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日月同辉在线阅读 - 第1066章 连和尚都不放过

第1066章 连和尚都不放过

        李卓航忙以眼色阻止妻子,道:“我知你疼瑶儿,我也疼她,也舍不得她受苦,然你我终究不能陪伴她一世,与其小心翼翼地护着她,    不如放手,让她自个变强;只有她自个变强了,才能确保她一世平安。所以我早早地把她带在身边,教她经商,也教她做人,为的就是今天。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    正是她变强的必经之路,    她规避不了的,也是你我无法替她承受的,    只能陪着她而已。”

        方丈赞道:“王爷睿智。”

        江玉真又岂不知这道理?

        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

        她喃喃道:“那就……陪着她吧,不论前程如何,横竖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

        死活都在一起。

        李卓航静默了。

        “爹,娘!”

        李菡瑶人未到,声先至。

        李卓航和江玉真同时抬眼看向门口。

        睡饱的李菡瑶灵动娇艳、精神焕发,就跟清晨的花朵般鲜活亮眼,她脚步急促,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一阵风似的卷进来,明黄龙袍翩翩翻飞。

        江玉真眼里浮现笑意,问:“怎么有空来?”

        她以为女儿很忙的,毕竟国祚初建,大事小事无数;再者,皇帝都要上早朝跟群臣议事。

        李菡瑶笑道:“来接娘啊。——女儿安排了接风宴,请了许多客,给母亲接风洗尘。大家听说母亲来了,    都想拜见呢。咱们先去吃早饭,再换衣裳。”

        她上前,伸手便扶起江玉真。

        又对方丈道:“方丈也一起来。”

        智通方丈推辞道:“老衲方外人……”

        不等他说完,李菡瑶便嘴快地打断他,笑吟吟道:“回头朕还有事要拜托方丈呢。”

        智通忙问:“什么事?”

        李菡瑶道:“先去吃饭,边走边说。——爹爹,走!”不由分说的,把三人都卷出去了。

        去到吃饭的偏厅,先安排方丈和父母坐下,又体贴地对方丈道:“方丈请宽心,全是素斋——我爹娘这阵子都吃素,桌上即便有荤菜也都是假的,形似荤菜而已。”

        智通方丈道:“阿弥陀佛。多谢月皇体贴。”

        李菡瑶在母亲身边坐下,歪着头看着老和尚,笑道:“你们佛门中人,平常宣扬佛法,是为了普度众生吧?”

        智通方丈道:“正是。”

        李菡瑶眼神闪了闪,又道:“在哪里都一样宣扬佛法,方丈何不留在霞照呢?纵不能久留,也该待一阵子。”

        智通方丈想了想,道:“老衲遵旨。”

        李菡瑶见他一口答应,很满意,    继续道:“方丈宣扬佛法的时候,也不能一味地只谈佛……”

        智通方丈一脸懵逼——

        不谈佛,谈什么?

        李菡瑶正色道:“百姓生病了,去佛前祈求菩萨保佑,方丈该劝他们去医馆,莫要执迷不悟耽搁了病情,菩萨哪里能管得了这些事呢?若百姓有烦忧不得解,方丈开解他们的同时,还要劝他们送孩子去书院读书。读书可以开智,也可明理。智慧开了,便能学得一技之长,生活便有了着落,便不容易生烦忧;能明事理,便可化解烦忧。若百姓有冤屈,方丈宽慰他们的同时,要劝他们上官府告状……”

        智通方丈一双老眼越瞪越大。

        李菡瑶还在滔滔不绝,“……朕已经扩建医馆、书院,也加强了朝廷吏治配合方丈……”

        老和尚不顾礼数了,强行打断她道:“月皇,老衲乃方外之人,并非月皇的臣子……”

        谷挸

        李菡瑶不赞同地看着他,道:“方丈不是要普度众生吗?光靠宣扬佛法可不能普度众生。百姓生了病,难道吃一把香灰就真的能好?百姓的烦忧,多从衣食住行而起,有些是因贫穷,有些是因贪念,有些是因不懂法……无论因为什么,读书都可以让他明事理、开智慧,对他们只有好处。不然,好多百姓连香油都吃不起,在佛祖前点再多的长明灯有何用?还不如拿回家炒菜吃呢。那有冤屈的就更不用说了,必须依靠官府替他伸冤。当然,这事单靠方丈也不行,官府必须为民作主,这便是朕的责任了……”

        智通方丈:“……”

        月皇真是太狠了!

        连和尚都不放过!

        俗语说“挂羊头卖狗肉”,月皇这是想借他宣扬佛法的机会,劝百姓接受她的政令和教化。

        这是要老衲还俗的节奏啊!

        李卓航夫妻对视一眼,莫名都想笑。

        瞧方丈那模样,怪可怜的。

        他们若不知道就罢了,既在现场,便不能看着女儿欺负人,欺负的还是个老和尚。

        李卓航咳嗽一声,道:“瑶儿,爹爹是教你要人尽其才,但你也不能连方丈都利用。方丈是方外人……”

        李菡瑶不以为然道:“女儿又没让他还俗,不过是让他在宣扬佛法时,顺便把一些常识告诉百姓而已。什么都比不上百姓吃饱穿暖重要,只有那些混吃混喝的和尚才不顾百姓死活,一心只要骗信徒们的香油钱……”

        智通方丈目光幽怨。

        关键是他还不好拒绝,拒绝了就不是真心实意普度众生,是“混吃混喝骗香火的和尚”。

        李卓航:“……”

        就很同情方丈。

        江玉真一腔烦忧早不知飞哪去了,微笑着,垂头优雅地吃菜,心里很轻松、很温馨。

        一直以来,她女儿就有这种魔力:说话行事都带着蓬勃的朝气,活力四射;她的热情,总能感染和鼓舞身边人,令他们对生活充满自信和希望。

        最终,智通方丈答应了李菡瑶。

        不答应也不行啊。

        主要是方丈说不过月皇。

        李菡瑶还体贴地给智通派了一位帮手——王静辉,简而言之,就是智通方丈凭借德高望重的名声吸引百姓前来听佛法,王静辉见缝插针地宣讲官府的仁政。

        智通方丈觉得此举甚合心意。

        他终于不用挂羊头卖狗肉了。

        至于月皇借他的名头行事,他表示可以接受,因为月皇也是为百姓着想,心意是好的。

        李菡瑶便宣王静辉觐见。

        饭后,王静辉来了。

        智通方丈看着唇红齿白、双眼水润的俊俏小和尚,憋不住道:“这位施主,尘缘未尽……”

        李菡瑶笑道:“所以,朕才命他跟着方丈,代方丈打理红尘俗事,方丈只管红尘之外的事便可。”

        智通方丈:“……”

        他竟无言以对。

        王静辉得了这个差事,很慎重,在姐姐欧阳薇薇的帮助下,很快拟定一套计划,即刻实行。

        不到下午,大街小巷都传遍一个消息:曾给月皇批命,在月皇两岁时就断言她乃天命女皇的黄山翠微寺方丈、德高望重的智通大师,要在天元寺讲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