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二到深处自然萌在线阅读 - 第99章 他说他叫陈默

第99章 他说他叫陈默

        “喂……姑娘……”

        陈默亲眼看着她昏倒在了地上,想上前去救人,结果几个男子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陈默心里的怒意尽显,眼神冷冰冰的扫了小二一眼。

        “我劝你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切,少年,你以为哥哥我这些年是吓大的吗?就凭你……”

        小二的话还未说完,陈默就直接出拳打在了小二的脸上。

        他的拳脚快很准,直击要害:“艹,年纪轻轻还有两下子,兄弟们上!”

        其中一个小弟握着拳头就朝陈默冲了过来,然陈默仅是皱了皱眉,身子一侧,轻而易举的就躲过了男人的拳头。

        看着倒在地上的林妍,陈默没有时间和这群人浪费时间,他眼里露出一道狠光,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其中一人的胳膊,手上用力,将对方的胳膊直接向下一折,就听到咔擦一声,男子发出一声惨叫:“兄弟们,给我揍死他。”

        原以为他们仗着人多势众,会占优势,结果遇到了陈默这个练家子,几番下来,折的折的,伤的伤。

        “艹,算你厉害,以后走路小心点,别被哥几个碰见,我们走!”

        小二为首的一群人走了,陈默松了一口气,抬脚朝昏死过去的林妍走去。

        陈默有洁癖,不是很喜欢和女人有身体上的接触,他皱眉看了看周围,发现都是男的,有那么几个女的,看穿着也不像是正经女人。

        一分钟后,陈默认命的弯腰,伸出手直接用公主抱的方式把人给抱进了怀里。

        抱起来之后,陈默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女孩好轻,轻到和自己参加跑步时候的负重带重量差不多。

        而且他居然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陈默很惊讶,为什么自己的洁癖对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林妍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都已经亮了。

        她眼睑微动,慢慢的张开了眼,看着雪白的墙壁,雪白的窗帘,柔和的灯光,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

        “你醒了,身体有没有好些?”

        正好值班护士来查房,看到林妍睁开眼,上前询问了句。

        看着身穿护士服的小姐姐,林妍才意识到原来她是在医院,只是……

        “那个,请问小姐姐你知道是谁送我来的医院吗?”

        护士一边做笔迹,一边温声细语的说:“不是你男朋友送你来的吗,你真幸福,有一个长相那么帅,又有责任心的男朋友。”

        男朋友?

        她什么时候有那种玩意了?

        她怎么不知道?

        “那个护士小姐姐,我感觉身体好多了,我现在可以出院吗?”

        护士诧异的抬眸看了林妍一眼,还来不及说话,外出买早餐的陈默就回来了。

        “不可以,医生说你的身体很虚弱,需要静养。”

        听到陈默的声音,林妍下意识的抬头,就撞入了陈默那双漆黑深邃的仿若星辰大海般的双眸。

        是他?

        昨晚救了自己的那个人。

        “就是啊,小姑娘你啊,有非常严重的宫寒还有痛经的问题,要是现在不好好调养,以后想生孩子,可就困难了,你啊,还是听你男朋友的吧,安心在医院调养,就这样,昏迷了一夜也该饿了,你们小两口先吃早饭吧,有事直接按铃,再见喽。”

        林妍:“……”生什么孩子,不可能生孩子的。

        陈默:“……”女人真麻烦,痛经的女人更麻烦。

        护士走后,病房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林妍仔细打量着昨晚救了自己的男生,看样子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脚下踩着一双名牌运动鞋。腿站的笔直……

        “那个,昨晚谢谢你救了我。”

        “碰巧路过,不用放在心上,倒是你怎么会在那种地方出现?”

        本来很正常的一句话,而且陈默本身也没有任何歧义,可听到林妍的耳朵里,就格外的不舒服。

        “那种地方?是哪种地方?”阴阳怪气的语调,让陈默诧异的看了林妍一眼。

        半响才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

        “不用解释,你说对,正常的女生谁会大晚上去那种地方工作啊。”林妍自嘲一笑,一双本该晶莹剔透的双眸里满是沧桑。

        “你……”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这样你留下一个手机号码,等我有钱了,就把医药费还你。”

        林妍作势就要从病床上下来,掀开病床上的被子,蜷着腿就打算下床。

        “你这是要做什么?医生说了身体还没有好,居然在医院调养的。”

        “不用了,我皮糙肉厚的,这点小毛病不碍事。”

        不理会陈默的劝解,林妍快速的穿上了鞋子,好在是晚上来的医院,医护人员还没有来得及帮她换病号服。

        “你怎么能这么固执呢?是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股怒火,让一向冷然的陈默冲着林妍吼了声。

        林妍的身子僵硬了下,半天下幽幽开口:“有时候钱比命重要!”说完,林妍直接离开了病房。

        也许是她的这句话触动了陈默的心,突然一阵钻心的疼。

        “哎,你等等我!”

        陈默交了医药费,再次找到林妍的时候,她正站在医院的门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居然下起了大雨,林妍穿着单薄的酒吧制服,双手环抱着肩膀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陈默从背后看了她一会儿,随后叹了一口气,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走了过去,披在了她的身上。

        身上突然多出来的一件外套,让林妍下意识回头,在看到陈默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瞬间的诧异,随即冷言:“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需要。”

        林妍从身上把外套拿下来,重新塞到了陈默的手里,继续转身望着外面的大雨。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姑娘你到底有没有上过学?滴水之恩还要涌泉相报呢,我可是救了你一条命。”

        他的声音很低,明明是带着责怪的语气,却偏偏格外好听。

        林妍的身子再次僵硬了下,然后摇了摇头:“我没读书。”

        “……”这话说的,陈默都不知道怎么接。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

        林妍本就单薄的身子开

        始瑟瑟发抖,陈默眼神里闪过一丝心疼,再次把外套披在了林妍的肩膀上。

        “穿上吧,等不下雨了,你在还我就是了。”

        这次林妍没有拒绝,她泛着青筋的双手,紧紧地攥着陈默还带着体温的外套,声音闷闷的说了句:“谢谢你。”

        陈默笑了,他过于棱角分明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柔和:“不用客气,对了我叫陈默,你呢?”

        “林妍!”

        “林妍?挺好听的名字。对了你住哪里,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住哪里?

        林妍眼神中有一丝迷茫,龙哥那帮人肯定不会饶了她,说不定已经找到她住的地方了。

        可是……

        在这陌生的城市里,她除了租出屋可以回,她还可以回哪?

        “我家就住附近,你能借我十块钱嘛,我打车回去,对了把你手机号给我,我回头把医药费一起还你。”

        陈默急忙摸了摸口袋,发现没有十块的吗,然后拿出了一个五块的,一个二十的递到了林妍的手里。

        “要不,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了,我爸妈不喜欢有男生送我回家。”林妍下意识的拒绝了陈默的好意,她不想让这个救了自己的男生,看到自己最狼狈的一面。

        “哦,那好,那我就先走了。”

        “嗯,再见!”

        陈默离开后,林妍转身回到了医院,在医院前台哪里借了一把雨伞,然后支撑着伞走向了公交站。

        她住的地方,距离医院挺远的,等到了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公交车是免费的,下了车,林妍才感觉到肚子咕噜噜的叫。

        她很饿,早知道在医院的时候,就该把陈默买的早餐给吃了。

        路过一家包子店,林妍拿出五块钱买了三个包子,结果刚吃了一口,就感觉胃里满满的,还有些反胃。

        她把吃了一口的包子,从新放到袋子里,走了有二十米远,就看到一个乞讨的老人,林妍眼睛酸酸的,把手里的袋子直接递到了老人的手里,一起递过去的还有陈默给她的二十块钱。

        “哎,谢谢姑娘,您是好人。”

        老人激动的对着她鞠了一躬,林妍急忙把老人扶了起来:“老人家,您别这样。快吃吧,还是热的。”

        回到出租屋,林妍换了身上的酒吧制服,拿着件睡衣去了洗手间。

        她站在洗手间的洗漱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明明还是花一般的年纪,却活的比七八十岁的老人还要心累。

        简单的冲了个热水澡,林妍穿着睡衣走出了洗手间。

        她的房间不大,一个小小的洗手间,还有一个几平米的卧室,没有办法做饭,她平时白天上班快餐店管吃,晚上去酒吧卖酒,再喝些酒,也就不觉得饿了。

        她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看着床上放着的陈默的外套。

        不知道为什么,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丝久违的笑意。

        大概是她的世界太缺少温暖了。

        用热水壶,烧了一壶热水,林妍冲了杯红糖水,喝完才感觉肚子里舒服了些。

        她躺在床上,打算把陈默的手机号码存到手机上,结果手机拿出来一看,居然关机了。

        她的手机,是弟弟用剩下的一款智能机,手机电量时常不撑时候。

        林妍翻身拿起充电器,插上电源,手机显示正在开机。

        结果手机一开机,就有电话进来了,看了来电显示,林妍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电话是妈妈打来的,林妍抿了抿唇,原本不打算接的,可是……

        “喂,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我昨晚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说,你是不是在外面鬼混了。”

        对于这些话,林妍早就听了无数遍,一开始或许会反驳会解释,可是现在她只剩下无言沉默。

        “妈,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你有什么事吗?”

        林妍的妈妈叫刘珍珠,一听到女儿这么跟自己说话,顿时就怒了:“你个小贱蹄子。我是你妈,这是你跟妈妈说话的态度吗?”

        林妍拧了拧眉,头有些痛,她想好好睡上一觉,最好是一睡不醒的那种。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是不是家里没钱了,要多少?”

        听到钱,刘珍珠的语气终于缓和了些:“家里的钱还有,就是你弟弟,这两天要交资料钱还有伙食费,你抽空给他送去。”

        “嗯好,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林妍躺在单人床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屋顶,嘴里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姑娘,姑娘……”

        一声老人的呼唤,让林妍从回忆中回了神,她茫然的看着站在身边给自己支撑着伞的老人。

        “大爷你喊我?”

        “嗨,你这姑娘,下这么大雨,我见你一个人在站着,喊你你也不说话,怕你淋着,就帮你打了会儿伞。”

        林妍闻言,急忙跟好心的大爷道了谢:“谢谢您,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雨啊,一时半会停不了,呐伞给你,女孩子家家的淋雨对身体不好。”

        林妍的鼻息酸酸的,她想开口道谢,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认真的点了点头,接过老人手里的伞,然后看着老人走到了一边的小男孩身边,声音中气十足:“陈默,走喽我们回家。”

        “好的,爷爷!”

        望着老人和小男孩打着一把伞离去的身影,林妍开了开口,无声的喊了一声陈默的名字。

        良久,她才撑着伞,慢慢的消失在了雨夜之中。

        京城西郊别墅,陆时欢哀怨的望着坐在健身房里的叶珈蓝,几次想要开口认错,可叶珈蓝压根就不给他机会。

        “乖,宝贝,别生气了好不好?”

        “哼,大骗子,安然说的对,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走开。”

        昨天前,她一直对于陆时欢的话深信不疑,就算他说玩具公仔吸收了月光精华变成精灵飞走,她都相信,可是今天在坐上沈钰的车之后,她居然惊讶的发现,那辆看起来普通的面包车里,居然全部都是玩具公仔。

        “小乖……”

        “哼,别卖萌,对我没用,沈大哥已经把你的罪行都交代清楚了,现在请你出去,立刻马上……”

        当她是holle    kitty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