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顾氏的难堪

第十五章:顾氏的难堪

        时间一点点过去,老太君依旧不见好。

        “来人,把这个不怀好意的贱蹄子拖出去打……”顾氏眼里幸灾乐祸,若不是候府有家规,女子到了及笈,便不能流落在外,她才不会接回来碍眼。

        说着,就有丫鬟押住黎晚姝,作势要往外拉。

        黎茹冰站在她母亲身后,冷眼看着这一切。

        黎晚姝不挣扎,也不争辩,眼睛气死盯着老太君。

        老太君一波疼痛后,感觉疼痛慢慢减轻,看到黎晚姝已经被拉到门口,抬手说:“住手!”

        “母亲?”顾氏颇为吃惊的看着老太君。

        黎晚姝得了自由,急急走了过来,眼里闪过一丝喜意,她知道是药效发挥了。

        老太君确定自己没有刚刚那么疼了,心里不由一喜,不理会顾氏,看着黎晚姝,问:“你是那房的丫鬟,刚刚我吃的药是哪来的?可还有?”

        老太君连着问了几个问题,她这牙疾,疼了多少年了,吃药无数,还未有如此见效快的。

        黎晚姝福了福身子,抬眸看着老太君,开口:“回老太君,我名黎晚姝,乃沈氏沈淑颖所生,刚刚的药丸是我自己所制,这还有几粒。”

        说着拿出一个小瓷瓶,双手呈向老太君。

        为了方便老太君回忆,黎晚姝特意加了她母亲的名字。

        老太君身边的嬷嬷立即接过药,小心的拿在手里。

        老太君一愣,不由打量着着黎晚姝,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她确实还有一位“孙女”,想起黎晚姝的母亲,不由低喃:“你是沈淑颖的女儿?”

        “回老太君,是我!”黎晚姝也是前世偶尔知道,她母亲生前与老太君的关系还算融洽,因为她母亲会做一手好药膳。

        “这药是你做的?”老太君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接过嬷嬷手中药看。

        “是的!”

        “你会医术?”老太君微微诧异,脸上浮出一丝笑容。

        “嗯,是外祖父教授的。”黎晚姝不卑不亢,这次她不会再藏着掖着。

        果然,顾氏吃惊的睁大眼睛,冷声:“你一个闺阁女子,怎么能学那种粗贱之事……”

        “闭嘴!”老太君一听到顾氏的声音就头疼,不屑的看着顾氏:“什么是粗贱,难道你生病就是粗贱了,那好,以后你若是病了,就自己高尚去,千万别变成低贱人,贱人中贱人,你自己贱可别拉上别人。”

        “你……”

        顾氏一咽,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脸色变成猪肝色,觉得十分难堪,她究竟怎么得罪这老东西了,一次好脸面都不给她,难道就因为不是侯爷的亲生母亲?

        “母亲,别说了!”黎茹冰悄悄拉了拉顾氏的衣袖。

        “还有,她是什么回来的?”老太君指着黎晚姝问顾氏。

        “二妹妹是前日回来的!”黎茹冰抢先说,生怕她母亲说错话。

        “前日?”老太君冷笑,随手砸了一个杯子,溅了顾氏一衣裙,冷冷的看着顾氏:“你身为候府的主母,竟然苛刻一个丧母之女,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良心被狗吃了,或者你本就是蛇蝎心肠,这副蠢样,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黎晚姝微微垂眸,嘴角微微弯了弯,她终于明白,她哥哥前世为什么如此纨绔了,被这么一个祖母教导过,还真是好福气啊!

        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她哥哥这样纨绔,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这世上,有几人能做到由心自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呢!

        前世,她到底多傻,才为她人做嫁衣,让哥哥失去了唯一的依靠。

        “母亲,儿媳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说儿媳?”顾氏吃惊的睁大,满脸不解,腿边传来一丝痛楚,生生忍着。

        “蠢猪!”老太君气急反笑,指着黎晚姝说:“你看看她身上的衣服,还有她的脸色,还有她那一双手,哪里是一个候府之女该有的,别告诉我,她回来到现在,你还没空照看?”

        顾氏一愣,这才想起,她故意凉着黎晚姝,本打算先好好敲打一番,谁知昨日李嬷嬷回来,说这丫头好生嘴利,还未处置,就听闻这老东西回来了,这才打断,更没想到今早黎晚姝会和冰儿一起过来,还穿着回来时的衣裳,她昨日不是和她那个纨绔哥哥出去了吗?怎么连一身衣服都没买?

        “母亲,不是我没有置办,而是置办好了,还没有送过去,昨日姝姐儿和晟哥儿出去,在账房支了银子,我以为……”顾氏勉强挤出笑容。

        “那她单薄的身子,一双青紫的手怎么解释?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你那点龌龊心思我还不知道吗?”老太君冷笑。

        黎茹冰傻眼,她知道祖母脾气不好,生起气来,谁的面子都不顾,如此这样说母亲,连她都听不下去了。

        顾氏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心里气的吐血,却只能硬着头皮说:“母亲误会了,姝姐儿也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对她不好呢!”

        “哼,你当这是唱戏呢!演的连戏子都不如!”老太君看到顾氏一脸憋屈,心里一阵舒畅,她对顾氏是真真喜欢不起来。

        “母亲……”顾氏都快哭了,老太君名义是她的婆婆,就连侯爷不满,都不能拿老太君怎样,索性老太君平时也不在府里,她也就敬几日,能忍就忍了,祈祷这尊臭佛快走,可如今,当着下人这么说她,让她以后在府里怎么见人?

        “别挤那几颗金豆了,我又不是男人,哭给谁看!”老太君没好气的说。

        “我虽不管内宅之事,但也不是睁眼瞎,这事关候府颜面,你自己说说,身为主母这事怎么罚吧!”老太君淡淡的说,但气势却不容人忽视。

        顾氏睁大眼睛不可置信,让她自己说怎么罚,她又不是下人,这不仅仅打她的脸,简直是眼里没她,想要发火,却被黎茹冰悄悄拉了拉袖子。

        “不急,你慢慢想,来,姝丫头坐我边上来!”老太君倪了一眼黎晚姝,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黎茹冰在角落里看了,眼里闪过不可思议,在她的印象里,老太君就没有对候府的人亲近过,除了黎安晟,自从祖父去世后,这候府不管好坏,好像候府和她没有干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