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你跟贺今沉分手了?

        桑宜垂下眼睑,主动开口:“我去给大家倒一杯喝的。”



        她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还贴心关上了门。



        反正她也不想留在办公室。



        贺今沉看着桑宜的背影,眉头皱了皱,他还没说话呢,她走什么走?



        桑宜离开办公室,直接去了茶水间。



        她拿出三个杯子,忍不住猜测顾家的人到底有什么事情。



        助理小姐姐走过来:“桑秘书,听说顾家的人来了?”



        “没错,在办公室呢。”



        助理小姐姐犹豫了一下:“我有句话不知道应不应该问。”



        “你都说了,肯定想问。说啊,到底什么事?”



        “桑秘书,我们都这么熟了,你跟贺总到底有什么没啊?”



        桑宜的手一顿:“为什么这么问?”



        “公司一直都有你跟贺总的传闻,本来我是不相信的,但听说贺总去参加霍宴的订婚宴,你以贺总女朋友身份去的?”



        助理小姐姐原本也没放在心上,可自从贺今沉亲自开口,让自己别给桑宜介绍对象,她就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了。



        桑宜就知道这件事还是瞒不住。



        她开口:“没错,但这是假的。如果我真的是他女朋友,第一个把那些得罪我的人都收拾一遍,并且马上辞职。我都要成为富婆了,还上什么班?”



        助理小姐姐点头:“说得也有道理。”



        “哟,还没上位成功呢,这就做着飞上枝头的美梦了?”



        顾子月站在茶水间门口,一脸嘲讽:“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女人,不管怎么都掩饰不了你们拜金的本质。”



        助理小姐姐很慌:“顾小姐,你不要乱说啊。”



        “刚才是这个贱人自己承认的,我可没乱说啊。”



        桑宜端着咖啡走过去:“我又没否认,你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



        她走到门口,直接把顾子月挤开:“别挡路。”



        顾子月很生气:“贱人,今天我爸妈也在,你居然还敢这么对我!”



        桑宜完全不想搭理这颠婆。



        顾子月也只能嘴上骂骂,实际也不敢做什么,她还记得上次在洗手间的事情。



        桑宜端着咖啡走进办公室,感觉到气氛不是很好,她还是把咖啡放在了顾氏夫妇面前。



        但顾夫人却嫌弃的看了一眼咖啡:“我闻闻味道就知道这咖啡泡得一般,比不上我女儿蔓蔓泡的咖啡好喝。今沉,你以前最喜欢我女儿泡的咖啡,你还记得吗?”



        桑宜感觉到顾夫人的敌意,跟顾子月一个路子的。



        很难想象,在这样家庭的影响下,那个顾蔓蔓会是什么性格。



        贺今沉喝了一口咖啡:“我对这些要求一向不高。”



        顾夫人咬咬牙接着说:“今沉,那刚才我们说的事情,你觉得怎么办才好?”



        “这是顾氏集团的事情,我不是很方便插手!”



        贺今沉这么说以后,顾夫人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今沉,这些事我们也不太懂,等蔓蔓回来,让她跟你好好说说吧。我们就先走了。”



        今天过来试探贺今沉的态度,可没想到贺今沉居然不肯帮忙。



        这时候顾子月冲进来:“今沉哥哥,你被这个小贱人给骗了。”



        桑宜看见顾子月拿着手机得意扬扬的样子,这女人该不会录音了?



        贺今沉语气变冷:“顾子月,你嘴巴放干净点!”



        “今沉哥哥,我有证据!”



        顾子月马上把手机放在贺今沉面前,点了一下录音,刚才桑宜说的那番话被放了出来。



        桑宜双手环在身前,甚至觉得还有点无聊。



        这大小姐就这些手段?



        顾夫人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今沉,你也别太生气,毕竟这年头的女孩子都不简单,有野心正常。”



        顾子月得意的看向桑宜,继续添油加醋:“今沉哥哥,现在你看清楚这女人的真面目了吧?没有谁比我姐姐更爱你了。”



        贺今沉厉声道:“够了!”



        他拿过顾子月的手机,直接把录音删除。



        他薄唇冷抿:“我等下还要开会,就不送了。”



        顾夫人十分识相的说:“那我们先不打扰你了。”



        顾家人一起离开办公室,高高仰着头,跟斗赢的大公鸡一样。



        顾子月很开心:“妈,这次那贱人绝对会被赶走。”



        顾夫人一脸不屑:“赶紧给你姐姐打电话,她在国外躲了这么多年也该回来了,不然公司被你二叔抢走,我们全家只能死在你姐姐面前了!”



        办公室内,十分安静。



        贺今沉开口:“你不解释一下?”



        桑宜抬头对上他那双幽深的眼睛,她低声开口:“我说的实话啊?”



        “但这件事是保密的,现在被你泄露出去,你说怎么办?”



        贺今沉语气很认真,脸色也很严肃。



        桑宜低头:“大不了这一百万我不要了。”



        贺今沉更气了:“你确定?”



        桑宜的表情变了又变:“那你想怎么办?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答应当你女朋友,最亏的人是我好不好?”



        “说说看,你哪儿吃亏了?”



        “这些人明里暗里都瞧不起我,背地都在说我痴心妄想飞上枝头,还有刚才顾家的人也一样,说什么你的青梅竹马泡咖啡很好喝,不就是想贬低我一无是处吗?我的确很普通,但我从来没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你的名声是名声,我的名声就一文不值吗?”



        桑宜真的受够了!



        虽然她表面上说不在乎,嘻嘻哈哈的,可她也是个人,怎么会不在意?



        贺今沉愣了一下,没想到她居然积压了这么多的情绪。



        他喉头微动:“说完了吗?”



        “说完了,从今天开始我们的交易正式结束,我也不是你女朋友。”



        桑宜转身离开办公室,拿过座位上的包包,坐电梯走了。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日历,距离月底还剩三天。



        可以辞职了。



        贺今沉目光沉沉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他叫来张秘书:“公司的人一直在说她的闲话?”



        张秘书迟疑了一下:“没错,有时候说得还挺难听的。”



        贺今沉脸色铁青:“吩咐下去,谁再说闲话,马上给我滚蛋。”



        他再次看向外面,桑宜坐的位置空了。



        他拿出手机点开她的微信,却不知道发什么,最终关了对话框。



        桑宜离开集团后,直接坐地铁去医院看师父。



        老头子昨天转移到普通病房,身上的管子也都取了下来。



        桑宜走进房间:“师父,医生说你恢复得很好,再过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我知道,不过你脸色不太好看,跟贺今沉分手了?”



        桑宜有些惊慌失措,老头子怎么知道这些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