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撩不倒你算我输在线阅读 - 第12章 不是个男人

第12章 不是个男人

        听五娘的意思,阿平家里原本生活条件在村里还算富裕,房子园子和山上的田地都是他父母那会儿置办下来的,后来他父母去世了,他就一个人守着奶奶生活。

        五娘感慨:“肆平就是命不好,当初念书那会儿,咱们全县就考出他一个大学生,结果他奶奶病了,家里那点钱全用来治病了。”

        林桐桐问:“那他后来去念大学了吗?”

        五娘摇头:“没念上,当时沈大伯还张罗着要帮肆平筹钱来着,结果这孩子等到他奶奶身体康复之后,谁也没打招呼,自己卷包跑去城里打工了。”

        林桐桐眨眨眼睛:“那奶奶怎么办?”

        五娘说:“奶奶总念叨男孩子就该出去闯一闯,我们这些乡里乡亲的平日里也会多帮衬些。”

        林桐桐说:“原来是这样啊。”

        “可不,也是怪可怜的,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他奶奶身体不好,家里那点地也都荒废了,日子一直过的紧紧巴巴。这房子前两年才翻修过一次,连带着园子和地都是肆平去年回来时重新种出来的,他这次回来也不走了,大伙都知道这孩子仁义,甭管嘴上说的多刻薄,其实心里头还是挺认可他的。”

        林桐桐一愣,问道:“村里人为什么要说他?”

        “还不是周家那个大嘴巴婆子!周家小子去城里务工,过年那会儿回来说是遇上肆平了。当时肆平穿着女人的衣服在台上让人拍照,周家小子回家时就提了一嘴,结果他妈转头就把话给传了出来,村里人都说肆平不是个男人,再加上他小时候那会儿落水后,父母相继去世,这话就越传越难听了。”

        林桐桐一听就明白了,原来阿平在城里的工作是动漫cos,她立刻脑补了一场封建迷信欺压无父无母小可怜的霸凌事件。

        难怪阿平这人看上去那么冷漠,还有点变态!无论谁有过这种遭遇,性格都会变得偏激一些吧。

        林桐桐想,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昨晚上的事她也就不跟阿平计较了。毕竟阿平也不可能知道她会在那个时间去洗澡,而且看情况,他也吓了一跳,不然也不会崴了脚,还砸坏了篱笆。

        两人说着话,奶奶回来了,林桐桐赶忙主动上前搀扶。

        奶奶和五娘两个人说着当地话愉快的聊着天,林桐桐听不懂,就坐在一旁啃青团。

        青团里包着的是红豆馅,香而不腻。

        林桐桐吃着很合胃口,她这些年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在北方,只有去年清明那会儿见网上有卖的,才跟着凑热闹拍了一盒咸蛋黄肉松馅的,当时吃着也没觉得怎么特别好吃,没想到这东西原来在锦阳这里也有。

        想到上网,林桐桐跟奶奶和五娘打了声招呼,拿着剩下的半个青团回屋找手机。

        她这次走的匆忙,为了防止被樊思哲骚扰,她只告诉闺蜜董静自己要出趟远门,两人定好了联系方式是她的微博小号,结果这两天她愣是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林桐桐关闭飞行模式,依然有未接电话和短信,只不是数量明显少了大半,估计樊思哲快要放弃了。

        林桐桐直接把所有未接电话和短信全部删除,刚想打开数据上网,就发现手机居然没有信号。

        难怪樊思哲的电话和信息少了大半,估计是打从进了山里之后,全都没有拨打进来。

        这归乡村还真是落后啊,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连电话都没安。

        林桐桐回到院子里,奶奶跟五娘两个人还在聊天。

        听林桐桐说手机没有信号,五娘说:“村里倒是有信号塔,不过得去山下,这里地势太高了,信号过不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要联系董静就只能等到回镇上再说了。

        五娘坐了一会儿,就要走了,奶奶忙拉着她,说了句什么。

        五娘赶忙摆手,两人聊了两句,五娘这才点头应下。

        她见林桐桐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们,便笑道:“刘婶说园子里的草莓熟了,让我摘回去一些。”

        林桐桐忙道:“你陪奶奶再坐会儿,我去摘。”

        五娘也没同她客气,重又坐回去,跟奶奶聊了起来。

        林桐桐把五娘拎来的青团拿到灶房,找干净小盆装好,这才提着竹篮子去园子里摘草莓。

        她很快摘好了一小篮。

        草莓虽然形状上看上去不是很漂亮,但胜在量多,红通通的铺了一篮子,瞅着特别赏心悦目。

        林桐桐掏出手机,挑好角度拍了两张照片,一抬头,刚好看到一旁的秋葵。紫红色的秋葵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水嫩,她随手也拍了一张。

        送走五娘,林桐桐献宝似的掏出手机,让奶奶看她拍的照片。

        奶奶笑了,用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好看。”

        林桐桐说:“主要是草莓种的好,特别甜。”

        奶奶听懂了,又说了两句话,林桐桐辨认半天,只听懂了酿酒两个字。

        她问:“酿酒?”

        奶奶估计也看出来她没听懂,便伸手指着头顶已经结串的葡萄藤,又说了一句。

        “你是说等葡萄熟了,可以酿酒?”林桐桐眼睛发亮:“奶奶,你会酿酒?”

        奶奶点头,脸上露出笑意:“肆平会酿酒。”

        林桐桐这才听明白,原来奶奶之前一直叫的是肆平。

        两人正说着话,后院隐约着传来干活的声音。

        奶奶说:“肆平回来了。”

        林桐桐点点头,坐着没动。

        她心里头想的明白,不打算跟阿平计较昨晚上的事情,但是一想到他看见自己洗澡,她就怎么也迈不过这个坎儿去。

        好在阿平干完活,过来跟奶奶打声招呼,就匆匆赶去沈大爷家帮着处理安葬的事情了。

        林桐桐又在阿平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老叔回来了,同奶奶聊了一会儿,就带着林桐桐开车回去镇上。

        林晌车厢里装了两个竹筐,对林桐桐说:“沈大爷家里存了好些泡酒,这次拿回去,要是他儿子今年赶回来了,就给他拿走,他要是不回来,等回头过年的时候,就拿去村里请客。”

        林桐桐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