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在线阅读 - 第208章 她平时,都在看这种东西?

第208章 她平时,都在看这种东西?

        到了酒店房间,姜寻的体力已经透支的差不多了,但坐了一天的高铁,身体虽然疲惫,可不洗澡总感觉不舒服。

        她打开行李箱,一边拿着换洗衣服一边道:“周老师,你不用管我了,快回剧组吧。”

        周途缓声:“好。”

        姜寻进浴室之前,又折回来,踮脚亲在他下巴上,眼睛亮亮的:“加油哦。”

        周途凝着她,黑眸里暗潮翻涌,默了几秒才道:“早点休息。”

        “知道了。”姜寻抱着衣服走向浴室,朝他挥了挥手,“走啦。”

        周途薄唇弯了一下,轻轻点头。

        等她进了浴室后,周途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洗了一个热水澡,被满屋子的氤氲的热气围绕着,姜寻感觉被冻僵了血液仿佛都开始重新流动。

        她吹完头发,打开百叶窗,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无声呼了一口气。

        幸好周途来找她了,不然她今晚可能得睡桥洞。

        还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姜寻重新降下百叶窗,对着镜子抹了一点护肤品,又用手碰了碰鼻梁,还是痛的。

        她把创口贴取了下来,看着上面的伤口,噘了噘嘴。

        下一秒,听到了空瘪的肚子传来了两声细微的响动。

        饿了。

        早知道她刚才就该再坚持一点,从周途手里把那剩下一半的关东煮抢过来。

        姜寻叹着气出了浴室,正打算喝水充饥的时候,突然看到客厅里有一个餐车,她走过去揭开盖子,发现里面全是她喜欢的食物,都还冒着热气,看样子应该是刚送来不久。

        姜寻又转身看了看,没在旁边看到她的行李箱。

        她进了卧室,发现她的东西已经被收拾整齐放在了衣柜里。

        姜寻嘴角止不住的翘起,出了卧室去吃东西,步伐都轻快了许多,还轻轻哼着歌。

        可能是一整天只吃了一个小面包和一半关东煮的原因,姜寻吃着吃着就没忍住,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见盘子里的食物差不多都要被她吃完了。

        姜寻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打了个饱嗝儿,已经能预想到乔晏是怎么骂她了。

        算了,不管了。

        人生在世,及时行乐。

        还有几天才开工呢,还有时间减肥。

        吃完饭,她找了个新的创口贴贴在鼻梁上,才心满意足的趴在了床里,睡不着,又有些无聊。

        她给吱吱发消息,后者正在帮打牌的亲戚带孩子,腾不开时间来和她唠嗑。

        姜寻又找尤闪闪,而尤闪闪早就放飞了自我,去找朋友喝酒去了。

        尤闪闪抽空给她回消息:【你要是无聊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解决。】

        姜寻:【?】

        很快,尤闪闪又给她发了3个g的文件夹过来。

        尤闪闪:【这些够你今晚看了,其他的等我回家再发你。】

        姜寻:“……”

        谁要看这个了!!!

        姜寻想起上次那些大胆露骨的描写,觉得浑身都在发热,刚想点退出,视线又落在了3个g上。

        比上次了一个g,到底是多了什么内容?

        响了一会儿,姜寻轻轻舔着唇,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手指点开了文件。

        这次里面不仅有txt的同人小说,还有许多同人漫画,姜寻随手点了一部,前面看着还挺清新的,人物的外形也和她跟周途挺像的,故事也充斥着粉红色的泡泡。

        可是越往后面看,画风越不对。

        这和之前看小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看小说还需要她自己的联想,而漫画,却把每个真实的场景都呈现出来的。

        让人止不住的口干舌燥,血脉喷张。

        姜寻看的眼皮子抽了抽,连忙把手机放在床头上,关灯钻进被窝里睡了。

        虽然在高铁上一直断断续续在睡,可始终没有睡好,闭上眼睛后,睡意没一会儿便席卷而来。

        房间里,姜寻的呼吸主编变得均匀。

        她没注意到的是,由于手机页面有横条广告视频正在播放,导致屏幕迟迟没有关闭,在幽暗的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

        凌晨三点。

        周途回酒店放假的时候,姜寻睡的正熟,被子只勉强搭住了她的肚子,细长的腿和胳膊全部露在外面。

        周途弯腰,把她手脚都放回了被子里。

        他垂眸看着她,视线落在她贴了创口贴的鼻梁上,伸手碰了碰,姜寻不舒服的皱眉,偏过了脑袋。

        周途见状,低头轻轻吻在她粉嫩的唇上,而后起身进了浴室。

        没过多久,姜寻就感觉自己被一股温热包裹住。

        她下意识的钻进了他怀里,脑袋还在周途胸膛蹭了蹭,乖巧又柔顺。

        周途一只手环住她,刚要睡觉时,听到床头柜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姜寻的手机,电量不足百分之五的提示。

        周途伸手拿过,关闭提示,刚准备给她充电,就看到屏幕上冲击着视觉的图片。

        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错点进了病毒网站。

        周途上下翻了两页,舌尖抵着牙,点了退出。

        往后,是姜寻没有关闭的阅读页面。

        那密密麻麻的文字堆积在一起,每个字他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又好像很陌生。

        周途看了一会儿,抬手捏着鼻骨,滑动着屏幕,将整个页面的后台退了出去,给手机充上电放在一旁,才偏头看着怀里睡的正香的女孩,舔了舔薄唇。

        她平时,都在看这种东西?

        睡梦中的姜寻没有丝毫察觉,手抱住他的腰,把腿也搭了上去。

        周途喉结微微滚动,唇角绷成了一条直线。

        片刻后,他俯身咬在她唇上,却只是浅尝即止,便松开了她,起身再次进了浴室。

        ……

        一觉醒来,姜寻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感觉似乎好久都没睡的这么熟,连周途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都不知道。

        姜寻转过身,见周途还在睡,便放轻了动作,没有打扰他,只是侧着身,就这么静静看着。

        她抬起手,在距离他还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下,隔空描绘着他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

        不得不感慨,周途长得可真好看,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似得。

        思及此,姜寻想起了昨天看到的漫画,连忙摇头,想要将那个画面从脑海里抹去。

        应该说,他比漫画里的,还要好看。

        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姜寻躺着都能听到声音。

        她依稀想起了三年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气,不过比这个更恶劣,还打雷闪电。

        那会儿周途终于回家住了,但却睡沙发。

        姜寻虽然心里嘀咕,但嘴上却没有说什么,不然好像显得她一点儿都不矜持。

        有一天突然吓了暴雨,雷声夹杂着闪电,仿佛要把整个天空劈开。

        她害怕的不行,想也不想的就从房间里跑出来,跳上了沙发。

        周途大概是没料到她这个举动,静了几秒,轻轻抱着她,低声安慰。

        姜寻逐渐没那么怕了,等她回过神来,才意识到他们两人的举动有多亲密。

        一直隐忍不发的暧昧好像就在那一瞬间被点燃了,迅速在空气中燃烧着。

        在又一道闷雷响起时,姜寻试探性的咬住了他的薄唇。

        姜寻记得很清楚,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周途突然停下了,起身出了一趟门。

        她独自躺在沙发里,睡衣散落在地毯上,心脏快的仿佛要跳出胸腔。

        等周途回来,一切都发生的顺理成章……

        打住!

        都想到哪里去了?

        姜寻呼了一口气,一定是受那个漫画的影响。

        才让她想起这些不可描述的事。

        她收回思绪,正准备起床,却对上了一双沉黑的眸子。

        周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姜寻微怔,愣了几秒后,眼睛弯弯给他打招呼:“早上好啊。”

        周途嗓音低哑:“早。”

        “时间应该还早,你再睡会儿吧,我……”

        说着,她微微撑起来了一点,大半个身体越过他,伸手去拿手机,想要看看几点了。

        拿完手机后,姜寻垂下头,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姿势有多怪异。

        她身体悬在周途上方,身上的睡裙贴在背上,薄薄的布料垂下,领口处空了一大截出来。

        姜寻:“……”

        她看了看周途,又看了眼自己,连忙捂住胸口,叫了一声。

        还没等她翻身离开,手腕便被人握住。

        几乎是转瞬见,他们的位置便发生了调转。

        姜寻躺在床上,一只手还挡在胸前,眼睛湿润。

        周途低下头,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姜寻慢慢闭上了眼睛,可预想之中的吻没有落下,只是感觉鼻梁一软。

        几秒后,他退开了一点,嗓音很低:“怎么弄伤的?”

        “就……不小心撞到的,等过两天伤口愈合就好了。”

        “下午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闻言,姜寻挡在胸口的手抬了起来,下意识摸了摸鼻子:“不用了,伤口很小的。”

        周途眉梢抬了抬,视线随着她受伤的鼻梁,不着痕迹的下移。

        姜寻莫名感觉自己有种上当了的感觉,但现在又去挡的话,好像又太刻意了,还很虚伪。

        她试图说话转移注意力:“你今天几点开……”

        一股刺痛感,从锁骨处传来,还带了几分酥麻。

        与此同时,睡裙下摆也被掀开。

        姜寻被他握住的手不自觉攥紧,有些说不出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