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二到深处自然萌在线阅读 - 第97章 是你?

第97章 是你?

        作为一名合格的特助,不仅要能文还要能武。

        秦礼看着被烟雾笼罩着的办公室,面不改色的冲了进去,一分钟后,陆时欢就听到了老夫人那许久都不曾听到过的嗓音。

        “住手,你想要对我干什么?”

        办公室里,秦礼温文尔雅的抿了抿唇:“这位老夫人,现在请您出去,陆总在会客厅等您。”

        “哼,陆总,他算哪门子陆总,你让他亲自来请我,不然我是不会出去的。”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陆总日理万机的,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亲自请您,这样,我不劳您大驾自己出去,我推您出去。”

        不知道秦礼是怎么弄来的轮椅,不顾老夫人的反对,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老夫人扶上了轮椅。

        “混账,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让我坐轮椅。”

        老夫人生平养尊处优惯了,谁不是顺着她的意思哄她开心。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这里不是她的地盘,没有人会虚情假意的顺着她。

        “老夫人说的是,我啊,确实不是东西,我是人,至于您是不是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站在门外的陆时欢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愉悦的勾了勾唇角,想不到自己手底下还有这样的人才,今日可以看到老夫人出糗,也算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你,你……果然是那孽种的儿子调教出来的走狗,和拿孽种都是一副德性。”

        孽种?

        说的是谁?

        秦礼不知道老夫人和陆总的关系,所以不敢乱猜,然而这话却让陆时欢气红了双眼。

        “该死的,老太婆你骂谁?”

        这边秦礼刚好推着老夫人走到门口,一抬头就看到自家大boss猩红的双眸,双手紧紧的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那狠厉的模样带着毁天灭地的杀意。

        “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多能忍,也不过如此,小兔崽子,看到我,连最基本的礼数都不记得了?”

        “礼数?不好意思,那玩意对其他人都可以有,对您……不存在的。”

        “你,陆时欢,我是你的长辈,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奶奶。”

        秦礼惊讶的看着坐在轮椅上嚣张跋扈的老夫人,居然会是大boss的奶奶,不过看样子boss和这老夫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友好,甚至说还有些敌意。

        “奶奶?你是吗?”

        不过是爷爷在妻子去世后,娶得续弦而已,居然还有脸自称是他的奶奶。谁给你的脸?

        而且当年爷爷的死因,他尚未调查清楚,说不定就和这老太婆有关。

        老夫人似乎没有想到陆时欢的性子竟这般强硬,知道自己硬来讨不到好处,于是改变了战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慈祥些:“我知道你心里记恨与我,可是当年你父母出事后,家里乱成一团,我这才没有心力去寻找你,等家里安顿好了,再去找你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是吗?那还真要感谢你当年的不找之恩呢,行了,我没时间在这里给您闲聊,秦礼送客。”

        “是的,陆总!”

        秦礼推着极度不满的老夫人上了电梯,陆时欢才疲惫不堪的跌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

        当年,当年要不是他命大,来到了京城,被叶珈蓝的父亲救起,或许现在的陆时欢早在十二岁那年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杀父杀母之仇已报,但是爷爷的死,还有属于他陆家的家产,他会一点一点的全部抢回来。

        第二天,京城难得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暴雨,林妍卧在酒店的套房里,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哗哗作响的雨声,心情没由来的开始烦躁。

        琳达已经打电话催了她好几次了,让她回美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都没有答应。

        也许是内心里还潜意识的想与那人再见一遍,又或许是想待久一点,祭奠自己那场夭折的爱情。

        晚上十点,打电话给酒店的客服要了晚餐,看着服务员送来的精致美食,她突然间就没有了兴致。

        简单的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一个人缩在柔软的沙发上,看了一部她看了无数次的电影,却依旧哭的一塌糊涂。

        在旁人眼里,她林妍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怪咖,为人冷漠,毒舌,爱钱如命,孤僻……

        然而却从未见过此时林妍的模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妍居然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在酒店蜗居了有些日子了,林妍终于打算出去走走了。

        简单的收拾了下,林妍穿着黑色的运动装,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纤瘦,她大概有一米六五的样子,长长的秀发笔直的垂在肩膀上,眼看着差不多及腰了。

        走出酒店,她从停车场开了一辆陆时欢送的车子,直接上了路。

        因为是午间高峰期,车辆有些多,尤其是上了高架桥后,车子几乎是走一分钟,就要停三十秒的那种。

        林妍不喜欢等待,不管是车也好,还是人也好,所以心里开始变得越发的烦躁。

        她打开车窗,从包包里拿出一盒烟,抽出来一支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随即夹在手中,一只手扶着方向盘,目光不耐的看着前方。

        这些年,林妍变了很多,要是以前她绝对不会碰香烟这种玩意,但是在离开那人之后,就染上了烟瘾这种东西。

        虽然不严重,可心烦的时候,就特别的想吸上几口。

        林妍正陷入回忆,前方的车终于动了。

        她将烟头摁灭丢进了烟灰缸,正准备发动车子,车子却猛地朝前窜了下,然后就听到一声撞击声。

        林妍皱眉头伸出车窗朝后看了一眼,刚要骂人,却看到后面的车上下来了一个男人。

        “不好意思,不小心撞坏了你的……是你?”

        任谁都想不到,几年后见到林妍的人会是齐琛,而齐琛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和林妍再见。

        林妍微愣了几秒,用很淡的语气:“先生,我们认识?”

        齐琛诧异的看了眼林妍,有些不敢置信,那话是从林妍口说出来的:“林妍,不是吧,虽然几年不见,也不至于不认识我了吧,就算不认识我,你总该还记得陈默吧。”

        从齐琛的口中听到那人的名字,林妍的心不可抑制的跳动了下,不禁勾唇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原来她的心不是不会跳,而是没有人可以像那人一样,让它跳动的那么明显。

        “先生,不好意思,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叫林妍。”

        “你……”

        “好,算我今天认错人了,不过林妍我告诉你,陈默这些年一直在等你,你知不知道陈默他找了你多久,从你离开后,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工作狂,没日没夜的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他每年都会去当年你离开的地方,一待就是一个月,他说只要他在哪里等你,终有一天会再次遇到你……”

        “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林妍听得心里难受,眼神酸涩的厉害,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林妍,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可是求求你,给他一个解脱,作为朋友,我不想看那他这样颓废下去,你们年纪都不小了,希望不要让自己后悔一辈子。”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妍有些狼狈的上了车,也不管车身撞到什么程度,直接发动车子离开了。

        “林妍,林妍……”

        齐琛想追上去,可是他的车还停在高架桥上,后面到处是司机不耐烦的按喇叭的催促声。

        齐琛只得打消了追上去的念头,转身上了车。

        上车后的第一时间,齐琛就给陈默打了一通电话。

        接到齐琛电话的时候,陈默正在赶一份很重要的文件,电话铃声响了很久,陈默觉得有些吵,才不得已离开了位置,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看了一眼齐琛的名字,才拧眉接通:“喂,找我什么事?”

        “那个,我接下来要说的话,请你保持冷静,嗯记得一定要冷静,知道吗?”

        陈默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无奈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很忙,没事我挂……”

        “我看到林妍了!”

        陈默的话没说完,齐琛就抢先说了出来,因为齐琛知道,以他对陈默的了解,他绝对会先挂断电话,说道做到。

        齐琛的话音落下,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的陈默呼吸一窒,安静的有些吓人。

        良久,齐琛小心翼翼的问了句:“陈默,陈默你没事吧?”

        半响儿,电话里才传来陈默有些颤抖的声音:“她还好吗?”

        齐琛扶额有些无奈:“大哥,你他么没事吧,你难道不该问我她在哪,然后去找她吗?”

        “她躲了我这么些年了,你认为她会见我吗?”

        陈默自嘲一笑,心抽抽的疼。

        “那你还等她那么多年,干什么?”

        齐琛不明白,为什么他愿意无怨无悔的等林妍那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林妍的下落,却不敢去面对。

        这通电话就这样无疾而终,挂断电话的陈默,握着手机久久的站在办公室的窗边。

        一站就是好久!

        一个小时后,齐琛推开了陈默办公室的门,一进去满屋子都是烟味。

        陈默坐在沙发上,微弯着腰,整个人都几乎要埋进尘埃里去了。

        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隐约还可以看到他夹在指尖中泛着红光的半截香烟。

        “你还要这样作践自己到什么时候,找不到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找到了,你在干什么去找她啊,我他么就不信了,不就是个女人嘛,你要是真喜欢林妍那样的,我明天就去找人给你按照林妍的模样,整个一模一样的出来。”

        终于,陈默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开始吗,默默的抽起了烟。

        齐琛看的心里难受,伸手把他手里的烟给抢了回来:“你别这样,你这个样子,简直比六年前更可怕,我真怕你会英年早逝。”

        陈默面部表情的听着,默默地从烟盒里又拿出一支烟,却再一次被齐琛给抢了去。

        陈默的手一空,抬眸,目光凌厉的看着齐琛:“给我!”

        “你他么真是够了,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你陈默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非得在一个树上吊死?啊!”

        陈默坐在那里,垂着头,一米八六的身高,此时却显得那么落寞让人心疼。

        六年前他一八六,体重一百六,在看看现在身高还是那么高,整个人却瘦的不成人样。

        良久,陈默终于开口了,他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她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分手,我就觉得只要她没有说分手,我就等她回来……”

        齐琛听得心里闷闷的,爱情这玩意,他不是没经历过,或许是他和白秀雯的那段感情,不深,所以不是很能体会到陈默的那种事蚀骨之痛。

        “可是现在她回来了不是吗?你到是去找她啊。”

        陈默苦涩的摇了摇头:“其实我之前就见过她了。”

        齐琛眼神一跳:“你说什么?”

        “大概半个月前,在京城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我看到她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

        “艹,所以呢?”

        “然后我就远远的看了她很久,直到她和那个男人一起走进了医院。”

        “你,你让我怎么说你,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说不定那男的只是普通朋友呢,而且我今天和她提起你的时候,她都快哭了。”

        陈默慢慢的抬起了头,目光希翼的看着齐琛:“会是这样吗?万一……”

        “打住,没有万一,既然还爱着,就去找到她,当面问她,把一切都说开,要是她真的有了新的男朋友,咱也不是缺女人的主不是?”

        陈默苦涩的摇了摇头:“我是不缺女人,可是那些女人都不是她啊。”

        齐琛呼吸一痛,她突然开始有些恨林妍了,当年不告而别的人是她,为什么要让陈默去承担一切。

        而且今天看到林妍的样子,还有她开的那辆车……

        似乎过很挺好。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起了大雨,大街行的行人纷纷开始躲雨或者撑伞。

        而此时的林妍,正站在第一次和陈默相遇的地方,任由雨水打湿她的秀发,衣裳,最后淋湿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