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喑爷请上座在线阅读 - 第399章 雨夜来临

第399章 雨夜来临

        第399章雨夜来临

        宫九喑离开京城的当天夜里,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九月底,十月开头,天气温度已经开始在下降,没有仲夏那般令人灼热难耐,可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令人燥热的温度。

        淅沥绵薄的小雨中,溢着泥土灰尘的味道,混杂湿热。

        原本以为这天气最长也不过一天,却不想直至第二日整座城市依旧笼罩在成片的乌云中,雨势越下越大。

        到了晚间,更是伴随着窗外电闪的雷鸣,倾盆而注。

        正训练着的少年们不知为何,陆陆续续就停了手上的训练,不约而同站到了窗前,仰头看着窗外被狂风吹得几乎断腰的大树。

        “这雨可真大啊!”

        苏煜砸了咂嘴。

        文耀卸下手上的拳套,一双眼也是微仰着看窗外雷鸣乍现,眉间凝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忧:“昨天教练说今晚会回来,我看这个天气怕是难了。”

        “是啊,也不知道她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苏煜歪着脑袋看窗外。

        是了,都这个点了,宫九喑还没回来。

        他扭头问:“看一下,现在几点了?”

        “八点多了。”

        “这么晚了啊!”

        苏煜皱起眉,这两天虽然宫九喑不在,但是队员们的训练计划是依旧按照计划表上进行的,今天也没人提醒,却不料一个劲儿埋头苦练到这个点了。

        文耀捏着拳套往旁边一扔,转过身:“好了,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大家都先回去吧,走的时候记得收拾一下现场!”

        et的训练的确是以魔鬼恐怖出名的,但那并不代表他们是不要命的训练,压榨各种时间,在作息上他们一直秉持着自律的原则规律不已。

        窗前,叶如梦瞧着窗外,精致清秀的小脸上布满了密麻的汗水,那是训练后的畅汗淋漓。

        这个时候,窗外雷鸣忽然再次乍响,带着毁天灭地似的气势,让人们下意识灵魂颤了一下。

        “我去,这次还打得挺响,搞得我还抖了一下!”有人甩了甩脑袋又搓了搓胳膊,摇摇头弯身去拿地上的手把。

        只有叶如梦,拧着眉没动,眉间轻皱了一番。

        这个天气,也不知道为何,总让她感觉到了几缕不安。

        经过昨天一天的发酵,网上关于宫九喑的个人事件,原本已经有了几分下降趋势的热度,持续攀升。

        这也是宫九喑想要达到的效果。

        如果想要一件事情在观众心中留下足够重的印象,那就一定要保持忍耐,在他们都几乎认为快要拍板定案耳朵时候,去掀翻它。

        然后在每一次热度有隐隐降下去的趋势时,再把它搅浑翻涌起来。

        要说起来,这还是她在那个无时无刻不想着让她身败名裂的老家伙手中学到的。

        但很明显,这后来的老家伙,明没有刚开始的时候那般阴毒嬗变,以至于多次被她抓到了空子。

        在视频被宫九喑本人挂上微博并附上将女人公开高上法庭的声明书八小时后,君顾本人的官博也紧随着晒出了一条信息。

        里面是无数张截图,有文字,也有画面。

        文字是报道文章,里面的主人公是那个女人的儿子,曾经常出入黑拳市场的记录证明,以及他多次在黑拳市场因下手狠辣打死对手的数场对打记录。

        最底下,还有医院他最初待的那家医院曾在其刚住院时出具的,他本人的身体各项检查病例记录单。

        上面被着重圈出的一项指标显示,当时在他的体内人残留有大量的之人兴奋魔幻药物成分,造成当事人即使在受重伤后大脑依旧处于一个极度兴奋的状态。

        重点是,这一张张记录上,都印着不同的章印,那代表着这些东西的来源可以查证。

        可以看出,这份病历单纸质已经有些泛黄,似乎是考虑到有人会质疑这些证据的真实性,君顾还尤为细心的为大众附赠了相关专家的纸质年限鉴定证明。

        除此之外,还有无数张像素参差不齐的照片画面,里面的主人公也是这所谓的主角。

        无一不是那人活跃在不同擂台之上的模样,但众人都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尽管照片有的模糊一些,但不难看出男孩身上的暴戾。

        每一个被他压在剩下的拳手,都是年纪与之匹敌相当的模样,却满是狼狈与鲜血。

        画面的血腥程度再一次让人们直观的看到了那个曾经肮脏不堪的地方。

        网上热潮翻涌。

        “我的天哪,这女人竟然还有那个脸面去高喊着要别人为她的孩子偿命?她的心是什么做的?”

        “他们真的太过分了!!这下还用说吗?摆明了就是诬陷!什么打死人,那是她儿子自作孽,宫九喑说的没错,他就是该的!”

        “嗑药了还打不过人家不感到丢脸不说,还来问罪,她多大脸啊!”

        “如果我们宫教练没有把他打伤,那沦落到这个下场的不就是我们宫教练了吗?换个位置想想,那个时候黑拳横行,毫无公平可言,宫教练自保有错吗?”

        “我查出来了!这个女的叫邱会兰,她有个瘸腿老公,好像也是打拳把自己的腿打没的,她儿子叫许云强,就那个嗑药的,除此之外这女的还有个女儿,好像患有白血病,从小就住在医院里。”

        没人想到,先前有说要去人肉这个女的信息的网友真的去做了,这番信息出来的时候,在网上炸出了一阵不算大却也不小的水花。

        “啊?她丈夫是瘸腿,儿女都死的死病的病?”

        “根据扒料是这样的没错,你们要相信我门神通广大的网友,绝对没错!”

        “啊~这么看来,忽然觉得这女的也挺可怜的……”

        这么听上去,女人的一生似乎都过的清苦不已,渐渐地,有网友开始不自觉的为她说起话来。

        “确实是有些了,我觉得她或许也是出于一个母亲的角度吧,毕竟守了那么多年,儿子还是离自己而去了,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也正常啊!”

        “她也是一个母亲啊!肩上担子这么重,儿子的死彻底压垮了她吧!还有一个生了重病和瘸腿的丈夫,是个人都会走入极端的!”

        “我也是,莫名就觉得她也很可怜……”

        这些评论一出现,立马就有人炸了,表示不理解怎么会有一群人是非分的如此不清楚。

        人们把自己认为对的三观放上去,希望不要有那么多人圣母心。

        “她是可怜,可是她们母子干的坏事与他们可不可怜无关,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她可怜和她坏有冲突吗我想问?嗯???”

        “我去,还真的有人为她们说话??我不理解都这样了还为她说什么话??真不扎在你们身上你们还真就感觉不到痛是吗?”

        “就是,不能因为坏人身世可怜就要抹掉他做过的那些坏事,许云强又有没有为自己打死那么多拳手而感到心里不安或是愧疚呢?没有,他打死人后拿到丰厚的奖金过得很好,还在不停的以此为赚钱目标,让更多的人成为了他的拳下魂,所以他一点也不可怜!”

        “还有这个邱会兰更可恶,不难看出有人给了她好处让她来报复宫九喑,她竟然因为好处来接着我们大众对她的同情去攻击那样一个身上挂着格斗荣誉的人,这种行为比起她那个已经付出代价的儿子更加可恨!”

        “对,我觉得楼上说的都没错,有些网友还是心太软了,觉得她过得不好就开始为她说话,可是宫九喑被她诬陷的全网谩骂的时候,又有谁站出来为她说过一句话?”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的确没错,可我们也确确实实因为自己所认为的‘事实’蒙蔽了眼睛,被这人利用了!”

        “所以大家以后一定要用一个客观的态度去看待每一件事情,不要因为某一个爆料,某些人的带动就盲目的跟风谩骂抵触,那样只会显得我们很蠢!”

        “叶凉女神当时骂的那些话虽然很糙,但是架不住人家当时说的是事实啊!”

        “就是就是,好多人一听这女的人生悲惨就开始给她洗,我逛了不少评论可给我看岔气了!明明是她做错事情在前,凭什么代价要让别人承担?你们很多人都只顾着关注这件事情,又有几个人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宫教练的名字差点从格斗圈荣誉人物上剔除掉?而那些et的精英们都在这期间多次被圈内各类比赛拒之门外,这些背着冤枉的痛苦谁知道了?”

        “……”

        有的网友长篇大论宣泄着自己的不满,有的小声嗫嚅着这件事情令人猝不及防的反转。

        但毫无疑问,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去发展的。

        圈内对他们的攻击在宫九喑擅自做主的摘除et后小了很多,但落在宫九喑身上的攻击在那时聚集到了极致,那几天整个博客内都是对她这个人的抵触。

        甚至人们恶作剧她的画像的图也流传到了圈外去。

        不过好在经过今天,局势彻底被扭转。

        人们终于清醒过来,也在君顾刻意的安排下,节奏开始被他们掌控。

        见状,江希影松了口气。

        他放了握住鼠标的手,侧头去看坐在一侧的人:

        “我说顾神,你明明知道这些东西在事情刚爆料的时候就放出去效果不一定会比现在差,可你还是放任舆论发酵,让九喑平白挨了那么多的谩骂,你不是一向最护犊子的吗?怎么这次这么优柔寡断了?”

        其实事情爆发的一开始,江希影就被君顾派去查这些事情了。

        毕竟都是多年之前的东西了,他当时查的时候可是费了不少力气,但还是被他找到了。

        而年限的久与是否查到还不是重点,主要是当时查的过程中还碰到了古氏那群家伙。

        这些资料拿到手的过程可谓是曲折离奇,但好在没多久这些资料就被他拿到了君顾的手中。

        那时本来以为君顾毫不犹豫会让他扔出去,灭了网上那群嚣张无脑的家伙,却不料那晚这人捏着一指厚的资料沉默许久,只说了一句不急。

        江希影当时左思右想,到底是有些不明白的。

        他后靠着沙发手肘枕在上面撑起身,拖着屁股坐上去,泛滥的桃花眼总带着多情的痞和肆,总给人一中焉儿坏的富家少感。

        他勾唇笑:“你什么时候做事情这么畏手畏脚了?是怕那小家伙不高兴?”

        这个时候,外面雨势忽然又大了两分。

        坐在侧边单人沙发上的君顾几不可微的蹙起了眉,掩去心下的那几分不适,他抬眼,轻嗤:

        “谁让你叫的小家伙?”

        ?        ?昨天偷懒了,所以今天更新早点上~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