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老太君

第十四章:老太君

                次日一早。

        黎晚姝看着打扫的青芝,又看了看沙漏,觉得时辰差不多了,起身道:“屋里烦闷,出去转转吧!”

        青芝一愣,笑道:“小姐还没有用早膳呢!”

        黎晚姝笑了笑:“不急,”说着率先踏了出去。

        青芝摸不透黎晚姝的性子,急忙扔下抹布,在衣裙上抹了抹手跟了上去。

        “小姐这是要去哪?”青芝看到黎晚姝熟门熟路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谁料刚说完,就看到黎茹冰带着丫鬟迎面而来。

        “大姐!”黎晚姝微微颔首。

        “二妹?”黎茹冰微微诧异,也许是没有想到会遇到黎晚姝,笑问:“二妹这是要去哪里?”

        黎晚姝微笑,指着身边的园子:“随便转转,大姐这是要去哪里?”

        “哦,我去给祖母请安!”黎茹冰说着抚了抚额头的头发,遮住那一抹淤青,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厌恶。

        “不如二妹同我一同去吧!妹妹也好些年没有见到祖母了。”

        说着不容黎晚姝拒绝,便拉着黎晚姝一起去。

        黎晚姝被黎茹冰拉着,嘴角微微上扬。

        刚到老太君的院子,就听到呵斥声:“你们这些庸医,都是干什么吃的,连个牙疼都看不好……”

        一个婆子站在榻前,指着替老太君看病的大夫。

        “老太君牙疼是旧疾,本就反反复复,小的实在无能为力,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着就有大夫背着药箱出来,一脸难看。

        接着“啪……”的一声,东西碎裂的声音,传来一声微怒:“真是没用的东西。”

        这声音听着是在骂大夫,意味却像是有所指似的。

        一边的顾氏听了,脸色一青,紧紧扭着手里的帕子,敢怒不敢言,这个老东西,怎么活到现在还不死。

        黎茹冰看着远去的大夫,眉头一皱,这可是母亲特意寻来的,祖母牙疾已有多年,时好时坏,连宫里的太医都没法子啊!

        想到额头上的疼,心里犹豫着,她要不要进去,祖母正在火头上,进去也讨不到好,昨日就是最好的例子。

        黎晚姝看到黎茹冰停住脚步,轻声:“大姐怎么不进去。”

        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让屋里的人听见。

        黎茹冰看了眼黎晚姝,挤出笑容进去。

        “给祖母请安!”

        黎晚姝也跟着跪下,正在躲在黎茹冰的身后,轻轻叩首。

        “你们母女一大早过来,是不是想看我死了没?”榻上的老夫人,雍容华贵,一张布满风霜的脸带着冷意,眼中带着嘲讽,仿若洞悉一切。

        “母亲,您这是什么话,儿媳早早过来请安,伺候母亲梳洗吃食……”

        “好了,别演了,不累吗?”老太君淡淡的说。

        顾氏是个怎么心理,她还能不知道吗?

        顾氏听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到黎茹冰身后的黎晚姝,眼中一冷。

        这小贱蹄子来干什么?

        “祖母,你错怪母亲了,母亲是真的忧心祖母,还为祖母请了大夫呢!”黎茹冰实在看不下去了,祖母为什么这么不待见母亲,语气带着一丝埋怨。

        不,准确的说,祖母谁都不待见,包括父亲大人。

        “你指那个庸医?”老太君斜了黎茹冰一眼:“母女俩一个德行。”

        老太君牙疼的不行,说出的话也能把人毒死,她也不傻,知道这对母女对她不满。

        黎茹冰睁大眼睛,气的发抖,她是黎家的大小姐,在外是有名的才女,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母亲,您对我不满就冲着我来,冰儿……”

        “母亲,我没事,祖母牙疼,难免心情不好!”黎茹冰看到顾氏要发火,赶紧制止,这老太婆可不好惹,母亲那次讨过便宜?

        说起来,黎安晟那一身纨绔放荡不羁,一身臭毛病不都是和老太君学的吗?

        什么人教什么人,都一个德行。

        “你说谁牙疼了,你才牙疼!哎吆……”老太君最忌讳“牙疼”二字,黎茹冰一说,牙疼的更厉害了。

        “老太君!”身边嬷嬷一急,喊道:“快,赶紧拿一块冰来,让老夫人含着!”

        “嬷嬷,冰用完了,奴婢这就去找!”一个丫鬟急急跑掉。

        黎老夫人疼得不行,看到吓得不知所措的黎茹冰,气的执起一个杯子,朝着黎茹冰招呼来,幸好黎茹冰躲得快!

        黎晚姝自始自终都在一边看着,心里感叹,怪不得老太君喜欢她哥哥,原来她哥哥的性子和老太君多有相似,估计那纨绔放荡不羁的样子,十有八九也是和老太君学的吧!

        不由上了上前,掏出一粒黑色的东西,递了过去:“老太君不妨试试这个,或许对牙疼有用!”

        老太君疼得不得了,听到对牙疼有用,扫了一眼黎晚姝,以为是个粗使丫鬟,便没有搭理。

        倒是一边的嬷嬷,不太确定:“真…真的?”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是要命啊!

        “可以试一试!”黎晚姝声音里透着一种力量。

        “老太君,不如试试!”嬷嬷忍不住说。

        老夫人已经疼得不能开口,含糊的点点头,这是她有史以来最疼的。

        看着那嬷嬷给老太君喂了进去,黎晚姝不由松了口气,前世,老太君吃了她的药没多久就不疼了,她昨夜做的匆忙,不知药效有没有前世的好。

        等了一会儿,老太君还是疼得不行,反而更疼了。

        “这怎么不管用,你给老太君到底吃的是什么!”老太君身边的嬷嬷冷声呵斥。

        “再等等吧!”配方是一样的,黎晚姝只能再等等了,肯定会有药效的。

        “大胆,你想害死老太君吗?”顾氏见黎晚姝献药,便是一惊,这丫头是想找靠山吧!

        “不敢!”黎晚姝扑通跪下,对着老太君说:“请老太君再坚持一下……”

        前世,就是因为她的药丸,老太君的牙疼好了,可是最后不知怎么又犯了,老太君没多久就去了,听大夫说,是老太君常年含冰块,身体受不了才……

        就是因为老太君去了,顾氏没了顾虑,才会给哥哥说那样一门亲事,还让哥哥染上了那东西,最终该死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