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日月同辉在线阅读 - 第1065章 注定一路披荆斩棘

第1065章 注定一路披荆斩棘

        李天华没听清,问:“娘说什么?”

        甄氏忙笑道:“娘是说,你姐姐忙,你要多替她分担些事,不然白对你好了。还要孝顺你大伯父大伯母。你想想,李家这么些子侄,    哪个有你体面?这都是你大伯父看重你。你要格外争气、孝顺他才是。明儿早些起来,去给你大伯母请安,刚才人多,你都没跟她说上话呢。”

        李天华一听这话,忙点头。

        若没有姐姐和大伯父,他也没有今天,    孝顺大伯父大伯母、帮助姐姐那是应该的。

        甄氏见他听进去了,暗自高兴。

        另一边,李卓航夫妻也在说联姻。

        江玉真到达时已经梳洗一遍了,也换了衣裳,眼下只简单洗漱了一下,穿着中衣,和李卓航靠在卧室外间的罗汉床上,摇着鹅毛扇一边纳凉一边说话。

        江玉真问:“跟昊国联姻的事,没了转圜了?”

        李卓航道:“已签了定亲文书,暂时是没的转圜了。”

        江玉真便叹气道:“无尘怎么样?”

        李卓航道:“他还好,每日都忙着处理政务,瞧不出伤心的样子,也不见怨怼和嫉妒。”

        江玉真道:“这孩子一向纯良。”

        李卓航点头道:“是。瑶儿若嫁他,我必放心;王壑这人……家世人品才学比无尘只有更好的,然我却不大放心,总觉得看不透他,可是瑶儿却认准了他。”

        江玉真听了更加担心。

        李卓航一向维护妻子,差不多的事都不让妻子操心,为何这件事却告诉她了呢?还剖析了其中的隐患,    一点没隐瞒。因为这件事不比其他事,    牵涉到女儿的情感归宿,有些话,他不便说,江玉真是做母亲的,便没有这顾忌了;再者,母亲对女儿家的心事也比他更了解。

        只是他见不得妻子操心,一见她秀眉展不开的样子,便心疼了,反过来又安慰她:“你也别太焦心,横竖成亲还有五年呢。五年工夫,多少变数?若没有变数呢也好,说明昊帝是个可托付之人,咱们也放心了。”

        江玉真道:“也只能这样了,可是我这心里还不踏实。我想起来,老太太在世的时候,曾替瑶儿上翠微寺批命,智通方丈说她是天命女皇。我听说眼下方丈大师正在这里,想明天去拜望他,    再问问他瑶儿的吉凶。”

        李卓航沉吟了一下,道:“也好。”

        他不信命,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然智通大师对李菡瑶的批命,却颠覆了他这想法。但这并非说,从此他就依赖批命了;他依然觉得,我命由我不由天,女儿的命数,是她自己挣来的,而不是批出来的。

        但这不妨碍他找方丈问吉凶。

        商议已定,夫妻二人才歇下。

        李菡瑶不知爹娘为自己的亲事发愁,带着王壑等人出来,把张谨言和赵朝宗等人交给胡清风安排,又对王壑道:“你还住东小院,均哥儿跟你住。”

        王壑点点头,没说话。

        李菡瑶也只飞快地瞄了他一眼就转开目光,仿佛当他跟张谨言等人没两样,又笑对其他人道:“诸位请安歇吧。有事就找胡大人,或者告诉听琴也是一样。——二表哥,你在这也算半个主人,要尽地主之谊。”

        胡清风和听琴道:“微臣(婢子)听候吩咐。”

        江如波也保证帮她待客。

        谷咗

        张谨言等人都谢月皇费心。

        李菡瑶又对赵君君道:“赵姑娘,你跟朕一起住可好?就在后面院子,进出极方便的。”

        赵君君大喜,猛点头道:“跟月皇住。”

        李菡瑶便拉着她的手,转身走了。

        王壑交代了张谨言几句,也带着王均自去歇息,竟一点都不留恋。——不能住一起,还可以思念嘛。住得那么近,一个前院,一个后院,思念也变得轻松了,若给思念插上一双翅膀,一跃就飞去后院了。

        这是王壑的想法。

        李菡瑶也是一样。

        王壑此番住进来,跟之前截然不同,之前是被李卓航掳来的,是被挟持的;眼下是以新女婿的身份住进来的,定了亲,一切都不同了,彼此的心更贴近了,哪怕一句话未说,只对了一个眼神,也胜过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这种感觉,真真妙不可言。

        故而,两人虽各自回房,却好似仍然在一起,对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在眼前,把一颗心填得满满的,丝毫没有相思成灾的难受,只有甜蜜的期盼。——谁知明早起来会不会有美丽的惊喜在等着自己呢?即便没有,起床后便能见到心爱的人,本身就是件美好的事。

        前院,王均左一声“哥”,右一声“哥”,喋喋不休,说着这些日子霞照城内各种新闻,和各方人物的反应,王壑浅笑静听,似乎对弟弟格外耐心。

        后院,赵君君左一声“月皇”,右一声“月皇”,叽叽喳喳,询问李菡瑶女子参政的事,又兴奋又期待,仿佛她也投靠到了月皇麾下,李菡瑶一心二用,一面回应她,一面还能空出心思来想王壑,竟两不耽误。

        这情形,一直持续到躺下。

        因为满心满眼都是对方,原以为会睡不着,结果因为心情好,迅速沉睡,一夜好眠。

        次日一早,李菡瑶便去给父母请安。

        昨晚,她都没能跟娘说亲密话儿呢。

        江玉真正在招待客人,是智通方丈。

        智通方丈一见了江玉真,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很快垂眸,仿佛非礼勿视,双手合十道:“老衲见过王妃。”

        江玉真急道:“方丈不必多礼。”

        又虔诚地回了他一礼。

        寒暄已毕,分宾主坐下,丫鬟上了茶点,江玉真便将目的和盘托出,“我担心瑶儿,还请方丈费心,再为她测算一卦,算算她这姻缘如何,吉凶如何。”

        方丈顿了下,含糊道:“月皇既为天命女皇,注定要经历坎坷,一路披荆斩棘,其细微之处老衲也算不出,也不便多言,但王妃请放宽心,结果必定是好的。”

        江玉真听了又喜又忧,追问:“这‘披荆斩棘’可有性命之忧,可有法子能化解一二?”

        方丈面露为难之色。

        这叫他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