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只有我能救他

第五十九章:只有我能救他

        许是动静太大,连里面的几位都惊动了。

        “姑娘,人命关天,这可不是儿戏!”云中飞蹙眉,他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云大侠,我没有开玩笑!”黎晚姝知道她年龄确实无法让人信服。

        司空猎在听到“云大侠”三字,眼里快闪过一抹喜意。

        这世上敢称云大侠的可没有几人。

        “你就是治好公主的那人?皇上御赐药铺的人?”云中飞的表情孤疑,配上他那一脸大胡子,看着十分古怪。

        “嗯!是我!”黎晚姝认真点头。

        云中飞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很想离开,可是又想到这几天他四处碰壁,根本没有大夫有法子医治,故而听人介绍这里,正好今日开张。

        黎晚姝看出云中飞的犹豫,笑了笑:“云大侠,你是想给什么人看病吗?”&1t;i>&1t;/i>

        “确实有人不舒服!”云中飞愣了愣开口。

        “云大侠不妨带进来看看,看了之后,信不信不就知道了吗?”黎晚姝感激云中飞那日的救命之恩。

        “是啊!可以带过来瞧瞧,我们定当尽力!”沈清也过来说道,姝丫头年纪尚小,有人不信任也是正常的。

        云中飞看到沈清,神情一动,颇为激动:“你是沈老?”

        “正是!”沈清也不意外,他曾经做御医,接过很多外客,古而有很多人认识。

        “快,快把人带进来,让沈老瞧瞧!”云中飞一喜,再谁不信,沈清他还是相信的。

        那名叫阿义的男子出去,不一会儿就抬进一个人,身上蒙着布,不知男女。&1t;i>&1t;/i>

        “求沈老救救他,我一定会报答沈老的!”云中飞眸子划过痛苦,求医这条路,他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他怎么了?”沈清上前查看,被云中飞制止,吞吐:“麻烦沈老在里间查看,这里有些…不方便。”

        沈清明白,让云中飞把人抬入里间。

        外面的人见了,不停的往里张望着脖子,都认为此人得了什么怪病,不然为什么不敢见人?

        “有劳沈老了!”云中飞扯掉那人身上的布,露出一具残忍恐惧的身体,让人冷冷吸了一口气。

        “这……”沈清也是一惊,他行医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

        只见一名男子,双目紧闭,粗野的脸上布满痛苦之色,那张脸让人不忍直视,他的皮肤粗糙的像蛇皮一样,甚至有些像鱼鳞,还有他裸露在在胳膊和手,咋一看,还以为是蛇呢!&1t;i>&1t;/i>

        准备的说,这男子所露出的皮肤都像蛇皮和鱼鳞一样,有些溃烂,看着十分慎人恶心。

        “不满沈老,我来京几日,求了许多名医,他们都说……”云中飞表情痛苦,这人可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好好的人,怎么说变就变成这样了。

        有些医馆,单单看一眼,就让他走,说根本没救了。

        黎安晟看了,差点当场吐了,太恶心了。

        司空绝几人也进来,看到床榻让的人,均是一愣,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沈清听了,立即为此人把脉,脸色慢慢沉下来。

        此人脉象薄弱,若有若无,已经是踏入鬼门关了。

        “沈老可有法子!”云中飞声音带着一丝颤抖。&1t;i>&1t;/i>

        “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黎晚姝突然问道,清脆的声音异常明亮。

        “有将近十日了,阿龙出去一趟,回来半夜就觉得不舒服,我第二日现时已经昏迷不醒,怎么都叫不醒,人像是半迷糊半醒的,过了两日,身上就生了变化,就像这样……”云中飞指了指溃烂的皮肤,他一个大男人都不忍直视。

        “不满沈老,我求了很多医,他们都没有办法,这才……”云中飞叹了一口气,这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其实,他被人介绍到这里的。

        “姝丫头,你可有什么办法?”沈清看向黎晚姝。

        “他应是中毒所致,如果不尽快解毒,最后活不过两日了!”黎晚姝淡淡的吐出,却让人心中一颤。&1t;i>&1t;/i>

        “中毒?”云中飞吃了一惊,这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不错,他确实是中毒所致!”沈清赞赏的看了眼黎晚姝,他没想到黎晚姝医术已经这么高,单单是看了几眼,便了解了大致。

        “可是好好的,他怎么会中毒呢?”云中飞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就要问他本人了!”黎晚姝若有所思。

        “那这毒可有解?”云中飞满脸担忧。

        沈清没有说话,看向了黎晚姝,他对这毒没有十分的把握。

        “有解!”黎晚姝的声音就像水中丟入石头,在每个人心底掀起涟漪。

        “你的方法是?”沈清有些激动,这可是他培养出的孙女,医术已经达到他的高峰,不,应该是比他高,他怎能不激动啊!&1t;i>&1t;/i>

        “先用银针逼出体内毒血,再用草药浴疗……”黎晚姝沉吟了一下。

        她最引以为傲就是银针,她的针法,估计这世上没人能比过她。

        “如此甚好……”沈清和黎晚姝方法略有不同,黎晚姝的方法更成熟,更快。

        “你真的…有法子?”云中飞不可置信,沈老怎么会听一个小女孩的话?

        在他眼里,黎晚姝就是一个小孩子。

        “当然,而且除了我,没人能救他!”黎晚姝眼里闪烁着自信,不是她夸口,这种毒十分罕见,想要中此毒也是难上加难。

        云中飞明显不信,不由看向沈老。

        “的确如此,我也没有十全的把握解此毒,姝丫头说她能解,便肯定可以解,她是老夫的外孙女!”沈清解释道,带着丝丝自豪。

        “那便有劳黎姑娘了!”云中飞信了几分。

        黎晚姝颔,立即为阿龙施针,不一会儿,阿龙的痛苦似乎解轻了一些,抬了抬眼皮,缓缓睁开眼睛。

        “阿龙?”云中飞大喜。

        “大哥……”阿龙眼里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愧疚。

        身后的几位爷看了,纷纷露出震惊的神色,尤其是司空猎,看着黎晚姝眼神带着炙热。

        “快快,看看御姝堂是不是治死了人。”

        突然,门外传来闹事的声音。

        黎晚姝一笑,她这刚收手,就有热闹来了,她还以为今日会风平浪静呢!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