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四章:往事不堪回首

第四章:往事不堪回首

                黎晚姝回到庄子里,直接去了那妇人家的猪圈。

        “你终于回来了……”那妇人看到黎晚姝一喜,准确是看到黎晚姝手上的草药。

        黎晚姝看了几眼,把草药给妇人:“你把这些草药用半桶水熬了,分成三次给它喝进去就没事了!”

        “当真?三次喝完猪就好了?”妇人有些不信。

        “你不妨试试!”黎晚姝无意多说,转身走了。

        “若真的治好了,明日我定当重谢!”妇人看着黎晚姝的背影,咬了咬牙,决定试一试,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黎晚姝回去,正好看到张嬷嬷做好了吃食,看到她便没了好脸色,阴阳怪气:“哎吆,兽医回来了,猪治死了没?”

        想起黎晚姝会医术她就牙痒痒,这丫头每天都在她眼皮底下,不知怎么会的医术,好像还会习字。

        虽然心里有怀疑,可有没有实际证据。

        “嬷嬷,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朝夕相处”了近十年,说难听点就是荣辱与共,我若出了什么事,你以为黎家会无动于衷?又或者你能全身而退?就算黎家不待见我,不是还有沈家吗?你可不要想的太天真了!”黎晚姝看似漫不经心说出来,却字字定在张嬷嬷的心上。

        张嬷嬷心头一颤,抬眼看着黎晚姝,这些事她不是没有想过,不然黎晚姝也不会活到现在。

        她早就怀疑,黎晚姝的医术和习字是沈家那个老头子偷偷教的,只不过没有被她逮住。

        如今看着黎晚姝,不禁头皮发麻,这小贱蹄子真是长大了,知道用言语“威胁”她了。

        “嬷嬷是聪明人,希望回去后别什么都胡说,你也知道,夫人最恨乱嚼舌根子的人了,我们估计也“朝夕相处”不了几日了,都忍忍吧!”黎晚姝自顾自坐过去吃饭,也不理睬张嬷嬷的脸色有多难看。

        这次,她绝不会向上辈子那样隐忍,不会再藏着自己的医术,给她人做嫁衣。

        其实张嬷嬷猜的不错,她的医术就是外祖父教的,就是她刚刚去的寺庙,哪里皇家寺庙,普通人根本进不去,这也是张嬷嬷没有知道的原因。

        其实张嬷嬷有很多机会弄死她,有一次她就因为落水差点死掉,可那次,张嬷嬷也没有得到好果子,被人打个半死,所以才收敛,这次把她丢到雪地里,想必也是候府那位下了死令,实在逼不得已。

        其实外祖父一直在背后护着她,前世她太傻,才埋怨外祖父,让他伤透了心。

        这次她在雪地里没有被人救回来,想必是因为前段时间的吵架,外祖父把人撤了回去吧!

        前世她一直不明白她的外祖父,既然能来偷偷看她,教她医术,为什么不把她接回去,非要她在这个地方受苦,直到外祖父死了,她才慢慢知道真相。

        知道外祖父当时多么的不忍,多么的心疼她,多么希望她能成器,不是风能吹、雨能打的花朵。

        说起来,都是她不懂外祖父的良苦用心,要是她能早点懂,前世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黎晚姝闭了闭眼,掩去眼内的痛,这一世她再也不会辜负外祖父的用心了。

        张嬷嬷咬了咬牙,第一次没有还嘴,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黎晚姝从雪地里回来,就变得不对了。

        哪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

        张嬷嬷看黎晚姝吃完就走,不由拍桌子,怒道:“去哪里,碗不刷了!”

        “手疼!”黎晚姝淡淡吐出两个字。

        这些年,这婆子使唤她就像使唤丫鬟一样。

        这次,她再也不是从前的她了。

        “以前怎么不手疼!”张嬷嬷气及,看到黎晚姝进到屋里,一点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气的想掀桌子。

        张嬷嬷此刻内心有些乱,黎晚姝好像不受控制了,不行,她明天就写封信给夫人。

        黎晚姝回到屋里,呆呆的看着窗外,即便重生了,前世也依然历历在目。

        其实候府决定接她回去时,她已经就是一颗棋子了,设计她爱上那个人,一步一步踏入他们编织的网,嫁给那个人,彻底成为黎茹冰的垫脚石。

        想想,她前世真是傻的天真啊!

        黎晚姝闭了闭眼睛,不再去想,每想起一件事,她都悔恨不已,痛苦不堪。

        次日天微亮,就听到一个急吼吼的声音,说着要感谢黎晚姝。

        黎晚姝穿上衣服出来,就看到一个胖妇人,一脸激动的扑过来:“多谢姝丫头救了我家猪,这是一百文钱,还有我当家的刚从城里买回来的羊肉,全当感谢你了。”

        昨日她本抱着试试的心态,没想到猪喝一顿,就精神了,第二顿喝下,猪食都吃了,第三顿喝了,她今早一看,猪好了大半,在猪圈跑来跑去,和好了没什么样。

        黎晚姝看着手里文钱,紧紧握住,抬头说:“钱我就收下了,肉你拿回去,留着过年吃吧!”

        这里村民没什么收入,田地靠老天吃饭,那一头猪也她家唯一贵重的,行医是她应该做的事。

        “这怎么好意思,在城里买药可比这个贵多了,你看看你瘦的,拿回去补补吧!”胖妇人叹了一口气,特意看了一眼门口的张嬷嬷,她们不知道黎晚姝身份,开始还以为张嬷嬷是黎晚姝的亲人,最后才知道不是。

        哪有亲人这样对待一个孩子,黎晚姝现在还好点,刚来的时候被张嬷嬷欺负的,她们这些外人看了都不忍。

        “真的不用了!”黎晚姝收了钱就回到屋子,无意多说,她要赚的钱不在这些人手里,她需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连一个非亲非故的人都知道感恩图报,她那个冷漠的家,为何个个如狼似虎,恨不得剥她筋,喝她的血。

        她永远忘不了,那些人死都不放过她,临死前还要砍掉她的双手,让她那么痛苦的死去。

        妇人叹了一口气,拿着肉回去,想着以后她吃好的,定然叫上黎晚姝。

        以后有个头疼脑热,也可以让黎晚姝瞧瞧,城里大夫真心看病贵啊!

        张嬷嬷冷眼看着这一切,眼里晦暗不明。

        注: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