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网游竞技 - 前秘书离职上司逼我当小白花桑宜贺今沉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90章 打掉孩子这辈子都完了

第90章 打掉孩子这辈子都完了

        桑宜马上后退一步,跟贺今沉拉开了距离。



        她没想到白茵茵正好在这里。



        贺今沉注意到桑宜的行为,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白茵茵神色不自然的走过来,小腹已经微微隆起,她看着面前的两人,瞎子都看得出来气氛不对。



        特别是贺今沉看桑宜的表情。



        至少白茵茵从来没见过贺今沉对谁这样过。



        贺今沉主动开口:“身体好些了吗?”



        白茵茵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我这样子,还能好吗?”



        桑宜偏过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贺今沉抿着薄唇:“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应该是冲着我来的。把孩子打掉,我送你出国离开这里,重新开始生活。我会保证你衣食无忧。”



        白茵茵摇摇头:“打掉孩子,那我这辈子也算完了。”



        白茵茵仰头看着面前英俊的贺今沉,眼底闪过一抹痴迷,曾经她心里眼里都是这个男人。



        她以为陪在他身边七年,总归能等到他注意到自己。



        可最后,还是她自己没沉住气。



        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桑宜忍不住说:“打掉孩子,怎么能算一辈子都完了呢?这一辈子还这么长呢。”



        她作为孤儿,从小就知道好好赚钱,好好生活。



        因为除了自己过得好之外,不会有人关注你好不好。



        只有自己爱自己。



        白茵茵的表情有些复杂,她看过来说:“桑小姐,你能送我回房间吗?”



        桑宜的眼底闪过一抹警惕,想起了上次的泳池事件。



        白茵茵看出来她在想什么:“上次的事情对不起,是我钻牛角尖拉你下水,也谢谢你替我隐瞒了这么久。放心,我只是有些话想跟你聊聊,这段时间我快被逼疯了,找不到人可以说说话。”



        桑宜有点同情白茵茵。



        看在白茵茵道歉的份儿上,她点头:“好吧。”



        她扶着白茵茵上楼,贺今沉站在楼下没动。



        白茵茵平静开口:“我以前跟你说过,千万不要爱上这个男人,但你还是动心了。”



        桑宜有点不敢看白茵茵的眼睛。



        这个时候,她居然不敢回答!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对贺今沉也许真的有那么一点动心。



        白茵茵接着说:“你也别误会,我不想让你步我后尘,对那个男人动心太容易了。不过谁都比不过顾蔓蔓在他心中的地位。”



        听见顾蔓蔓的名字,桑宜心情有些复杂:“我知道。”



        “你知道三年前他跟顾蔓蔓为什么会解除婚约吗?”



        “难道不是贺奶奶不同意?”



        桑宜看见白茵茵的表情,猜测其中还另有隐情。



        白茵茵摇头:“有这个原因,但不是最重要的。顾蔓蔓当时喜欢上别的男人,为了那个男人出国了。”



        这下轮到桑宜被震惊了。



        没想到贺今沉是被甩的那个!



        “你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对吧?我当初也不理解,贺今沉对她那么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早就结婚了。但我现在居然有点明白顾蔓蔓的做法。”



        桑宜迟疑说:“我不太明白。”



        “贺今沉从来都不是一个被情感控制的男人,他对顾蔓蔓好,但却没有给顾蔓蔓想要的刻骨铭心爱情。再加上顾蔓蔓这么骄傲的女人,才会做出出轨的事情。”



        听完后,桑宜觉得很意外。



        还以为是棒打鸳鸯的剧情,没想到啊没想到。



        她忽然想到三年前,师兄也是为了女朋友忽然要出国,师父怎么都没劝住。



        看来爱情会让人失去理智。



        白茵茵忽然意味深长看着她:“但顾蔓蔓要回来了,听说恢复了单身。”



        “回来就回来呗,祖国欢迎她。”



        “对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才最珍贵,贺今沉也不例外。你好自为之吧。”



        白茵茵转身朝病房走去。



        桑宜忍不住走过去说:“我觉得这个孩子多半是霍宴的,如果你不信,可以用他的头发做一次检测。贺今沉之前做的鉴定,肯定还留了基因记录。”



        “我知道了。”



        白茵茵垂下眼睑走进了房间。



        桑宜站在外面,看了一眼外面的蓝天,转过身发现贺今沉站在楼梯口,他身形挺拔修长,靠在墙壁,侧脸看上去特别帅气。



        她抿着嘴角,大魔王的长相算是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她估计是对这张脸动了心吧。



        她走过去,贺今沉站直了身体,目光落在她身上:“聊了什么?”



        “女孩子之间的私密话,男孩子少打听。”



        他拧了一下眉头,拎着她的后衣领:“说。”



        桑宜被勒得有点喘不过气,小脸涨红:“你放手,我等下就去跟贺奶奶告状,说你欺负我!救命啊,贺奶奶唔唔...”



        她的嘴巴被一双大手捂住。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下一秒张嘴咬他的手,但没咬到。



        她直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随即皱着小眉头:“好咸。”



        贺今沉瞳孔微缩,舌尖顶了顶腮帮子。



        她知不知道这句话,很危险?



        贺今沉的手心传来软软的触感,他整个人都紧绷成了一条线,这丫头,真是欠教训。



        他伸手将桑宜抱在怀里,直接去了旁边的安全通道。



        这里昏暗僻静,只有他们两人。



        桑宜的后背贴着门,传来阵阵凉意。



        可抱着她的胳膊,却强硬有力,还很烫。



        桑宜看见他的眼神暗又黑,她太了解这种目光是什么意思了。



        她羞得面红耳赤:“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大白天的,他发什么浪?



        贺今沉声音沙哑:“别动,否则只能你来灭火了!”



        他手拖着她的腰,好似轻轻用力就能掐断。



        桑宜不敢乱动,但能感觉到他胸膛传来的有力心跳声,咚咚咚,快把她震麻了。



        她眨了眨水润的杏眸,故意开口:“灭什么火?”



        贺今沉哑着嗓子:“只有两个人才能玩儿的灭火游戏。”



        “贺总,你这是想睡我么?”



        桑宜一本正经注视着他,她双手搭在他肩膀上,只有这样才能不让自己往下滑。



        因为她动一下,他就抱得更紧些。



        贺今沉的眼神晦暗又滚烫,他一向懂得隐忍,习惯藏起自己的欲望跟感情。



        这段时间,他反复试探。



        可她就像一条滑不溜手的泥鳅,怎么也抓不住。



        他靠近她:“有一个办法可以击碎公司不好的传闻。”



        “什么办法?”



        “真的当我女朋友。”



        桑宜的呼吸停滞了一下,是她想的那个意思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