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二到深处自然萌在线阅读 - 第43章 一见隋逸,误终身(感谢美宝,龟仙人万赏加更)

第43章 一见隋逸,误终身(感谢美宝,龟仙人万赏加更)

        来人一袭白色的医生服,里面是一件同色系的白色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装裤包裹着两条逆天的大长腿,脚踩一双黑色的皮鞋。

        他朝自己走来,安然定睛看着他精致妖孽的容颜,修剪的凌乱的黑色秀发……

        他修长白皙的右手里,拿着一张病例,眸光中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怎么说她安然也是在娱乐圈混迹了这么多年的人了,什么样的帅哥美男她没有见过?

        上次三四十岁的成熟型男,下至十七八岁的小鲜肉,更何况她身边还有陆时欢那样的高冷男神。

        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给她带来这种心跳加速,头晕目眩的感觉。

        安然痴迷的看着走到身边的男人,越看心跳的越快!

        “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隋逸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出声问道。

        安然吞咽了一口口水,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加快了,世间怎会有这么优秀的男人。

        不仅长得帅,声音也这么好听!

        安然自认自己不是音控,可是此时却喜欢上了他的声音。

        “小姐?你没事吧?”

        隋逸,见她一直不讲话,拧眉再次问道。

        安然蓦的回神,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没事就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可以喊我隋医生。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得告诉我。”

        安然乖巧的点了点头,藏在秀发后的耳根不由开始发热泛红,天啊,他真的好温柔。

        “你的右脚脚踝有轻微的骨折,最近要多注意休息,不要走路,不要吃辛辣刺激性的实物,多喝一些骨头汤,可以帮助你更好的恢复。”

        “好的,谢谢隋医生。”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忙了。”

        安然依旧痴迷的看着隋逸,仿佛要把他深深地印在心里。

        小桃回来的时候,病房里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安然,一副花痴模样的看着病房门口。

        搞得小桃心里麻麻的,回头看了好几次房门,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安姐,安姐?”

        在小桃的喊声中,安然才清醒了过来。

        “嗯?小桃你回来了。”

        小桃一脑门的黑线:“安姐,我都回来十分钟了,倒是你一脸花痴模样的,在看什么?”

        安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我?花痴?有吗?呵呵,一定是你看错了。”

        “是吗?”

        “当然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勉强蒙混过关,安然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在医院陪了安然不久,小桃就被公司的电话叫走了,安然躺在床上百无聊赖。

        “该死的小蓝子,也不说来看我,亏我为了救你,还受了伤。真没义气!”

        安然一个人碎碎念了很久,喝了那么多水,难免有些尿意,膀胱处憋久了,开始有些犯痛。

        “唔……”不行了,在忍下去非在床上解决了不可,那她安然的一世英名就完了。

        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安然双手扶着床栏,用没有受伤的脚支撑着地,单腿跳的朝卫生间跳去。

        勉强到了卫生间,安然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

        几分钟之后,解决完生理问题的安然,再次起身,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以同样的方式跳了出来。

        结果刚靠近床边,身后就传来了隋逸略带严肃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来不及转身,几秒钟之后,安然发现自己就被人揽入了怀里。

        “不是说了要好好休息吗?你怎么能这么乱来,脚不想要了是吗?”

        安然脸红心跳的靠在他的怀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胸前的夹的牌子上写着。

        姓名:隋逸

        职位:外科医生。

        隋逸扶着安然重新躺到了病床上,看着安然那红的可以滴血的脸蛋,还以为安然发烧了。

        他伸出微凉的手径直落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吓得安然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没发烧啊?怎么脸这么红?”

        安然一脸的尴尬,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你靠的太近才脸红的吧。

        “那个隋医生,我刚才只是去了下洗手间,并没有乱动。你别误会……”

        隋逸一愣,不免有些许的不自然。

        “那,那也不能一个人啊,万一在摔倒了,怎么办?”

        “这,这不是我的助理不在嘛。”

        “下次记得按这里,行了你好好休息,我去喊护士来给你换药。”

        隋逸指了指病床上的按钮,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安然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禁用手捂住了跳的过于欢快的心脏。

        怎么办?好帅啊,好想撩他!

        叶珈蓝和陆时欢走进来的时候,安然依旧一副花痴的模样。

        “安然,安然,你没事吧!”

        叶珈蓝坐在病床边,喊了几声没有用,于是用手晃了晃安然的身子。

        这才把人给摇的清醒了过来。

        “啊?小蓝子你没事吧,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我啦!”

        安然拉着叶珈蓝的胳膊,紧张的不得了。

        “好啦,我没事,倒是你,然然谢谢你,要不是你,现在受伤的就是我了。”

        “傻瓜,谁让我们是好姐妹呢,对了我跟你说,我知道是谁要害你。”

        “谁?”

        叶珈蓝急忙问道。

        就在安然要说的时候,陆时欢下意识的碰了碰安然的胳膊。

        安然诧异的看了陆时欢一眼,见他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告诉叶珈蓝。

        “然然,是谁要害我?”

        “啊?没,你听错了,我怎么会知道是谁要害你呢,说不定是意外呢。”

        “是吗?可是我怎么感觉你们有事在瞒着我呢?”

        陆时欢宠溺的揉了揉叶珈蓝的秀发:“傻瓜,你这么好,喜欢你还来不及呢,谁又会害你呢。”

        “真的是这样吗?”

        叶珈蓝脸色变得有些落寞,她是年纪小,天真,可又不是真的傻。

        不过既然六六不想让她知道,她就装作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