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他居然在道歉吗?

        桑宜连忙解释:“师父,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跟贺今沉在一起,他可是我们道馆的敌人。”



        老头子的性格一向很倔强。



        她才不会真的以为老头子在关心自己,绝对是在诈她。



        老人意味深长的说:“是吗?可我在娱乐头条上都看见了,那个跟贺今沉手牵手的背影,不是你是谁?”



        “师父,你认错了吧,一个背影怎么能看出来是我?”



        “你是我养大的,我能看不出是你?我是脑子动了手术,不是眼睛!”



        桑宜心虚的回答:“我只是陪他去参加订婚宴而已,我是他秘书啊,这是我的工作职责。”



        “你不是他女朋友,为什么人家会这么写?”



        “娱乐新闻嘛,都是假的,捕风捉影的事情多了去。”



        桑宜把洗干净的水果递过去:“再说了,我这样的能嫁豪门,你信吗?”



        老人接过苹果:“也是,他也不眼瞎啊。不过拆迁的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你还打算留在他身边多久?贺氏集团的人约下周来找我谈。”



        “我月底就离职了,还有三天时间。”



        桑宜知道这件事,反正早晚都躲不过去的。



        她看着老人:“师父,那你打算怎么谈?”



        “不卖!”



        老人的话依旧坚决。



        桑宜一点也没觉得意外。



        “小桑宜,你见过你师叔了对吧?记得跟他保持距离,他不是个好人,也别相信他说的话。”



        “我知道了师父。”



        桑宜陪师父做了检查后,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过来,但她都没接。



        老人看了她一眼:“公司打的电话吧,接吧,我这里不用你。”



        桑宜这才走出去,接了张秘书的电话:“有事吗?”



        “咳咳,桑秘书,你去哪儿了?公司还有这么多事情呢。”



        “我等下去医院看望贺奶奶,有需要的文件,直接去我电脑找就可以了。”



        桑宜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想去跟贺奶奶说清楚,不想欺骗老人家。



        电视剧那种为了老人撒谎假装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另外一边,张秘书战战兢兢挂了电话。



        刚才开的扩音,贺总应该听见了吧。



        贺今沉有些烦躁的看着文件:“去她电脑找原件!”



        张秘书出去打开桑宜的电脑,把文件夹都发了过去,他知道老板不是为了要什么原件,而是想找桑秘书。



        贺今沉这边打开接收的文件,看见里面有一个无关紧要的文档。



        他鬼使神差地点了进去,看见标题赫然写着:离职报告。



        男人细眸微眯,侧脸凝着寒冰。



        他看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



        旁边的张秘书只觉得办公室压力很大,他只是站在老板身边,都感觉到了那股迫人的气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贺今沉忽然这么生气?



        贺今沉冷哼一声:“桑宜,你可真是好得很啊!”



        骗了我不说,居然还想离职!



        他站起来,拿过外套就往外走。



        张秘书试探性开口:“贺总,您准备去哪儿?等下还有个会。”



        “取消。”



        贺今沉头也不回地走进电梯,脸色格外的不好看。



        张秘书偷偷的看了一眼电脑,看见文档上写着:离职报告几个字,他大概明白为什么贺总这么生气了。



        这年头的小姑娘,吵架了就动不动离职?



        ——



        桑宜到了私人医院。



        她手里还买了水果,总不能空手来看望老人吧。



        病房外有保镖守着,不过她走过去的时候,保镖并没有阻拦。



        桑宜走进去:“贺奶奶,您今天身体好些了吗?”



        “小桑宜来了啊,快过来。”



        桑宜主动给老太太洗水果,她偷偷给老人把了脉,发现脉象平稳了不少。



        那她跟老太太坦白的话,也能没心理负担了。



        “小桑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嗯?老太太眼神这么好,这都能看出来!



        桑宜反而有些不太好意思:“贺奶奶,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啊。”



        “我不生气,你这么孝顺听话的孩子,不管做什么都有你的理由。”



        贺老太太这么说,反而让桑宜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桑宜犹豫了一下:“贺奶奶,其实我跟...”



        “奶奶!”



        病房门打开,贺今沉从外面走进来,他只穿着衬衣,甚至连外套都没带。



        桑宜看见大魔王出现后,她呼吸窒了窒:他怎么来了?



        难道是找她算账的?



        贺老太太笑眯眯的说:“今沉,今天工作日,你怎么有时间过来?”



        贺今沉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桑宜,他语气平静:“正好路过。”



        桑宜低头削苹果,决定装死。



        贺今沉在老太太身边聊了一会儿,看见她的苹果半天没削好,忍不住开口:“这么笨,下次别削了。”



        桑宜小声回答:“要你管。”



        贺今沉眯起眼睛,这丫头越来越不怕自己了。



        贺老太太见状,无奈摆手:“我想休息了,你们年轻人去忙吧。”



        桑宜站起来:“那我下次再来看您。”



        她把苹果放在一边,转身走了出去。



        她身边传来男人的脚步声,贺今沉低声道:“站住。”



        桑宜停下来,偷偷看了他一眼:“我下午在系统写了请假条的。”



        她知道贺今沉不喜欢别人糊弄工作。



        贺今沉喉头微动:“我批准了吗?”



        还知道请假,看来公司的制度她还没忘光。



        桑宜低头看脚尖,一副破罐子破摔的状态,反正她三天后就会离职,大不了现在把她辞退咯。



        贺今沉想起她写的离职报告,估计是因为外面的难听传闻,才会让她想离职。



        他思索一番,认真说:“传闻的事,的确是我考虑不周到。”



        他没想到她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会受影响。



        他忘记了她也只是个小女孩儿,也有自尊。



        桑宜慢慢抬头,他是在跟自己道歉?



        她立刻扭头看了一眼窗户外面。



        贺今沉顺着她的视线:“你在看什么?”



        “哦,我在看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毕竟大魔王这种臭屁高冷的男人,居然也会跟她道歉!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是什么?



        贺今沉顿时哭笑不得,弹了弹她的额头:“认真点!”



        每次跟她认真说话,她都能冒出两句让他意外的话。



        语不惊人死不休,说的就是她。



        桑宜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她歪过头,小脸白净:“行吧,那我大人有大量不计较这么多了。”



        贺今沉乐了,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脸。



        桑宜脸上的温度迅速上升,她偏过头,却看见了站在楼梯口的白茵茵。



        白茵茵的脸色惨白一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