的那个还要好看。

        拍摄重新进入了轨道,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很快,便到了杀青那一天。

        姜寻和周途站在一起,手里捧着的是,每次杀青他都会送给她的花,对着镜头开心的比了一个耶。

        杀青宴结束后,纪明舒问周途:“我们明天剧组就回去了,你们呢,一起吗?”

        周途道:“我们晚两天走。”

        “为什么?谈恋爱还分地方?”

        周途侧眸看他,声音不冷不淡:“要去看外公。”

        纪明舒一拍脑门:“哦对对,顾老在江城呢,你是应该去看看他,姜寻也一起去?”

        “嗯。”

        纪明舒瞬间又来了兴趣,开始八卦起来:“打算什么时候公开啊。”

        周途默了几秒才道:“我最近在想一件事。”

        “是不是想要退圈了?重新去做文物修复师?”纪明舒道,“从姜寻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既然她也挺支持你的,那就去呗。”

        周途眉头微蹙:“她什么时候给你打过电话。”

        “月初那会儿吧,就你们去之前外景那边的前一个晚上。”

        周途唇角抿起,没说话。

        纪明舒又道:“反正你当初进娱乐圈也是为了找她,现在找到了,可以去自己的事了。”

        “再说吧。”

        周途话音刚落,姜寻就从洗手间出来:“我好了,我们走吧。”

        纪明舒朝她道:“那就回京都再见了。”

        姜寻朝他挥了挥手:“再见。”

        今晚吃饭的地方离住的酒店不远,姜寻和周途走了回去:“我们明天去看……外公吗。”

        周途唇角勾了下:“嗯。”

        姜寻不由得有些紧张:“那要准备什么礼物吗,空着手去的话,好像不太好。”

        “没事,不用准备,他没有什么喜欢的。”

        过了会儿姜寻又小声道:“我之前一直挺好奇,顾阿姨性格那么好,你怎么和她差那么多,现在终于知道了。”

        周途道:“以前他们没时间照顾我,就把我送到了江城。外公也很忙,只能去哪儿都带着我。”

        姜寻轻轻点头,难怪他会喜欢文物修复这个行业,原来是从小时候就一直开始耳濡目染。

        就在这时候,姜寻忽然感觉前面闪光灯亮了两下,她下意识看了过去。

        而不远处蹲点偷拍的狗仔,发现是他们两个之后,又默默放下了手里的相机,大有一种,你就当我没来过的既视感。

        周途牵起姜寻的手继续往前:“走吧。”

        回到酒店,由于是要去顾老爷子家里去吃午饭,一早就要起来,姜寻也不敢睡太晚,又加上杀青宴的时候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晕,洗完澡出来就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途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这么早就睡了?”

        姜寻:“……”

        她睁开眼,瞪得像是铜铃一样:“睡不着。”

        今晚喝的酒怎么不助眠,反而刺激着神经,越睡越清醒。

        周途俯身,轻轻咬着她的下唇,嗓音低沉暗哑:“那就别睡了。”

        姜寻湿漉漉的眸子看着他,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窗外逐渐传来了雨声,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夜。

        整个房间里,都被温热缠绵的气息所笼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