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撩不倒你算我输在线阅读 - 第24章 打听

第24章 打听

        从小镇到山脚的村落其实没多远,只是阿平家住在半山腰,盘山路绕起来,开车至少要半个小时才能到地方。

        阿平将车停到山脚一户农院前面停下。

        林桐桐扭头看了一眼,问:“怎么了?”

        “这儿是五娘家,我找她有点事。”

        刚入山脚的地方住户有些稀疏,除了五娘家的院落,就只有隔着三十来米的地方有一座小院。

        周围是群山,在这样的环境下说话,人和声音都显得渺小。

        林桐桐先下车,在五娘家门前驻足。

        五娘家跟老叔家的房子有些相像,是一栋二层木质小楼,走廊环绕,屋子四角挂着照明的灯泡。

        院子没竖围墙,屋子前面清扫出很宽敞的一片空地,左边立着个竹棚子,棚顶罩着防雨布,右边则是晾晒豆谷的场地。

        阿平上前去叫门,五娘很快从二楼左侧窗口探出脑袋,见到是阿平和林桐桐,忙热络招呼道:“快进来!”

        阿平熟门熟路带着林桐桐推门进屋,正对着门口的是堂屋,一个老太太坐在小板凳上,正低头摘着筐里的野菜。她头发稀疏,可是很长很长,用一根木梳盘在脑后。

        察觉到有人进屋,老太太抬起头,脸色黝黑,一脸褶皱,她眯着眼睛看了看阿平,又看了看林桐桐,最后对着阿平说了一句话。

        林桐桐听不懂,扭头也看向阿平。

        阿平走上前两步,弯身贴着老太太的耳朵声音很大的回答了一句。

        老太太点点头,重又看向林桐桐,脸上露出笑模样,招了招手,对着她说了一句话。

        林桐桐茫然看向阿平。

        阿平伸手往旁边一指,说:“她让你去抓桌上的果子吃。”

        林桐桐的目光随之落到桌子上,看着上面盛放在盘子里的草莓。

        林桐桐问:“这位老奶奶是?”

        “五娘的婆婆。”

        “你们刚才说的是当地的方言么?怎么听着跟你和奶奶平时说的不太一样?”

        阿平低声说:“不是,她说的是苗语。”

        “哦。”林桐桐有些感兴趣:“你还能听懂苗语?”

        阿平微微皱眉,感觉林桐桐的话问得很奇怪:“当然能,虽然语言不一样,但是听的多了,也就能听懂了。”

        “那你平时跟奶奶说的是侗语吗?”

        “不是,奶奶是彝族。”阿平看着她,又说:“村子里住着六个少数民族,说的语言都不一样。”

        “啊。。。。。。”林桐桐看了眼老太太,琢磨着会六种少数民族语言算不算很有语言天赋。

        “你在想什么?”

        林桐桐看向他:“我在想你学普通话的时候应该很难吧?”

        晌午的阳光从阿平身后的窗口照射进来,他的脸匿在温和的光线下,林桐桐看见他眼睛轻轻眨了一下。

        “不难。”阿平说。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五娘很快从二楼下来,笑着说道:“也不知道你们来的这么早,我刚才正忙着压被子呢。”

        阿平迎上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叠的整整齐齐的纸包递过去,说:“这是剩下的钱。”

        五娘也没多说什么,伸手接过来直接揣进了衣服口袋里,扭头对着林桐桐招呼:“桐桐,到这里就跟到自己家一样,不用拘束。”

        林桐桐笑着点头。

        阿平说:“五娘,我要用一下电脑。”

        五娘答应:“去吧。”

        林桐桐还来不及说话,阿平已经转身小跑着上了楼梯。

        五娘亲切的拉着林桐桐一起坐到桌子旁,介绍道:“这是我婆婆,你叫奶奶就行。”

        林桐桐乖巧的扭头喊奶奶。

        奶奶对着她笑笑,继续低头摘野菜。

        五娘把草莓往林桐桐面前推了推:“这是从前面山上刚摘的野草莓,别看个子小,味道特别好,你尝尝。”

        林桐桐随手拿了一颗塞进嘴里,野草莓有点酸,不过味道很浓郁,的确很好吃。

        五娘朝门口看了一眼,问:“你跟肆平这是刚从镇上过来的?这驮的是什么东西啊?”

        林桐桐点头:“哦,我的行李,我要去阿平家住几天。”

        五娘疑问道:“嗯?你老叔也回村子了?”

        林桐桐说:“没有,他去青川了。”

        “什么?”五娘愣了愣,皱眉道:“青川那头又出事了?”

        “说是老爷子生病住院了。”

        五娘叹了口气:“真是,他们家这也就是摊上你老叔了,但凡换个人,谁管他们啊!”

        “五娘,你认识我老叔的前妻?”林桐桐低声问。

        “认识啊,我妹妹就嫁去了青川,跟她们家住一个村子。”

        “她们家条件好么?”

        “好什么呀,老爷子身体一直不好,老太太倒是还硬朗,就是太瘦弱,什么力气活都干不了。她们家现在住的房子还是当初你老叔结婚前帮着盖的呢,她们一家原本住的就是间小窝棚。”

        林桐桐说:“那她怎么还不肯好好跟我老叔过日子?”

        五娘鄙夷道:“心气高呗,跟着你老叔去了两趟城里,算是见过世面了,这人就有点飘了。我跟你说,将来有她后悔的时候,你老叔人多踏实啊,性子又好,过日子就得找这样的。”

        林桐桐赞同的点点头,她抬头看向五娘:“我老叔是挺心善的,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救下阿平。”

        五娘一愣,说:“当年救下肆平的人是你爸,不是你老叔。”

        “哦?”林桐桐笑笑:“是么,那可能是我记错了,我那会儿还小呢。”

        “可不是,你跟阿平年纪相仿,当年才几岁啊。”

        林桐桐身子往桌子边上靠了靠,离五娘近一些,问:“阿平那么小,怎么就自己跑去湖边玩了?也没个大人在身边跟着?”

        五娘说:“他当时是跟着父母去山上采蘑菇,前一天晚上刚下过雨,湖边都是泥地滑溜溜的,这才失足掉进了水里。”

        林桐桐点点头,又问:“阿平命可真大,当时救上来那会儿,人都快不行了吧?”

        她的目光很清淡,带着点微微的好奇,不紧迫,可也不放松。

        她就这样一句一句地问,一步一步地打听,不突兀,循序渐进地把她想知道的都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