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二到深处自然萌在线阅读 - 第69章 废了他

第69章 废了他

        陆时欢呼吸一窒,棱角分明的脸上皆是伤痛,终究是怕什么来什么,那些好不容易忘记的记忆,随着这次的突发事件,再次被叶珈蓝想起。

        “乖,下车好不好,六六带你回家!”

        压抑着心里熊熊燃烧的怒火,声音暗哑的安慰着车里受惊的人儿。

        程暖从另一侧下了车,她无心去观赏这豪华的别墅,美丽的夜景,望着车里的叶珈蓝,心都揪了起来。

        良久,陆时欢见叶珈蓝都没有要下来的意思,他迈着两条腿上了车,把人直接拥在了怀里。

        “别哭,不然我会心疼的。”

        车里,陆时欢抱着叶珈蓝,温柔的大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不停地说着安慰的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陆时欢把人抱下了车,然而叶珈蓝却已经睡着了。

        杨曦和程暖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boss,我……”

        “太晚了,你先送这位小姐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好!”

        陆时欢抱着叶珈蓝走进了别墅,并轻声关上了门。

        院子里,杨曦伸出右手,猛地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啪,清脆的响声,吓得程暖一跳,然后急忙上前拉出了杨曦想要继续打自己耳光的手。

        “你在做什么啊。”

        “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珈蓝她就不会有事了。”杨曦现在自责的恨不得去死,要是时间可以倒流,她一定不会离开的。

        “杨曦姐,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这样,要是珈蓝知道你这样自虐的话,她一定会阻止你的。”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惩罚自己也不过是亲者痛,仇者快!

        “真的是这样吗?”

        杨曦眼睛红的像兔子,可却异常认真的看着程暖。

        见程暖莞尔一笑点了点头:“对,相信我,虽然我和珈蓝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

        也许是程暖的安慰起了作用,杨曦抹了把眼泪,陡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

        “走吧,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

        “嗯,好!”

        把程暖送到住的地方,已经是深夜凌晨一点半了,和程暖告别,杨曦拨通了齐琛的电话。

        “喂,齐哥人在哪?”

        电话那头,齐琛说了一个地方,杨曦嗯了一声直接段了电话,发动车子一个神龙摆尾朝齐琛说的地方而去。

        时间倒回至杨曦和程暖护送叶珈蓝离开后,齐琛拉着肥胖男子如同拖着一条死猪般,把人从饭店的后门拖上了车。

        车上,男子被齐琛打的缩在车内一动不动,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齐琛充耳不闻,发动车子去了京城靠近港口的一个码头,那里有很多废弃的仓库,就算齐琛把人直接弄死,也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要知道唐家在唐齐琛爷爷那一代,可是京城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曾几何时怕过谁。

        从唐齐琛爷爷去世后,唐父把手下的产业开始漂白……

        杨曦赶到码头仓库的时候,齐琛已经把该问的都问完了。

        “啧啧啧,我是该说你傻呢,还是该说你天真,难道你爸妈没有告诉你,要对人下手之前,最好查一下那人的身份。”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是白秀雯,对,就是白秀雯说不过是一个娱乐圈新人,还说没有什么背景,我,我也是一时起了色心,请大哥看在我并没有得逞的份上,饶了我吧。”

        “饶了你?行啊,呐,拿着给白秀雯打电话,然后按照我说的,跟她说,只要你把她约到我说的地方,我就放了你……”

        “真,真的?”

        “当然,我向来说话算话。”

        “好,好我打,我现在就打!”

        男子双手颤抖的从齐琛的手里,接过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白秀雯的号码。

        手指点了好几次,才拨了出去。

        “嘟嘟嘟……”

        良久,电话自动挂断,男子面色惶恐的看着齐琛“没,没有人接。”

        “再打!”

        男子又拨通了白秀雯的号码,结果这次电话里传来了客服小姐姐甜美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sorry……”

        “关,关机了。”

        “嘭……”

        仓库的大门被人用力踹开,逆着光齐琛和男子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门口。

        看不清来人的表情,却可以从她的脚步看出,她的心情不是很好。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仿佛死神的钟声,正一点点的靠近。

        “你来了,珈蓝她没事吧!”

        不提叶珈蓝还好,一提叶珈蓝,杨曦的双眸里就闪现出一丝狠厉的杀气。

        她不去理会齐琛的话,踩着六公分的高跟鞋一步步的靠近瘫在地上的男子。

        “你,你别过来,我已经把全部都交代了,请你们放过我吧!”

        男人认出了来人就是在洗手间内打自己的女人,一时间吓得朝后缩了缩。

        “放过你?你可曾想过要放过别人。”

        假如自己和程暖在晚个几分钟,她不敢去想,叶珈蓝会如何,也不敢去想,现在她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是洗手间看到的那一幕,还有叶珈蓝那无助的哭泣声。

        “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给你们钱,对我家有很多的钱,我可以给你们钱!”

        “钱?你以为钱是万能的吗?抱歉,我不需要,我想要的是你的……命!”

        说完,杨曦目光狠厉的睨了男子一眼,踩着高跟鞋的脚伸出猛地朝男子的跨间那么用力一脚下去。

        齐琛站在杨曦的身后,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闭上了眼。

        几秒钟后,静谧的仓库里响起了男子杀猪般的哀嚎:“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杨曦勾唇冷笑:“想杀我,下辈子吧!”

        男子缩成一团,双腿间很快就流出了红色的血迹,在落满灰尘的仓库里,血迹格外明显。

        男子因为疼痛和失血过多,很光荣的昏死了过去。

        杨曦不解气的在他的身上又踹了几脚,才停了下来。

        齐琛在一旁嘴角一个劲的抽搐。

        “好了,你别把人打死了,我还等着用他引白秀雯出来呢。”

        “不用引,白秀雯这次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