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二到深处自然萌在线阅读 - 第29章蓝行之的朱砂痣

第29章蓝行之的朱砂痣

        从宠物医院回到西郊别墅的时候,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

        刘婶应该回叶家老宅了,别墅打扫的干干净净,看起来挺温馨的,就是感觉有些冷清。

        “六六,我们给狗狗在院子里建个窝吧,就像在美国的时候一样,好不好?”

        “好,不过现在能不能请你先把它放下?然后乖乖的上楼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虽然这狗是母的,但是一想到以后自己要跟一只狗共同拥有叶珈蓝,陆时欢就嫉妒的浑身都是酸的。

        “嗯,那你帮我抱着……”说着,不顾陆时欢那张又臭又硬的脸,直接把哈奇士妹妹塞进了陆时欢的怀里,然后一蹦一跳的上了楼。

        陆时欢双手僵硬的抱着怀里毛茸茸的哈奇士妹妹,眼里戾气尽显,吓得怀里的狗哼咛了叫了声。

        惊动了已经爬上二楼的叶珈蓝:“六六,狗狗怎么了?”

        陆时欢深呼了一口气,沉声道:“没事,估计是饿了,你先去洗澡,我喂它吃狗粮。”

        “嗯,好!”

        陆时欢微笑的看着叶珈蓝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的楼梯拐角,然后直接把狗放在了玄关处的地毯上。

        并冷声警告道:“在刘婶回来之前,你最好老实呆着,不然我就送你去喂蟒蛇!”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陆时欢的话,哈奇士妹妹蜷缩着身子,乖巧的窝在玄关处柔软的地毯上,然后目光殷切的盯着陆时欢手里拎着的狗粮。

        像是读懂了哈奇士妹妹的眼神,陆时欢嘴角微扬,晃了晃手里拎着的从宠物医院买来的狗粮。

        “想吃?”

        “旺旺……”想吃,快给我,哈奇士妹妹在心里默默的把陆时欢骂了一通,真不知道那么温柔善良可爱的女主人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讨狗厌的男朋友。

        “好吧,看你这么乖的份上,以后你就留下吧,不过禁止往我的女人的怀里钻,今天因为是第一次,我就不和你一般计较,如果有下次……你懂得。”

        陆时欢好心情的说完,把手中的狗粮打开,里面居然带了一只圆盘,应该是喂食的盘子。

        “吃吧,老实待着,不许动!”

        京城市中心的一处老宅,齐琛拎着唐沫沫的行李,一边走一边讨好道:“沫沫,你慢点,哥错了,哥真的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哼,你还想下次?我这就进去告诉爸妈,你放我鸽子,害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站在机场大厅里傻傻的瞪了你几个小时……”

        “沫沫,求你,祖宗啊,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这一次好不好?哦对了,你之前不知一直想要陆非墨的写真签名的么,我有办法弄到,送给你怎么样?”

        正在气头上的唐沫沫,在听到陆非墨三个字的时候,眼睛瞬间放光。

        “你说的是真的?”

        齐琛看着自家妹子眼中那崇拜的小星星,不由得心里直冒酸水,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好吧,看在我的男神份上,我就原谅你这次了,走吧,我亲爱的哥哥。”

        齐琛原名唐齐琛是京城仅次于四大豪门的唐家二子,只不过在娱乐圈待久了,很多人都习惯性的喊他齐琛,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去询问他的身份。

        就是不知道如果白秀雯知道了自己错失了一个嫁入豪门的机会,会不会后悔的想撞墙?

        两兄妹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家门,一进去,热情的唐妈妈就把唐沫沫抱进了怀里。

        “欢迎沫沫回家!妈妈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妈,沫沫也想你!”

        说好的不哭的,可是在看到爸妈的时候,唐沫沫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出了眼眶。

        当初她执意出国留学,这一走就是三年,虽然学成归来,可只有自己知道在国外的这几年是如何熬过来的。

        “好了,你看看你们娘俩,沫沫回来了,是件高兴的事情,应该笑才对。”

        温文尔雅的唐爸爸身上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影子,岁月似乎格外的优待他,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不知道的还以为唐爸爸和唐齐琛是兄弟呢。

        “是吧,妈,别哭了,沫沫一定都饿了,咱们先去吃饭吧。”

        唐妈妈一听女儿饿了,急忙止住了眼泪:“好,我们去吃饭,今天做的都是沫沫喜欢吃的,多吃点,看看这圆润的小脸蛋,都瘦了……”

        “妈,瞧你我这是健康美,哪里瘦了!”

        唐沫沫离开家的时候,才十八岁当时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苹果肌,这次回来脸都成瓜子脸了。在唐妈妈眼里可不就是瘦了么。

        “好啦,赶紧尝尝这可是都我和你妈亲手做的。”

        “真的?那我可要好好的尝尝。”

        唐家的欢声笑语,和另外一处的黑暗孤寂强烈的形成了对比。

        京城半岛酒店顶楼的套房内,一袭黑色睡袍的男子,迎窗而立,透明的玻璃窗映射出男子完美的容颜。

        只是那如夜空般深邃的瞳孔中一片深沉。

        “爷,唐小姐已安全到家。”

        “知道了,下去吧。”

        “爷,您这么煞费苦心的保护唐小姐三年,为何不告诉她,您的心意呢?”

        站在蓝行之身后的男子,是三年前跟着唐沫沫一同出国的蓝二,被蓝行之派去保护唐沫沫,这一去就是三年。

        “自己下去领罚,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做主。”

        蓝二脸色剧变,认错道:“属下多嘴,这就下去领罚。”

        蓝二消失后,蓝行之深呼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指在透明的窗户下,写出了三个字:唐沫沫!

        唐家吃的饱饱的唐沫沫,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妈,空凋开的太低了吧,我怎么觉得有些冷?”

        唐妈妈和唐爸爸同时一愣:“会吗?沫沫你该不会是在机场等太久,感冒了吧!”

        唐沫沫急忙挥了挥手:“没,没有的事,可能是我刚回来还不是太适应。呵呵……我先回房间休息了,爸妈晚安!”

        说完,唐沫沫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踩着拖鞋直奔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