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谪芳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一章 忠勇

第八百零一章 忠勇

        “你们当我乐意进宫来猜这些事?”颜娧眉尾抽了抽,这是哪门子的结论?

        “妳知道得太多了,一定是这样!”颜笙终于为她的招黑寻了个最好的理由,怎么之前都没想到呢?

        “你们现在才发现,我的厄运来自知道太多吗?”颜娧努了努姣好的菱唇,环胸撇头道,“知道把我差点害死的罪魁祸首是谁,你们都没有半点内疚?”

        颜笙与黎莹互看了眼,交换了个神色,同时沉着淡定地回答。

        “没有。”

        “交友不慎啊……”颜娧藕臂轻靠桌沿,扶着发疼的额际,不停地摇头。

        “说什么呢?我们把问题都厘清不是挺好的?”颜笙没管她的郁闷又凑近勾住了不情不愿的藕臂,“能把问题给解决不是挺好的?”

        话说得没错,但是真一次次地落入险境,那滋味一点儿也不好过。

        若非她的心理素质强大,被关入戏秘盒的头几个月,只怕早被关疯了。

        “姊姊是那么容易当的吗?”黎莹着急起身打落桌上的叶子牌,不甘示弱地也凑上前去挽住另一只藕臂,可怜兮兮地瞅着她,哪还有贵为一朝太后的威仪?

        “我们找了妳一辈子,还被卓昭设计陷害了,难道都没一丁点舍不得吗?”颜笙靠在纤瘦的肩膀,画风完全搭不上地撒着娇。

        颜娧抬眼向唯一的男人求援,“皇帝伯伯认识吗?赶紧把这两个人带走,我还得回家照顾孩子。”

        虽然画风出奇诡异,雍德帝也没敢管这仨的恩怨,要笑又不敢笑地问道:“何时喊御医?”

        这群人桥都还没过就拆啊?

        “那还不简单!”

        颜笙轻轻挑挑眉峰,立春头也不回地退出正殿,不到半盏茶便听得李淑妃的侍女在殿外着急地呼救,殿内几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娘娘,您怎么了?您醒醒!”

        “救命啊!娘娘昏倒了!”

        “该我啦!”

        颜笙扬起一抹坏笑,照着方才听到的话语,讽刺般地全部重复一遍。

        两宫的人手全动了起来,危急时刻正是存在感与重要度的大考验,两宫人手同一时间动员,结果李淑妃灰溜溜地让宫里的内监背了回去,晚了几刻钟的结果,连一个御医都分配不到。

        承凤殿里跪了一地的御医也将皇后救醒来,在殿外都能听得皇帝咆哮不止的怒吼,守在殿外想抢个御医的侍女碰了一鼻子灰,只能一路哭回栩生殿。

        路上碰上得到消息,着急赶来探望的德贵妃,无奈地宽慰两句之后,看着紧闭的门扉一声长叹后,自知无能为力地也带着人就回宫了。

        雍德帝立了新皇后之后,对她虽然未曾有变也没有影响,心里多少存着顾忌,那个说会对黎后一生钟情的男人终究变了,也叫她看清不管嘴上有多痴情的男人,到最后终究是浮云一场。

        小黎后有皇帝护着能有什么事儿呢?

        是以回到清辉殿后便早早安置了。

        而她的这番作为也在颜娧的料想之内,芯艾又不负众望地换了装束拿着令牌出宫了,走了一趟海晏堂,将宫内的状况透过小二带给李焕智。

        听完来龙去脉的李焕智,没忍住地将小二擒住喉际,几乎要将颈项折断般的愤怒,怒吼道:“蠢货!谁让她为这种事出宫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后宫这种争宠夺爱的芝麻蒜皮小事怎么会传到宫外来?

        他向来不相信巧合,尤其在这种节骨眼上,怎么可能淑妃倒,皇后跟着倒?

        那小丫头进宫了,更不可能有巧合这种事发生!

        英挺的眉宇一皱直觉不对,他抓着小二的大掌松了下来,猛然想起交换消息之人,不止眼前一人,连忙喝声问道:“回府的人呢?”

        差点没命的小二抚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忍着止不住地咳嗽说道:“那位姑姑说,淑妃娘娘现在还在昏迷之中,所有的太医都被皇上关在了承风殿,让我们赶紧请府医进宫去,刚才小厮已经找了最快的马回府了。”

        李泽直觉背后有股莫名的麻凉直窜脑门,手忙脚乱的整好衣冠,迅速打开支摘窗,瞧准了他楼下的马匹,轻点窗畔屋檐跃上马背,火急火燎地奔驰回府。

        真让母亲此时带人入宫还得了?

        陷阱!宫里设下陷阱等着他们,若是此时入宫正巧落入圈套,这一定是为了让侯府坐不住脚的计谋!

        回来侯府至今,他终于明白当初回来筹谋海晏堂之事,母亲能不遗余力地支持,已经听过太多母亲的不甘心,没有成为先帝皇后的不甘心,女儿没能成为皇后的不甘心,一股脑儿地全涌上心头。

        也是因此,淑妃心里的怨憎没有一日削减过,那种绝望的日子他能懂,受了冰毒之后犹如困兽般留在织云岛的感觉,不正是如此?

        整个家里,唯一认出他身份的人只有长姊,那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怆,牵系着他们两个。

        以往的李焕智配合他的行事,只不过为了获得最大的利益,盼着日后能顶着国舅身份,以外戚身份涉足北雍大小商机,对于母亲牵挂了一辈子爱恨情仇根本就不上心。

        低嫁忠勇侯府之后,与侯爷两人更是貌合神离,忠勇侯也是个利落干脆之人,夫妻不同心,那么尽到该尽的责任之后,也就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顺着娘家势力一步步攀上忠勇侯这个封号,他也是个不忘本的,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让宠妾或是庶出的孩子来影响侯夫人的位置,在府里内眷以她为尊,他能给的体面正是如此。

        以往隔着侯府门墙看着,觉得父母定是恩爱有加,真正步入忠勇侯府才了解根本不是那回事,李焕智会活成纨绔子弟,也是多亏了有侯爷在前头引领。

        几次午夜梦回,他心里着实庆幸的,母亲将他送往织云岛是正确的,至少他没有如同李焕智那般不思进取的成长过程。

        当他发现想要回心里所想要的荣耀与将来,并非想象中的那么令人期盼时,竟然叫他忍不住同情那个被送入深宫中,成为不知能不能顺利达成所愿的棋子。

        长姊在宫中度过了漫长的二十年,眼下必须再忍!

        ------题外话------

        早上好!随玉写著写著,居然也八百章了,谢谢书友们的打赏与爱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