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二到深处自然萌在线阅读 - 第28章 狗狗的性别(推荐加更)

第28章 狗狗的性别(推荐加更)

        齐琛把腿受了伤的狗抱在了怀里,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杨曦,沉声道:“我和珈蓝送狗去宠物医院,要不你一个人先回去?”

        “啊?可是?”她还要送叶珈蓝回别墅。

        杨曦目光惧怕的看了眼齐琛怀里的狗,最终纠结的看着叶珈蓝说道:“那,那等下让齐哥送你?”

        叶珈蓝点了点头:“嗯,那杨曦姐你一个人先回去吧,我们先走了。”

        “哦,记得不要太晚……”她怕boss知道了,会生气。

        “知道了!”说着,叶珈蓝转身背对着杨曦挥了挥手,小跑着跟着齐琛上了车。

        黑色的大众轿车内,叶珈蓝像个焦急的母亲般,一路上一直在催促齐琛。

        “齐哥,你开快点,狗狗的腿又开始流血了。”

        “小姐,我这已经是最快的了。”齐琛从后视镜内看了眼叶珈蓝,又看了眼被她抱在怀里的狗。

        突然间有些羡慕了,那么名贵的衣服抱着一只还在流血的狗,恐怕日后衣服是不能要了。

        五分钟之后,汽车停在了京城市中心一家名叫博美的宠物医院。

        车还未挺稳,后车厢的门已经被叶珈蓝打开了。

        “哎,注意安全!”

        齐琛吓得一身的冷汗,急忙踩了下刹车,把车挺稳。

        宠物医院内,叶珈蓝抱着起码有二三十斤的狗狗健步如飞。

        “医生,快来人,这里有条狗受伤了。”

        听到叶珈蓝的声音,立刻有护士迎了上来。

        “小姐,请跟我来!”

        身穿粉色护士服的小姐姐,引导着叶珈蓝去了一间检查室。

        “怎么样?它不会有事吧,它的腿流了很多血……”

        有宠物医师和护士在给狗做检查,叶珈蓝紧张的跟什么似得,在一旁急的问东问西的,那小模样随时都可能会哭出来。

        “小姐请放心,狗并没有什么大碍,腿上的伤没有伤到骨头,等下消毒包扎后,回家好好的养着就好了。”

        “真的?太好了。”

        有护士开始给狗狗做清洗工作,叶珈蓝跟着宠物医师离开了检查室。

        “怎么样?那条狗没事吧?”

        齐琛给狗办了宠物卡,还顺带交了医药费连狂犬疫苗都帮忙给预约了。

        “没事,齐哥谢谢你!”

        被叶珈蓝道谢,齐琛显得有些尴尬,其实他并没有帮上什么忙。相反他也不是很喜欢狗,只是看着叶珈蓝那伤心的模样,他当时一时间不忍拒绝而已。

        “不,不用谢,没事就好,对了你住哪,等一会儿好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齐哥了,我一会儿打车回去就好。”

        其实主要是她住的地方太远,叶珈蓝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麻烦齐琛。

        “你的微笑让我如此的着迷

        你的双眼让我放弃抵抗力

        所有的剧情全部都指向你

        只想要爱你是你让我变得如此的着迷……”

        悦耳的手机铃声从齐琛的口袋中响起,齐琛看着叶珈蓝说了声等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猛地一拍脑门。

        “糟糕,我忘了。”

        说着,急忙接通了手机,刚接通电话里就传来了一声河东狮吼般的咆哮声:“唐齐琛你混蛋,居然放我鸽子!”

        人潮涌动的机场,身材娇小的唐沫沫拎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站在机场大厅内,单手叉腰,对着手机一顿狂吼。

        “小祖宗,对不起啊,我一忙就给忘记了,这样你先找个地方喝杯果汁点些吃的,我现在就去接你。”

        “哼,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你等着我这就给爸妈打……”

        “别,千万别,我现在就去,立刻马上,小姑奶奶,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行么?”

        “好,这可是你说的,半个小时我要是看不到你,唐齐琛你就死定了!”

        说完,唐沫沫气愤难平的挂断了电话。

        博美宠物医院,齐琛挂断电话后,急忙对着叶珈蓝说道:“那个我有急事可能要先走了,你等下一个人可以吗?”

        叶珈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嗯呢,齐哥你有事先去忙,拜拜!”

        “那,那我真的要走了,有事你就打我电话。”

        说完,齐琛已经转身飞奔离开了。

        就在齐琛离开后不久,另外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了博美宠物医院的门口。

        来人身高一米八以上,白色的衬衣搭配黑色的西装裤,脚下踩着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

        明明是一张陌生的男人脸,叶珈蓝惊喜的飞奔而去。

        “六六,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眼睛啊,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她和陆时欢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了,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还不习惯看陆时欢变脸,可是习惯了后,反而觉得生活多了很多乐趣。

        所以很多时候,她会缠着陆时欢换其他的脸来看。

        “听杨曦说你捡了一条狗?”

        回归正题,陆时欢宠溺的揉着叶珈蓝的秀发,眼神不动声色的朝检查室看了眼。

        “是啊,是啊,流了好多血呢,你看……”

        纤纤玉指指了指连衣裙上的斑斑血迹,那小模样别提有多委屈了。

        “现在那狗怎么样了?”

        “嗯,宠物医师说幸亏送来的及时,狗狗没事,等清理好了伤口,包扎后就可以离开了。”

        “是么?蓝蓝你有没有问过医生关于狗狗性别的问题?”

        陆时欢发誓,只要叶珈蓝说是公的,他立马让人送给顾瑾年喂柔柔。

        “这个还不清楚,太着急了,没来得及问,要不你在这里扥我,我去问问?”

        然而不等叶珈蓝去问,刚刚的小护士就抱着狗出来了,被清洗过的狗狗看起来干净多了,而且看品种应该是纯正的哈奇士。

        虽然受了伤,看起来有些弱小,但是日后细心照顾的话,一定会是一只健硕的哈奇士。

        “小姐,你的狗好了。”

        “这是哈奇士吧,好可爱,六六我们带回家吧,好不好?”

        小护士惊艳的看着一旁的陆时欢,花痴的险些流口水。

        “小姐,这位是?”

        叶珈蓝这才想起来这是在公众场合,急忙松开了陆时欢的手,解释道:“他是我表哥,是吧表哥!”

        说完,还故意对着陆时欢眨了下眼睛。

        “请问这只狗是公的还是母的?”

        “护士小姐?护士小姐你在听吗?”

        陆时欢一连问了两遍,见护士小姐对着自己花痴,便有些不耐烦。

        “啊?先生您说什么?”

        “呵呵,我表哥在问这狗是弟弟还是妹妹。”

        “哦,是母的,母的……”

        听到是母的,陆时欢才微微的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养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