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撩不倒你算我输在线阅读 - 第7章 归乡村

第7章 归乡村

        满满二十坛酒全部装在泡沫箱里,外面罩着纸壳箱摆了一地。

        林晌一箱箱搬上车,用麻绳全部牢牢捆绑住,又挨个检查一遍,这才放心的绕到驾驶室。

        送酒的是个大婶,长得又黑又瘦,收酒钱时,直接从册子里撕了张白页,包了二百元钱塞给林晌:“替我给他们家捎过去。”

        林晌答应一声,把白包仔细放进口袋里,对着大婶摆手:“回见!”

        大婶点点头,转身走了。

        林晌系好安全带,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道:“去世的是沈大爷,村里的老猎户,儿子去城里务工了,一直没联系上。”

        林桐桐问:“刚才那位大婶以前也住村里?”

        林晌握着方向盘:“那倒不是,沈大爷以前经常过来镇上卖野物,她们家铺子收这些。”

        “哦。”

        车子很快出了小镇,进入群山中。

        这里的山很高,也很深,山坡上就有住家。

        林桐桐顺着车窗往外看,那些木质的农家在阳光下也显出别样的情调来。

        “他们也是村里的人?”林桐桐问。

        “嗯,从这儿往西一直过了山头,全是归乡村范围。”

        林晌在山路里开得很慢,绕过一个弯,又碰见一个弯。

        时值正午,太阳跟下火似的,烤的车壁滚烫。

        林晌放下前排两扇挡光板,空调开的足足的,扭头看了林桐桐一眼。

        “那个。。。。。。”

        林桐桐正靠在椅背上,欣赏着窗外美丽的山景,闻言转过头。

        林晌说:“你爸上午那会儿给我打电话了。”

        林桐桐没吭声。

        林晌长叹一口气,转回头去,欲言又止。

        林桐桐抿抿嘴:“他骂你了?”

        “。。。。。。”林晌一晒:“那倒不至于,就是嘱咐我好好照顾你。”

        这话就不是她爸能说得出来的。

        林桐桐哑然失笑:“是么。”

        林晌转过头接着开车,林桐桐不说话,想了一会,他重新开口。

        “其实,你爸挺关心你的。”

        “嗯。”

        “他这人看着特凶,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死犟死犟的,跟你爷爷特像。”

        林桐桐看着老叔,从她这个角度,能看见老叔的侧脸,或许是因为少数民族的原因,老叔不仅肤色黑,脸上的轮廓跟汉人也不太相同,起伏更为明显一些。

        “我知道。”

        林晌正儿八经道:“我跟你说,对付你爸这种人,不能强攻,得智取。”

        林桐桐想到她爸那张永远紧绷的帅脸,略微垂下眼睑。

        她跟她爸之间的问题,属于不可调和的那一类,性格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矛盾在于她爸压根就没尽过半点当父亲的责任。

        这些事情,她自己心里头明白就行了,犯不着跟别人诉苦。

        林晌看了她一眼,又迅速的转过头,在心里叹了口气。

        林桐桐长得漂亮,模样看上去很温顺乖巧,但他能感觉到,只要提起她爸,这孩子浑身立马蹿起一层的尖刺儿,虽然刺儿都挺低调。

        林晌有自知之明,他虽然是长辈,但也没权利插手人家父女之间的事情,何况他哥什么性子他比谁都清楚,林桐桐也不容易,这孩子怪让人心疼的。

        林晌转移话题:“我早上那会儿回去看了一眼,咱们家老房子长时间不住人,屋子里特别潮,这几天还是先在你刘奶奶家住吧。”

        林桐桐点点头:“嗯。”

        林晌笑呵呵道:“你刘奶奶听说你要回去,高兴的不行,特意让阿平把正对着前院的屋子收拾出来,说是让你住。”

        林桐桐也笑了笑:“是么,小时候的事情,我都没什么印象了。”

        林晌说:“你小时候长得跟年画上的娃娃似的,村里人都特别喜欢你。。。。。。”

        林桐桐听着老叔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莫名有种很亲切的感觉,她爸就从来没跟她说起过这些。有限的记忆中,她都是跟在她爸身边不停的搬家,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直到她考上大学,才算是勉强安定了下来。

        林桐桐望着车窗外的景色。

        越往山里走,空气越清凉,头顶是炎炎的阳光,旁边是一条小溪,溪水潺潺。这天气实在是好,不是那种混沌的恒温,要热有晃眼的太阳,要凉有清爽的微风。

        或许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任何偶然而生的触动,都可以当成日后用来讨闲的短暂回忆。

        车子又开了十几分钟,外面已经有大片的建筑了,不过也都是木质的小院,来往的多是村里的居民,穿着打扮很朴素,和小镇上的人差不多,只有极个别的老人还是做少数民族打扮,他们之间说的话,林桐桐几乎听不懂。

        林晌跟村里人关系都处的不错,自从拐进村口,就时不时从车里探出头跟来往村民打招呼。

        林桐桐看着,问道:“他们会说普通话吗?”

        “年轻一辈的多少会点,老一辈的几乎不会。”

        林晌在土路上开不快,林桐桐转头,看见他微微伸长脖子,朝前方看,路上有来回跑的小孩和猫狗,他在小心避让。

        走过居民最多的一截,林晌伸手朝着左前方一指:“咱们家在前面那儿,比这儿的风景好多了。”

        林桐桐期待的点点头:“嗯。”

        又开了一会儿,沿途住户渐渐稀少,房屋大都挂在山腰上,有的人家连院子都没圈,直接在房子前面收拾出的平地上晾晒山货。

        接连拐了两个弯,林晌把车停靠在路边。

        隔着十几颗柚子树,能看到最里面的院落。

        林晌按了几下车喇叭。

        很快,院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道欣长的身影从门里走出来。

        阿平穿着件旧T恤和牛仔裤,明明是极普通的衣着,穿在他身上,却显出异样的挺拔和俊美。

        阿平迎到车前,林晌指着车厢里的酒,说道:“我得去送酒,让桐桐先在你们家呆着吧。”

        阿平说:“我一会儿过去帮忙。”

        林晌点头:“行,你奶奶呢?”

        阿平回答:“在收拾灶台。”

        林晌下车把林桐桐行李拎下来,阿平伸手接过去。

        林晌对林桐桐嘱咐:“中午在阿平家吃,我送完酒就回来。”

        林桐桐答应了,跟着阿平往院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